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黎汶洛(Oscar Lai)第一次登上香港的珍寶海鮮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時,他才12歲。在近半個世紀的風風光光中,該餐廳曾為英國女王、美國總統及荷里活明星提供過服務。它一度撐起香港飲食界文化。然而,隨著其葬身南海,這一切都已成為歷史,就像香港曾經擁有的民主和自由。

27歲的黎汶洛曾與資深活動家黃之鋒(Joshua Wong)一起為民主而戰。這位前學生活動家為珍寶號不幸翻船哀悼,認為它是當局極端的COVID(冠狀病毒)清零政策的又一受害者。

上周,該餐廳的海事執照過期,被拖船拖出香港。居民們蜂擁而至,爭先恐後為其拍照留念。然而,僅僅幾天後,就傳來其翻船的消息。

 2022年6月14日,拖船將珍寶海鮮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拖出香港仔(Aberdeen)避風塘。這家香港標誌性的海鮮酒家正在離開該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4日,拖船將珍寶海鮮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拖出香港仔(Aberdeen)避風塘。這家香港標誌性的海鮮酒家正在離開該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黎汶洛告訴《金融時報》,這代表香港一個美好時代的結束。

周一(6月21日)晚上,營運商香港仔餐飲企業(Aberdeen Restaurant Enterprises)表示,周末,珍寶號被拖過南中國海(南海),到一個秘密新家。在西沙群島附近遭遇「不利條件」後翻船。

2022年6月14日,拖船將珍寶海鮮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拖出香港仔(Aberdeen)避風塘。這家香港標誌性的海鮮酒家正在離開該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4日,拖船將珍寶海鮮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拖出香港仔(Aberdeen)避風塘。這家香港標誌性的海鮮酒家正在離開該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最終,珍寶海鮮舫沉沒。因事發地點水深超過1,000米,因此船隻打撈工作將非常困難。

「對許多香港人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其集體記憶的一部份被切斷。」黎汶洛告訴《金融時報》,他的父母幾十年前就是在珍寶號上舉行的婚禮。

2022年6月12日,位於香港島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風塘的珍寶海鮮酒家,部份用木板封住,準備駛出城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2日,位於香港島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風塘的珍寶海鮮酒家,部份用木板封住,準備駛出城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這是一艘三層樓高的船,曾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浮動餐廳。1976年,澳門賭場大亨何鴻燊將餐廳大門打開後,這個水上宮殿便以其豪華的帝國風格外牆、絢麗耀眼的霓虹燈、樓梯間的大型委託畫作和多彩的中國風格圖案以及飯廳裏金色的寶座吸引著八方來客,並因此撐起了香港飲食界的文化。

2022年6月12日,位於香港島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風塘的珍寶海鮮酒家,部份用木板封住,準備駛出城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2日,位於香港島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風塘的珍寶海鮮酒家,部份用木板封住,準備駛出城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2日,位於香港島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風塘的珍寶海鮮酒家,部份用木板封住,準備駛出城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珍寶海鮮舫和它的姐妹浮動餐廳太白海鮮舫(Tai Pak,也已關閉),在過去的四十年裏為超過3,000萬顧客提供過服務。在它的黃金時代,珍寶王國成為許多香港和國際電影取景地,並頻頻接待來訪的名人,包括伊利沙伯二世女王、美國第39任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荷里活影帝湯告魯斯(Tom Cruise)等。

2022年6月12日,位於香港島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風塘的珍寶海鮮酒家,部份用木板封住,準備駛出城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2日,位於香港島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風塘的珍寶海鮮酒家,部份用木板封住,準備駛出城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2日,位於香港島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風塘的珍寶海鮮酒家,部份用木板封住,準備駛出城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無以為繼。(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珍寶沉船暗喻香港失去自由?

然而,香港仔餐飲稱,自2013年以來,珍寶王國已錄得1億港元(近1,300萬美元)的累計損失。之後,隨著港府實施病毒清零政策,遊客從這個城市消失,社會疏離規定下本地居民也無法靠前,該餐廳於2020年3月停止營運。

黎汶洛和許多社交媒體用戶感嘆,在香港公民社會崩潰的情況下,拯救珍寶的努力乏善可陳。由於北京於2020年在香港強行推出實施的全面國家安全法,權利團體的活動家和許多反對派議員要麼入獄,要麼逃離這個城市。

甚至在珍寶號沉沒之前,香港漫畫家「阿塗」(Ah To)等便指出,它的消亡象徵著在2019年的民主抗議活動後失去政治自由和司法獨立後的香港。

2022年6月2日,位於香港島南部香港仔(Aberdeen)附近避風塘內的珍寶海鮮酒家。這家香港標誌性的珍寶海鮮酒家將離開該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2日,位於香港島南部香港仔(Aberdeen)附近避風塘內的珍寶海鮮酒家。這家香港標誌性的珍寶海鮮酒家將離開該市。港府執意實施COVID-19限制之際,該餐廳缺乏維護資金。(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拒絕使用公共資金來拯救這家私營企業,稱沒有必要「強行通過一個不可行的計劃」。

香港仔餐飲說,林鄭月娥曾推動將珍寶餐廳捐贈給香港非牟利的海洋公園計劃,也「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該主題公園集團稱,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第三方機構來營運珍寶。

此類事件並非首次發生。2008年,地方當局不顧活動人士強烈反對,拆除了位於中區的王后碼頭。時任發展部長的林鄭月娥承諾將在其它地方重新組裝碼頭。但14年後,這話仍未兌現。

40多歲的香港居民菲利斯(Phyllis)說,她「不顧一切」地想辦法推動當局拯救珍寶,但她覺得人們向當權者表達意見的方式受到越來越多的限制。

「如果不是香港公民社會崩潰,議員和政客們會更積極推動(拯救珍寶),居民可能會對其命運進行抗議。」她說,「所有這些自由,都消失了。」

對許多人來說,很難不把珍寶號充滿恥辱的結局與香港傾覆的民主夢以及香港的命運劃上等號。而且,中共執意清零之際,這個城市在幾年的政治動盪之後仍在堅持大範圍限制,在很大程度上仍然與世界其它地方隔絕。#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