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秦飛編譯】賓夕法尼亞大學最新發表的一項研究稱,自律和自製可能是美國學校應該教導的要則。

  《華盛頓郵報》117日報導,根據正在攻讀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安吉拉‧達科沃斯(Angela L. Duckworth)和心理學教授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E.P. Seligman)在醫學雜誌《心理科學》(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上發表的文章表示,自我約束(self-discipline)在學業成績上的重要性甚至超過了智商。

  「那些不成功的美國青少年,通常抱怨低水平的老師、枯燥的課本和過多的學生。」研究人員說。「我們建議學生審視另一個因素:他們忽視了自律……我們認為很多美國學生在要求他們犧牲短期的快樂而獲得長久的利益時他們很難下決心,而那些幫助學生自律的教導,可能會成為建立學術成就的正確道路。」

  但教育家,家長和另一些社會科學家想知道如何去衡量自律的尺度?達科沃斯和塞利格曼引用了一系列的測度,包括對學生的問卷調查(詢問他們在放棄壞習慣時是如何反應)及老師和家長評分。這種方法被研究者稱為「延後選擇測試」(Delay Choice Task)。結果是:「高度自律的青少年在各項學科上都比那些任性的同齡人優異。」

  這項研究在一座東北部城市的一家多階層和多種族的學校中進行,對一組140人和另一組164人的八年級學生進行了比較。城市名稱,學校和學生的名字都是保密的。

  一些教育家說學校可以對學生進行自律教育。洛杉磯一名獲獎的教師瑞夫‧埃斯奎斯(Rafe Esquith)經常對那些低收入的五年級學生講述一項研究:一名寧願花時間等兩塊棉花糖的飢餓四歲兒童比起那些迫不及待搶一塊棉花糖的兒童,長大後會更有成就。

  新澤西州紐沃克(Newark)一家專為低收入學生設立的特許學校TEAM Academy的主任瑞恩‧希爾(Ryan Hill)說,他要求學生在學校做完功課後再回家,以避免晚上看電視影響學習。

  教育心理學家傑羅德‧佈雷西(Gerald W. Bracey)強調自律在體育運動上的作用,著名網球選手克裡斯‧埃弗特(Chris Evert)能擊敗那些先天更優異的選手,秘訣就在於她更多地堅持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