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訊】正當香港抵禦洗腦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聲浪高漲之際,巧逢香港作家、香港五七學社研究員申淵兩本紀實性自傳體長篇小說《皇家陸軍少校和他的後代》(以下簡稱《皇家》)和《活著就是勝利》出版。申淵是首批被中共洗腦的知識份子。

他說,這兩本書就是透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對中共思想改造的血淚控訴和刻骨銘心的揭露,是港人反思想改造、洗腦的活教材。他建議香港政府選用《皇家》中的第十五章《洗腦運動》(P339-P352頁)作為國民教育課程的活教材,讓學生、家長、教師清晰地了解當年中共為知識份子洗腦、思想改造的手段和內幕。從而分析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是否能在香港推行。

77歲的申淵,90年代來港,多年來賣樓借錢出書12本。他說,出書的目地就是為了釐清歷史真相,讓後人覺醒。下面是申淵為兩本書寫的簡介。

13歲開始被共產黨洗腦

1949年5月上海易幟,13歲的我才讀初一,便自覺地接受共產黨的洗腦教育。為了自覺洗腦,我對共產黨言聽計從,開始記日記,每天反省自己,在靈魂深處「鬧革命」。在第一本日記扉頁,我用稚嫩的筆跡寫上「永遠做黨的馴服工具」幾個大字。我聽從共產黨,隨便用錘子敲到哪兒是哪兒。

我盲目地跟隨共產黨,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可是以後在歷次階級鬥爭政治運動中,我記的那些日記便成為整我批鬥我的定罪依據。反右運動中我當了替罪羊,被開除黨籍,戴上右派份子帽子,被強迫勞動,同時對我施加強迫洗腦。文革中進入牛棚,便對我進行暴力洗腦了。

何謂暴力洗腦?遠的不去說它,目前在大陸,中共維穩部隊隨意將訪民、法輪功學員、維權者、異見份子抓進拘留所、精神病院或監視居住,用肉體或精神虐待,對他們施行暴力洗腦。

共產黨用甚麼洗潔劑來清洗中國人民的腦子呢?共產黨的洗潔劑就是偽造的歷史和共產主義偽道德觀。一個中國人從小到大,從進入托兒所、幼稚園開始,學校教育、電影電視、報紙雜誌、文化藝術,無時無刻無孔不入地在接受共產黨灌輸的偽造歷史和偽道德觀。而共產黨編排的歷史,沒有一件是真實的。

共產黨的洗潔劑實際上是迷魂湯、麻醉劑,讓人失去獨立思考功能,聽任擺佈,變成一具行屍走肉般的馴服工具。

記錄家族幾代的掙扎沉浮

《皇家》和《活著》兩書是《天地良心》三部曲中的前二部。《天地良心》最早發表於2006年7月,僅少量發行,很快售完。我在此基礎上根據新發掘出來的歷史資料,將第一版的三部曲擴展成第一部《皇家》和第二部《活著》,分別於今年3月和8月出版。至於第三部《東方卡薩布蘭卡》,我在《修訂版出版前言》中說:「新增加的第三部《東方卡薩布蘭卡》描寫香港諜戰,正在寫作中,涉及許多敏感的話題和現實人物,而且故事還在繼續發展,尚未結束。因此我給家屬和朋友留下遺囑,第三部待我入土為安方可出版,除非中國發生劇變。」

我的外祖父徐通浩是上海灘有名的望族,所謂買辦資產階級,曾經擔任租界裏的准軍事武裝組織──萬國商團(Shanghai Volunteer Corps)的一任司令官。萬國商團屬英國皇家陸軍編制,因此外祖父的軍銜是皇家陸軍少校,這是當年中國人在英軍中的最高軍銜。

《皇家》便以萬國商團和清末民初的歷次重大事件為主線條,描述了上海建埠、「四一二」國共分裂、中共紅隊和顧順章滅門、四行倉庫淞滬抗戰、上海易幟、韓戰和第一次知識份子思想改造運動。書中像虞洽卿、杜月笙、謝晉元、周恩來(伍豪)、康生(趙容)、顧順章等歷史人物均為讀者所熟悉。

《皇家》和《活著》以三個出身於不同社會階層的家族以及本人七十多年坎坷不平的經歷作平台,演繹了上海乃至近代中國波瀾壯闊的活劇;演繹了幾代共產革命狂熱追隨者在雲譎波詭腥風血雨中掙扎沉浮。
今天香港大部份居民及其後代都是在六十多年來中共掌權後陸續移民或偷渡過來的。他們在中共統治下經歷過文革或各項政治運動,深受階級鬥爭、冤假錯案所害。他們在大陸接受過各種形式的思想改造,小學、中學、大學都要上政治課,進到大學,必須先學《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腦子裏灌滿欺騙謊言,直到發現受騙上當。到了香港才發現「原來不是這麼一回事」。

靠偽造歷史洗腦不會成功

自己13歲便叛離自己家庭,加入中共周邊組織民先隊(中華青年民族解放先鋒隊),一心追隨共產黨。由於家庭出身和社會關係,自己轉瞬間由先進的共產黨員「墮落」為混進黨內的階級異見份子,歷經自願洗腦、強迫洗腦、暴力洗腦,越洗越黑,把一個原先對中共忠心赤膽的左派,洗成個對中共恨之入骨的右派。其實,幾代良心未泯的中共追隨者幾乎都經歷過一個「崇拜—追隨—委屈—冤枉—懷疑—彷徨—覺醒—反叛—昇華」的心路歷程,即所謂兩頭真的普遍規律。

當初相信共產黨是真,現在變成反對派才是真。

我寫這兩本書的目的是「釐清真相,還原歷史」。例如中共的洗腦教育將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國共第一次合作的分裂定性為蔣介石背叛國民革命,屠殺共產黨人。大陸大中小學生的政治課教材──在香港改頭換面稱作國民教育教材都是這麼寫的。我在修訂版中根據俄羅斯國家檔案館陸續開放的蘇共和第三國際檔案,恢復歷史真面貌。

7月29日,我參加反對德育和國民教育科的大遊行後,深有感觸:「我今年77歲了,給共產黨洗了一輩子的腦。結果越洗越清醒,越清醒便越走向它(共產黨)的反面。」共產黨的洗腦不會成功,因為共產黨違背歷史潮流,用偽造的歷史作為洗腦清潔劑是靠不住的。它只能矇騙人一時,不能騙人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