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藝術團致力恢復中國傳統神傳文化,大受歡迎。(大紀元資料圖片)
神韻藝術團致力恢復中國傳統神傳文化,大受歡迎。(大紀元資料圖片)
相關文章

一隻憨態可掬的熊貓,說著英語,吃著麵條,走在古老神州,除暴安良,匡扶正義。自2008年至2016年初,由夢工廠製作的動畫《功夫熊貓》三部曲陸續上映,票房火爆,好評如潮。《功夫熊貓》大熱,把五彩繽紛的中國文化呈現給世界。

動畫電影《功夫熊貓3》上映30天,在大陸票房突破9.6億人民幣,一舉打破國產動畫《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上映2個月創下的9.56億票房紀錄。成為大陸動畫電影票房新冠軍。

影片雅俗共賞,老少咸宜,動畫特技流暢出色,情節線承上啟下,第三集講述已成為「龍戰士」的熊貓阿寶,尋得生父,並找到自己的族群,同時為應對反派邪惡角色,他須將一群溫順的熊貓訓練成「功夫熊貓」。

影片的亮點在於,除豐富的表層文化意象,編導還著重呈現了中國哲學思想與文化精神。因此,本片不同一般意義上的動畫製作。

中國哲學意趣濃厚

中華文化自古有天命之說,講究「天人感應」、「天人合一」。人在自然中感受上天的安排和召喚,順天而行。

《功夫熊貓》第一部設計了幾處表現宿命的片斷。例如,和平谷裏正在舉辦武林大會,將由德高望眾的烏龜師父欽點「龍戰士」。阿寶跑去觀望,遲了一步被關在門外。他點燃一堆爆竹,助自己騰空飛入場內,恰好落在烏龜伸出的手指前。烏龜說:就是他。眾人愕然:搞錯了吧?這隻胖熊貓居然是龍戰士?浣熊大師欲修正錯誤:這是個意外,不可能是他。烏龜緩緩地說:沒有偶然,沒有意外。

雪豹大龍是劇中的反派,武功高強。多年前他被浣熊和烏龜囚禁在深山大牢。一日,烏龜師父突然生起預感,大龍可能會逃跑作惡。於是他派出鵝信使前去查看,叮囑守衛嚴加看管。鵝信使在監獄中掉落了一根羽毛,大龍恰恰利用這枝羽毛解開鎖鏈,越獄走脫。危機下,阿寶必須苦練武功迎敵。最終,在生死關頭,阿寶徹悟了絕招的玄機,制服大龍。如果沒有大龍的挑戰,阿寶就不可能成長為真正的武士。前因後果,玄妙盡現。

邪不勝正觀念通貫此片

《功夫熊貓》的每一部都表現了正義和邪惡的對峙。正義隊伍由兩位師父和阿寶領軍,惡人分別是本領高強的雪豹大龍、孔雀沈和天煞怪獸凱。大龍本是浣熊的學徒,隨著武藝提高而惡念膨脹。師父認定他不可繼承武功秘笈,激怒大龍,引起之後的混戰。孔雀沈因為心生邪惡被父母放逐。山羊大師預言說:如果他不思悔改,必將敗在一隻黑白相間的武士手下。為免除後患,孔雀大肆殺戮,把城內的熊貓趕盡殺絕。他以為殺光了熊貓就會高枕無憂。豈料,小熊貓阿寶被救,歷盡坎坷後以「龍武士」之姿戰勝了企圖反攻的孔雀。阿寶出手前,多次給他改過的機會,無奈孔雀一意孤行,最終走向滅亡。

武術宗師浣熊和烏龜是智慧的象徵。他們二人用不同的方式啟發阿寶,引導他不斷向前。阿寶戰勝大龍後得意洋洋,此時,浣熊提醒他要注意內心的平和。阿寶再次獲勝後,師父又指出:你還沒有發現真正的自己,需要走向下一階段的旅程。就這樣,觀眾們跟隨阿寶的足跡,一路找尋,見證了熊貓武士由著心靈境界的提升而收穫了武藝的不斷進階。阿寶戰勝勁敵,最後率眾人共同習武。武功與人生的關係,竟然由一隻美式熊貓通過英語對白層層展現,引人深思。

《功夫熊貓》成功引反思

「功夫」和「熊貓」,兩大重要的中國特色元素,由西方人演繹得引人入勝,風行全球,對中國觀眾自然會產生不小的震動。許多影評犀利深刻,反映出當代民眾的文化反思。共鳴就是:這部電影表現出了對中國文化的誠意,外國人對中國文化元素收納、表現十分自如,錢「賺得坦蕩」。我們為甚麼做不到?

