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對於一場還未開戰就已知結局的爭鬥,是戰至一兵一卒以逞英豪,還是俯首稱臣受人驅使?虯髯客給了我們最圓滿的答案,人生充滿無限機遇,若能不拘於一時成敗,退一步海闊天空,同樣能夠獲得上天贈與的福份。

虯髯客從此像一個指揮若定的將軍,指引著紅拂、李靖每一步的行動,終於讓他們歸順了大唐天子——李世民,自己也順應天命在他方開拓一片天地。當然,這其中也經歷了一番波折,讓世人再次認識了虯髯客的達觀和淡泊。 

第一次,他借李靖之友劉文靜見到了身懷奇氣的少年太宗。劉文靜也是位奇人,早年就看出太宗不是平常人,忠心追隨,後成為唐朝的開國功臣。當他知道有位善相面的俠客要見太宗,進一步印證他天命所歸的身份,自然是喜不自勝。這時,風塵三俠、劉文靜,四位都是勢均力敵的豪傑,齊聚一堂,對即將登場的李世民各懷心思。 

李靖出場,令權臣恭敬;紅拂出場,令英雄傾倒;虯髯客出場,令雙俠拜服。而太宗的出場,當時只道是尋常,雲淡風輕像一面無波的鏡湖。而就是這樣的出場,讓所有自詡功名的英雄紛紛嘆服,奠定李唐三百年基業! 

看來人:不衫不履,裼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即使是最普通的服飾,也掩蓋不了未來皇帝的風采和氣韻,令虯髯客心如死灰,真天子當是如此模樣。然死灰尚有復燃之時,虯髯客存一線希望,他要請道行更高的道友再來相一次,才真正死心。因為他虯髯客,同樣預示著帝王之命。 

虯髯客為弟、妹二人約在京師見面,把道士引薦給他們,又留下銀錢安頓紅拂,於汾陽橋再次會面。第二次,諸雄重聚首,又添一位無名道人。道人與文靜對弈,實則分別代表虯髯客、太宗較量稱帝的實力。太宗再次出場,不置一言,卻是「精采驚人,長揖而坐,神氣清朗,滿坐風生,顧盼煒如也。」道士才看了一眼,就失魂落魄地棄局逃跑,告誡虯髯客:中原不是你的天下,遠方還有機會! 

一局定天下,小小棋盤蘊含天下大勢,此時的虯髯客真正認輸,放棄了逐鹿中原的雄圖霸業。然而,行動前他要為結義弟妹規劃人生之路,才不負一番知遇之緣。他請紅拂、李靖到自家作客,「紗帽裼裘而來」,頗似太宗的天子之相,然龍虎有分,若不屈居其下,必須另謀出路,龍、虎隔岸遙望,各安天命。在家裏,虯髯客介紹新娶的美妻,設宴款待,四人把酒言歡。然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臨別之際,他把家財、珍寶、兵法悉數相贈,將心中志向和忠言告誡李靖。原來,他多年經營,積累下富可敵國的財物,為了在群雄爭霸之際,征戰二、三十年,建立小小功業,但李世民才是真命天子,三五年內就能統一天下。他希望李靖憑藉將相之才,輔佐明君,讓紅拂也過上榮耀富貴的生活。 

言畢,他攜妻子與一奴翩然遁隱。虯髯客挾風雷之氣而來,躊躇滿志,讓人驚悸;又化朗月清風而去,無牽無掛,讓人追思。李靖在虯髯客慷慨的資助下,幫助李唐打下萬里江山,開啟中華有一個壯麗的盛世。在太宗稱帝後,遙遠的東南方傳來改朝換代的喜訊。 

對於一場還未開戰就已知結局的爭鬥,是戰至一兵一卒以逞英豪,還是俯首稱臣受人驅使?虯髯客給了我們最圓滿的答案,人生充滿無限機遇,若能不拘於一時成敗,退一步海闊天空,同樣能夠獲得上天贈與的福份。有捨才有得,虯髯客敢於捨去對紅拂的迷戀,才能獲得笑傲風塵的兩位知己;敢於拋下辛苦積累的財富,才能助李唐快速統一天下,解百姓於倒懸;敢於放棄對帝王之位的覬覦,才能登上真正意義上的君王寶座。他是不世出的江湖豪俠,更是李唐一位難得的無名功臣! 

雲海天涯兩渺茫,待今日功成名遂。虯髯客這尊猛虎,終於得以和真龍隔海遙望,相知相敬。風塵三俠雖聚首無期,醉笑三萬場也成了妄想。而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不如向東南方撒酒而拜,南風知我意,定會吹著離殤別情漂洋過海,直達豪俠的醉夢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