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大陸民眾爆料,近期一些地方的國有銀行以反詐騙反洗錢,維護客戶資金安全為名,開始核查網上交易相對頻繁的賬戶並進行限制。專家表示,這反映出整治金融平台後,官方利用獲得的大數據對個人資料已能精準把控,達到提前布局摸底,也證明了整體的金融風險已拉響警報。

林霜(化名)是廣西某市一家餐飲店的老闆,5月8日,他對《大紀元》表示,他所在的廣西某市各大銀行,近期開始以防止轉借銀聯卡給不法份子洗錢為名,限制活躍賬戶的網上交易,「以前方便的網上銀行和手機銀行現在都在限制,對網上每天的轉賬和取現金額,以及一年的轉賬次數進行限制。」

林霜說,兩星期前突然發現手機上不能正常進行轉賬交易,5月7日,他去了當地的農行、工行和交通銀行3家銀行,看見好多人因為出現同樣問題,目前正在辦理恢復手機網上交易。

「有學生、保安、男女老少都有,要求寫一個承諾書,並提供各種資料,小個體需要提供營業執照、個人需要提供房產證明、公積金證明、以及單位工作證明才能恢復一些功能。」

如果被限制網上和手機交易,很多業務只能去營業網點的銀行櫃枱,或者有人臉識別的櫃員機辦理。林霜說,現在還把用錢的額度強制減少、限額在3,000元(人民幣,下同),「就是自己賬上的錢,轉賬和每天取現的額度有限制,信用卡也都在降低額度,現在一類卡(許可權最高的銀行卡)不給辦了。」

每天提款額度大大減低

林霜說,只有辦理後的卡才能恢復一些額度和許可權。「因為做生意需要資金,限額後就很不方便,你轉3萬塊,一天只能轉3千,要10天才能轉完。」

他表示,銀行採取這些措施事先沒有發公告通知大家,隱隱感覺債務危機,金融危機要來了,「因為我們當地現在疫情不太嚴重,由於斷斷續續的封城,倒閉的個體戶很多,像我以前做餐飲的,因為房租太貴,又沒甚麼人消費,生意就倒閉了,(餐飲店)倒閉的挺多。」

湖南長沙的文先生也有同樣的經歷,他對《大紀元》表示,當地銀行以反詐反賭、所謂維護客戶資金安全的名義,要求客戶帶個人資料去銀行核查,並講清每筆資金來源,還要寫承諾書。

主要針對交易相對頻繁賬戶

「前不久被莫名停止微信轉賬,後經過跟銀行交涉,才知道是因為轉賬頻繁,要我拿身份證去銀行核實我的每一筆收入。」溫先生說,「他們主要是針對交易相對頻繁的賬戶。」

對於兩位民眾的爆料,截至發稿前,記者發現目前大陸媒體沒有公開的報道。

旅美經濟學家Davy Jun Huang對《大紀元》表示,官方此舉,一方面反映出金融平台遭到整治後,官方利用獲取的大數據對客戶個人資訊已能精準把控。

「之前微信支付寶和他們的數據是自己管理,金融平台整頓後,他們把數據都交出去了,銀行拿到你微信支付寶的資料,發現你在銀行貸了錢,在外面又借錢,知道你的資金情況,銀行就開始排查,證明他們之間現在完全是聯動的,每個人的資訊傳統銀行也能整體掌握了,國家對每個人的情況把握越來越準確率、清晰。」

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官方擔心金融系統出現風險,「擔心疫情之後很多人撐不下去斷供,銀行壞賬太多,說明整體的抵押貸風險很大,金融穩定性面臨很大的挑戰,所以,銀行要審查,提前布局摸底,評估目前的情況。這證明整體的金融風險已拉響警報。」

加大監管主要擔心 金融系統性危機

熟悉大陸公司及銀行運作的獨立撰稿人黃金秋對《大紀元》表示,目前各大銀行之所以加大監管措施,跟中國整個經濟狀況非常不樂觀,甚至因為極端的清零政策造成的經濟進一步的斷崖式的下滑有關。