有網民說:「第一部《功夫熊貓》問世,給我的感覺是,中國電影人好丟臉,身邊很好的素材卻被人家荷里活撿了便宜。不過反思了下,即使人家這劇本給你拍,也未必能夠暢銷全球,這就是差距。」

也有人說:「雖然骨子裏還是老美的,不過至少表面上做足了中國元素。而且多多少少也有一點中國骨子的影響。反觀中國動畫,有些連表面也不願做,有些表面是日式的,骨子不知是哪裏的。」

中國文化,中國人怎麼就拍不出這樣的影片?有人說,中國傳統文化「缺少能欣賞、進而熱愛、愛至自豪、愛至能致力於發展的基礎」,還提到:很多年輕人對傳統藝術文化持輕視的態度。這確是事實。原因何在?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探討中國的信仰和價值觀的問題。

中華文明綿延五千年,光耀世界。中國的傳統文化包括哪些內容?核心價值為何?具體表現在哪些地方?對於以上問題,如果沒有清晰的認識理解,就難以呈現民族文化的美妙與精深。令人遺憾的是,在今日大陸,傳統文化幾乎被中共破壞殆盡,道德崩潰,傳統價值觀的精華被抽離,只留下零碎的表象文化元素,支撐著表面的文化繁華。

禮崩樂壞皆因中共破壞

在過去的60多年裏,中共不遺餘力地摧毀中華傳統文化和價值觀。文革動亂,「破四舊」,批孔子,迫害文化精英。當權者傾全力砸碎本民族的文化,乃人類歷史上罕見的荒謬與瘋狂行為。美麗的神州大地,被政治運動蹂躪得面目皆非,山河失色。浩劫雖過,遺毒難清。無神論和中共黨文化的毒害繼續氾濫,滲透於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此,幾代中國人根本不能了解民族文化的內容、內涵和殊勝,也難尋精神歸屬。文化的斷層是一個民族的深深悲哀,卻是中國大陸的事實。

此外,中共對文藝領域歷來橫加干預,令文藝工作者飽嘗苦果,裹足不前。有嘗試突破禁區者,往往受到嚴厲的處罰,影片遭禁,編導演齊上黑名單。一周前,呼籲兩會應該討論「中國信仰何在」的博文只在微博存活了一天,即被刪除。如此言論管制,禁錮思想自由,枯竭了創作的動力和靈感。

西方民主社會倡導普世價值,尊重人性,個體被賦予足夠的空間表現個性。文藝創作得以自由揮灑,不乏正義之聲和靈動之作。因此,觀眾看到:《功夫熊貓》裏的太極圖旋轉得分外瀟灑。烏龜大師虹化而去的一幕,拍攝得優雅動人。西方編導,敢於表現升仙的概念和靈界的存在。在精神層面,熊貓阿寶雖然笨拙,卻堅決捍衛正義。那份堅定,化為劇院裏的感動和掌聲。

文明,是民族的瑰寶,值得所有中國人珍惜和引以為豪。生命的方向、思維的養分、未來的希望全都繫在那久遠的文化長河之中。中國文化,曾經惠及世界,也已經並勢必再度影響全球。這一次,《功夫熊貓》吹起一陣美麗的中國風,吹得多少心兒動。

《功夫熊貓》製作人曾觀看神韻

近年一些具有東方文化元素的荷里活影片如《花木蘭》、《功夫熊貓》以及數年前一度席捲全球票房的《阿凡達》皆受國際好評,一些荷里活編劇及製片正將目光轉向東方。而以藝術形式表達正統中國文化的神韻藝術團,逐漸成為焦點。

2008年《功夫熊貓》上映時,已賺得不少口碑。肥胖笨拙的熊貓從「無」中悟道(Nothing is the secret),成為頂尖武功高手,美國電影人對中國文化元素的嫻熟運用,亦令不少華人藝術家瞠目。

2010年,《功夫熊貓》製作團隊曾在洛杉磯觀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阿凡達》電影製作設計總監羅伯特‧斯特羅貝格(Robert Stromberg)在觀賞了神韻晚會之後也對神韻的藝術表示驚歎,他甚至說神韻為他拍攝下集《阿凡達》帶來靈感。

在荷里活藝術家尋求更純正的中華文化的源頭活水時,神韻的崛起適逢其時,也吸引到荷里活的注意。

如果向更早回溯,不難發現,不止一名西方智者或哲人將目光投向擁有5000年傳統文化的東方。

俄國文豪托爾斯泰晚年也對中國在保持人類仁愛和尊嚴方面寄予厚望。他曾經寫道:「我相信在我們這個時代,人類的生活要起一種重大的變化,我並且相信在這個變化中,中國將領導著東方民族扮演重要的角色。」

在1906年發表的給辜鴻銘的公開覆信中,托爾斯泰又說:「只要中國人繼續像他們過去一樣,過著和平的、熱愛勞動的和從事農耕的生活,在行為上遵循他們的三種宗教:儒教、道教、佛教的教義(三者是一致的,都是要擺脫一切人的權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克己、忍讓、愛——人及一切生靈),他們現在所遭受的一切災難便會自行消亡,任何力量都不能戰勝他們。」然而他筆下所寫的中國,今天卻因中共對傳統文化的毀滅而蕩然無存,而神韻藝術團,則旨在恢復真正中國的神傳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