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道】新唐人電視台第五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將於10月底在美國紐約舉行,並首次在著名的卡內基音樂廳舉行總決賽和頒獎典禮,備受各地音樂界矚目。被推崇為中港二地聲樂界先驅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費明儀女士非常讚賞新唐人致力發揚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並盛讚這次大賽是殿堂級的盛會。

在音樂的殿堂上走過逾一甲子的費明儀最近接受本報訪問,在談吐之間,處處流露出年輕的心境。

有「中國民歌之後」美譽的女高音歌唱家費明儀,是中港二地聲樂界殿堂級人物,父親是中國著名導演費穆,叔父是前《大公報》社長費彝民。出身於書香世家,費明儀從小受中國傳統文化的薰陶,父輩固然對唐詩宋詞倒背如流,自己也非常喜愛看書。而且,父親中學時就讀法文高等學堂(相當於現在的國際學校),深受西方文化影響,有開放的思維,她也深受感染,和父親一樣精通多國外語。

藝術家重在修養

費明儀強調,作為一位聲樂家,藝術修養非常重要,不僅要熟練技巧,更要著重內涵,「內心涵養的工夫,譬如你唱中國的唐詩,你不懂唐詩的典故在哪裏,詩人作詩的目的在甚麼地方,所以你不去研究的話,就是你把音唱出來、把字唱得很清楚、很準也沒有用的,因為裏面沒有生命。」

所以,藝術家必須有豐富的學識,而這正是現在很多年青人所忽略的。費明儀感嘆地說:「很多人以為學音樂,懂得音樂史就夠了,可是音樂史的後面是與當時的歷史、社會環境有關連的。」「作為一個藝術家,他一定要明白他在唱甚麼,在他在唱甚麼的同時,他也瞭解這個社會、這個人類,除了你還有他,除了他還有他們,這是一個全人類的事情,所以我覺得一位藝術家他的學識一定要廣泛,對人生的探討和對人生、對生命的要求,他是特別熱愛的,因為生活和我們的藝術分不開,人生跟我們內心的修養也是分不開的。」

機緣所致,由於她的二名兒子都在美國發展,在美國探親期間,她經常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對於新唐人致力發揚中國傳統文化,她非常讚賞地說,不單是音樂「還有其它的舞蹈啊、中國傳統文化很多藝術的品種,我想這個可以帶給觀眾多方面的知識和滿足」。

參賽不重名次 重在過程

今屆新唐人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總決賽和頒獎典禮定於舉世聞名的美國紐約卡內基音樂廳(Isaac Stern Auditorium of Carnegie Hall)舉行,費明儀讚歎這是一個參賽者嚮往的殿堂級盛會,「能夠在這樣一個殿堂級的地方,給他們有機會在台上演出,對他們來講是一個非常難忘的經驗,自己覺得在這麼一個地方唱歌,一般都是一流的歌唱家、一流的藝術家在上面演出,而我作為一個年青的參賽者我能夠在這裏演出,就是帶給他將來的一個遠景,他會追尋在這個地方,一直有這個目標鼓勵他更努力地去向前走。」

她表示比賽是一個互相觀摩、鼓勵和督促的交流平台,不重名次,重在過程。「你的參與就是你已經有一個滿分了,因為你有勇氣去面對,你有勇氣去尋求一個更好、更高的境界,所以第一也好不是第一也好,我們都是很快樂地期望下一次的比賽。」

中文唱美聲難度最高

費明儀早年曾赴法國深造聲樂,1964年創立「明儀合唱團」,在香港音樂藝術界德高望重,擔任幾乎全港各大合唱團的顧問,對音樂教育貢獻良多。談到美聲,她指出由於各國語言不同,在美聲的基礎上發聲的部位也是不同的,其中以唱中文歌難度最高。

跟西洋文字語言不同,中文是一個一個的單字,不像西文由26個字母組成,但是中文的單字講韻和聲,如何把中國語言不同的發音帶到美聲唱法的位置,當中有很多的學問。她舉例說,意大利文母音多,法文鼻音多,德文是喉音多些,而中文是甚麼音都有,「所以中文是一個複雜的文字,可是也是非常美麗的文字,只要你控制得好。控制得不好的話,聽不出來你是唱中文,因為我們沒有把握到中國文字的特徵,所以需要很長時間的練習、很長時間的探討才能做得到的。」

費明儀解釋唱中文歌曲的難度,在於中文的五音四呼,「這個五音就是口鼻牙齒舌,四呼就是我們的語言有的是開口音,有的是閉口音」。「所以中國話是很難的,所以你一定要在這一方面下苦功,然後你再把共鳴的位置帶進去,這是一個很深奧的學問,也是很重要的一點。」

她強調要做到字正腔圓:「字正腔圓,這個字咬正了,這個腔自然會圓潤,每一個字的腔都圓潤了,你整個所謂的樂句就會動聽。所以不是會唱這個字、會唱這個調、會唱這個旋律就夠,文字和聲音的比例是同等重要的。」

藝術無止境 生命快樂長青

80多歲的高齡,費明儀仍然精神鑠爽,她笑言藝術無止境,在追尋的過程中得到快樂,由於內心的不斷追尋,人會顯得年青和精神。

「藝術是永恆的,藝術的生命也是永遠青春的。」她感觸地說,一位藝術家不是在台上演出獲得很多掌聲就滿足了,「作為一位真正的藝術家,我覺得我們是永遠生活在探討與學習,覺得永遠有很多東西等著我們去學,等著我們去做,等著我們去跟別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