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中學文憑試(DSE)核心科目昨日開考,首場開考的是被考生稱為「死亡之卷」的中文科。有中文科老師認為今年兩卷題目比以往淺,不過有文壇才子陶傑卻認為,今年作文題目較以往難考,因題目空泛,擔心現有香港的教育制度和氛圍下,學生難答出好文。

文憑試中文科筆試開考,閱讀卷篇章由去年三篇減至今年兩篇,大陸高考都曾經用來出題,包括台灣作家林清玄的散文《紅心蕃薯》,抒發作者的家國情懷;以及清代魏禧的文言文《吾盧記》,作者弟弟借錢四出郊遊,最後對飄流生活厭倦,建「吾盧」隱居。

寫作卷則要求考生從三題題目中選一條作答,題目包括「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傳統往往是創新的包袱」,以及要考生分享從甚麼找到快樂。寧波公學中文科老師王美琪指題目較淺,卷內亦提供不少指引供考生作答,更有學生向她反映文言文易理解。

不過,一向有就文憑試接受「挑戰」的專欄作家陶傑,就認為今年試題「開得很大」,只能給成年人做,不適合給中六學生作答,直言考起學生。

例如「傳統往往是創新的包袱」,陶傑稱,在香港目前的政治氛圍下,極難回答,「你到底考我的政治思想、我的邏輯,還是考我的語文寫作能力?如果我整篇文章講毛澤東思想是改革開放的最大障礙,毛澤東思想鼓吹造反,鼓吹顛覆,這些行不行?評卷員敢不敢改?」他反諷應該讓梁振英、吳克儉來考,「香港人一個中國人的社會,沒有這種空間,沒有這種多元的文化,你不要學外國人出這些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