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作協副主席賈平凹之女賈淺淺在大陸網絡上「爆紅」。原因是她寫的一首詩用字粗俗不堪,被網民炮轟為「屎尿體」。也有網民指,要不是因其父親出名,也不會有人給其捧臭腳。

日前,大陸微博熱搜榜上登出賈淺淺的新詩《郎朗》,內容為「晴晴喊/妹妹我在床上拉屎呢/等我們跑去/郎朗已經鎮定自若地/手捏一塊屎/從床上下來了/那樣子像一個歸來的王」。

之後,網民又找出其新詩《真香啊》、《我的娘》、《希望》。這些「詩」中不僅頻繁出現「屎」「尿」「屁」,還有一些其它粗俗的字眼。網民把這些「詩」稱為「屎尿體」。

這樣粗鄙不堪的「詩」遭網民炮轟,有網民認為對寫出這樣「詩」的人進行追捧、捧這樣人的臭腳就是因為她有一個知名的爸爸——賈平凹。

有網民說:「賈淺淺的行為比詩更值得研究。她告訴你,她寫屎尿屁也能寫高大上。當然她有天然的優勢——爸爸。」「這事情本質是甚麼? 文化壟斷。壟斷必然造成行業倒退⋯⋯所以我們就可體驗到中國所謂作協文學界,倒退得有多麼厲害⋯⋯可見這個圈子裏面有多少骯髒⋯⋯這個女『詩人』還是教授,看樣子中國高校的學術腐敗,文科更甚。」

「對於賈淺淺的『屎尿屁』體詩,群眾大多不敢恭維。ZZ卻說他懂得其中之意,說有深刻影射和批判主義。華麗的外表只是假象,實質都是骯髒不堪入目的。」「賈淺淺要不是打著老爸的名號,誰會關注她?這也成詩人了,文壇也沒甚麼門檻了⋯⋯」「屎尿文章只是結果,讓寫屎尿文章的人爬到那個位置上,才是禍根。」

《中國新聞周刊》就此發文《賈平凹女兒的詩 誰捧起的臭腳》指,「敢把文字分成行,就不愁沒有人來吹」。

1月28日,「文學自由談」在微信公眾號上刊登評論者唐小林的一篇評論指,賈淺淺的詩歌是「骯髒噁心的垃圾文字」,並列舉賈淺淺的錯別字,指她這樣作為大學文學院的副教授和文學博士,其文字基本功和學養不如一個初中生,之所以爆紅,「背後是各路文學名家和詩人積極為賈淺淺的詩歌撰寫評論,溜鬚拍馬」,與其父的名望不無關係。

資料顯示,賈淺淺是西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現當代在讀博士、賈平凹文學館常務副館長、魯迅文學院32屆高研班學員、陝西省青年文學協會副主席。圈內多位詩人、名作家等都曾為其「詩作」撰寫過評論,本人還被推崇為「詩壇奇才」。

此事還引發網民花式起底和嘲諷,紛紛出現「賈淺淺詩歌體」的文字。

「賈淺淺大學畢業後在西北建築科技大學中文學院幹了15年,她爹當時是該院院長。她的工作就是研究她爹,還拿了一個研究她爹的項目。」「只許毛新宇研究爺爺。不許賈平凹女兒研究爹嗎?」

「噁心到受驚⋯⋯賈平凹之女賈淺淺的詩還獲得第二屆陝西青年文學獎詩歌大獎,頒獎單位:賈平凹任主編的雜誌、賈女任副主席的陝西青年文學會。」

「自從我/會用了/回車/我好像/也成了/詩人。」「世界上/本/沒有詩人/只是/回車鍵/敲多了/也便/成了/詩人。」

「從小就夢想當文學家當詩人,小學時候曾投稿,結局都是石沉大海,對我打擊很大,至今不敢再寫詩半句。最近突然自我感覺良好,又賦詩一首:淺淺深深深淺淺,淺深淺深淺淺深,深淺深淺深深淺,深深淺淺淺深深。如有出版社關係的網友請私信我。」

「小詩一首:《噁心》/老百姓家的孩子/累死累活/十年寒窗苦讀/600多分/考上/211西北大學/興高采烈/去上課/發現/給他們上課的教授/是/250多分/的/賈淺淺。」「讀了/賈淺淺的詩/我抬頭看著天/才知道/原來/我⋯⋯/也是個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