相關文章

先是「山東5.7億非法疫苗案」在中國大陸不斷發酵,近期「莆田系」醫院及藥房的醜聞屢傳,民眾憤怒之情洶湧。事件如一面鏡子,折射出大陸社會道德底線失守、人心潰散。有香港學者感慨:中國人,活著,真的不容易。

由於藥品代購渠道被中共官方認定為「非法」,加之中國製藥普遍摻假,品質低劣,使得越來越多的中國患者採用自由行的方式,前往印度採購藥物。同時,幫助患者赴印的中介機構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買印度藥節省50萬元

據美國之音報道,雲南大理的劉女士剛剛被檢出患有丙肝,急需一個療程的抗丙肝病毒藥索非布韋(sofosbuvir),於是劉女士求助於網上的專業代購人士。

經朋友介紹,劉女士購買了印度生產的索非布韋,並在一個療程之後進行的體檢中發現,身體各項指標恢復到了生病前的正常水平。她說:「請人代購的價格是1萬多元(人民幣,下同)(3個月),雖然比在印度直接買藥貴了將近一倍,但是確實治好了我的病。」

索非布韋是由美國製藥公司吉利德(Gilead Sciences)於2013年推上市場的抗丙肝藥,對各型丙肝治癒率高達95%以上,且副作用輕微。索非布韋在中國市場上的售價極為昂貴,劉女士說,一個療程的費用大約需要60萬元。

據報道,索非布韋在美國上市10個月後,印度的製藥公司就開始進行仿製。為了保障印度國內患者在可以負擔得起的條件下得到救治,對於一些治療重大病症的急需性藥物,印度在《國家專利法》的修正案中,增加了「強制許可」的條例,允許本土企業在第一時間仿製國外醫藥巨頭的原研藥。

印度製藥企業推出的索非布韋一個療程的價格相當於6千多元,只有美國藥價的1%,而且療效顯著,在藥物成份和生產工藝上與美國原研藥幾無差別。

代購藥品被認定「非法」

中共官方認定藥品代購渠道是「非法」,使得越來越多的中國患者採取自由行的方式,前往印度採購藥物。與此同時,幫助患者赴印的中介機構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其中,以春雨國際和雲天慈航等幾家較為有名。

雲天慈航由曾經從事癌症納米生物技術的印度博士白倪星和幾名中國合夥人創建,他們的業務不僅有組織中國患者或家屬赴印採購藥物,還幫助患者聯繫印度的私立醫院,使患者直接在印度接受治療。

此前陸媒曾報道,2013年,江蘇無錫的慢粒白血病毛門患者陸勇,曾走在為病友代購藥品業務的前列,因幫助上千名病友購買印度廉價抗癌藥而被稱為中國「抗癌藥代購第一人」。因名聲過大,他遭到當局的抓捕和起訴,並在網民和媒體的聲援下,使檢察院撤回了起訴,成為轟動一時的事件。

患者對國產藥信任消失

不僅是印度,中國遊客近幾年大量湧入日本,搶購各類藥品。很多患者都表示,前往印度的治療費用加上來回機票和食宿費用,依然比在中國被強制購買歐美高價進口藥來得便宜。

大陸的《專利法》中沒有「強制許可」的條款,因而中國在進口藥品時受制於國外醫藥公司的價格壟斷。

雖然國內製藥企業也大量生產專利過期的一些仿製藥,但在生產工藝上相差懸殊,輔料摻假日趨嚴重,眾多的藥品品質得不到保證。加上最近發生的、轟動全國的魏則西事件,使得中國患者對於國內醫藥行業產生了巨大的不信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