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一開Facebook,撞鬼,整版都是濃得化不開的「屎尿屁」,原來中国大作家賈平凹的女兒賈淺淺,日前入選中国作家協會「2022年協會發展會員」,而她的「代表作」都是充斥「屎尿」字眼的所謂「詩」,令網友驚嘆不已,忍不住紛紛傳閱。

四十二歲的「文二代」賈淺淺,曾獲第二屆陝西青年文學獎詩歌獎、「2017《詩人文摘》年度詩人」、「2019名人堂年度十大詩人」等殊榮,現任西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陝西省青年作家協會副主席,發表的作品逾百篇。但她的「詩」寫得怎樣呢?不妨選一兩首給大家開眼界。

〈真香啊〉

她說:上午同事們一起把飯吃

一個同事在飯桌上當眾摳鼻屎

她喊了聲「不要擦拭」

另一個同事見狀

搶上前去抓過那同事的手指

一邊舔還一邊說

真香啊,你的鼻屎

〈我的娘〉

中午下班回家

阿姨說你娃厲害得很

我問咋了

她說:上午帶他們出去玩

一個將尿

尿到人家辦公室門口

我喊了聲「我的娘嗯」

另一個見狀

也跟着把尿尿到辦公室門口

一邊尿還一邊說

你的兩個娘都尿了

其他「金句」不勝枚舉,如〈日記獨白〉寫一男一女,有「兩腿間流出的東西/ 和那男人內褲的氣味/ 深深地混淆在一起」,〈朗朗〉則有「朗朗已經鎮定自若地/ 手捏一塊屎」,諸如此類的「詩」,居然可以堂而皇之結集出版,不禁動搖了全球華人的文學審美觀。

儘管一般讀者(包括大陸人)對賈淺淺的「詩」都大加撻伐或嘲諷,有說是「骯髒噁心的垃圾文字」,有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創作思路和寫作手法,把屎尿搬進詩歌的千古第一人」、「可以代言尿布」,但中国文壇卻不乏吹捧她的「行家」,如北京師範大學文學教授張清華稱賈作有「禪意」,詩評家歐陽江河說它有「靈氣」,詩人西川稱它「與世界發生關係」,西北大學陳曉輝更形容賈淺淺是「天成的詩人」。(注1)

到底我們應該怎樣評價呢?

首先,我們得擺脫「寫屎尿屁就是垃圾文字」這種陳腐兼不專業的文學觀念。事實上,中國早於唐宋就有人用「屎尿」入詩,且寫得非常出色,先驅是唐代白話詩人王梵志,所以賈淺淺根本連「把屎尿搬進詩歌的千古第一人」也算不上。

我去年在Patreon的文章已介紹過王梵志,他在唐朝很有名氣,但現代中国人多不認識。他不但寫過「割韭菜」(注2),也大膽以「屎尿」入詩,例如這首:

本是尿屎袋,強將脂粉塗。

凡人無所識,喚作一團花。

相牽入地獄,此最是冤家。

留意「塗」這兒要唸作「茶」(原注有標音),唐人有時會這樣發音,故「塗」跟「花」、「家」押韻。王梵志此詩很有意思:「尿屎袋」比喻人體,表示美女化妝,也不過是在屎尿袋上塗脂抹粉而已,但欠缺智慧的俗人,卻讚美她們像花一樣美,結果男男女女受情慾迷惑,相牽沉淪苦海,不能自拔。

劈頭一句「本是尿屎袋」,用字非常大膽凌厲,直接戳穿色相幻象,讀來完全不覺低俗,反而讓人想起莊子說的「道在屎溺」(見〈知北遊〉)。自從梵志開了先例後,許多僧人的詩偈都有「屎屎尿尿」,我喜歡宋代懶庵需禪師這一首(收錄於《續古尊宿語要》):

欲得現前,莫存順逆。

屙屎送尿,多少省力。

意思是:「你若想實實在在活於當下,則不要思考境況是順是逆,你應該把生活視為屙屎撒尿般自然的事,那是多麼輕鬆而不費勁啊!」(「多少」在此解「多麼」)

看懂嗎?從前的「屎尿體詩」,都基於莊子「道在屎尿」的哲學觀,借屎尿來寄託大道理,既聳人耳目,也發人深省,這才是「禪意」和「靈氣」。但賈淺淺的「詩」想表達什麼呢?

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賈淺淺的原意,是反映當代中国人喜歡隨處拉屎撒尿,或熱愛舔吮一些令人反胃的東西(「舔鼻屎」是隱喻)。從這個角度看,賈淺淺的「詩」雖比不上唐宋詩僧有想像力,卻也可算是現實主義的「佳作」,堪稱:

鼻屎與臭屁齊飛

尿水共牆国一色

賈淺淺入選中国作協作家,實至名歸!

注1:https://bit.ly/3cnOFZK

注2:https://www.patreon.com/posts/gu-shi-jin-shuo-56234848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