「現在很多企業不能開工,很多人失業,帶來按揭款可能要還不上,信用卡(借款)還不上,特別是前幾年買樓的按揭的人,這一部份人一旦斷供,會造成很多銀行大量的不良資產,金融系統的這個壞賬會非常大,造成系統性的一個金融風險。」

今年開年,大陸媒體就報道斷供潮來了,「20萬名房主因棄房斷供遭到四大行起訴。」在北京周邊燕郊、大興等地方因為房價下跌,房子賣不出去,資金斷鏈,發生斷供。

而今年伊始,中共再次強調嚴防金融危機,4月推出《金融穩定法》,設立「金融穩定保障基金」,星圖金融研究院稱,顯示對當前房地產企業風險及地方債風險擔憂。

阿里拍賣網5月的數據,截至5月11日上午11時,阿里拍賣網上全國法拍房的數量高達325萬套。這一數據是5年前法拍房數量的361倍。在全國範圍內,江蘇和浙江兩省法拍房的數量處於高位。

近期河南、安徽多家村鎮銀行持續近半個月取不出錢來。《北京青年報》5月7日報道,截至5月7日,已經有2,900多人登記了各自的存款金額,合計已經超過12億元。

「中國中小型金融機構的風險問題現在已經出現了。」政經分析人士、專欄作家王赫對《大紀元》表示,不僅是斷供賣樓數量增長會造成銀行很大壞賬風險所帶來的金融危機,這個危機延續下去,在民間消費貸款上,特別是小額貸款基本上都沒有抵押,再加上老百姓還不上貸款,對中小型銀行這也是一個債務風險,一個很大的危機。」

王赫說,現在還存在幾個信用卡相互融資(倒錢)問題,這在一定程度上會造成很大的潛在風險,「隱患是很大的」。中共央行去年8月發布的《2021年消費者金融素養調查分析報告》顯示,有超過10%的人貸款來償還信用卡等個人債務。

「現在的問題是這個風險到了甚麼程度?有沒有可能誘發系統性的風險,導致金融危機。當局現在事先要排雷(排除危險),做一個摸查(調查)。」

資料顯示,中國居民的債務率高達70%以上。王赫表示,債務率上升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很大一部份「月光族」還不上貸款。「中共當局打擊馬雲螞蟻集團的兩個小貸公司『花唄』、『借唄』,因為從國家層面來講,它認為這是個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問題,金融危機的問題。」

中共央行發布的《2019年消費者金融素養調查簡要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增長近兩成。2019年一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還信貸總額達797.43億元,是9年前的近10倍。

花唄早前發布的用戶數據《2017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中顯示了信用卡逾期數據中年輕人的數量,在中國近1.7億90後中,開通花唄的人數超過了4,500萬,也就是說,4個90後中就有一個開通花唄。

王赫表示,債務危機爆發,最可能在這個兩個方面,一個導火線是中小型銀行這個債務風險,第二個導火線是地方債務危機。「但今年二十大之前的死命令是不能發生系統性風險。」

「所以他們會採取這個措施去控制,但措施還沒有上升到明面上,因為萬一把這個事情真的一捅出來,造成一個社會影響、造成社會恐慌,會更麻煩。所以它目前只是採取私下個別的方式來一個個的處理,來甄別那些高風險的用戶,對它進行一些限制。」

黃金秋表示,現在加大監管還有兩個原因,銀行限制取款額度,也是因為銀行擔心出現擠兌,「也是怕取錢的人多了,銀行存在被擠兌的風險」。

還有,現在出現很多人想移民,帶來的資金外流,銀行也在排查,加強資金監管,「想排查哪些人到底是不是有涉及到洗錢、涉及到非法交易,因為政府現在也缺錢,如果發現那些資金,比如說,有些資金是非法,或者是資金來源有問題,可能就開始把這個資金凍結不給他取錢,甚至收回國有。」他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