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上海COVID-19(新冠病毒)封鎖進入第四周,北京以及其它諸多地區實施類似「清零」措施,從Tesla電動車到古馳(Gucci)奢侈品在中國的業務均受到嚴重衝擊。

路透社報道,中共清零政策下採取的強硬封鎖措施使經濟受到「左右開弓」打擊,供應和需求先後受到猛擊。

封鎖後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電動汽車的繁榮市場已走向蕭條。從奢侈品製造商到快餐店的其它公司最近幾周也紛紛傳出銷售受損以及對未來業務的信心不足。

封城之際,上海的展廳、商店和商場一律關門。由於送貨瓶頸,2,500萬居民無法在網上購買食品和日常用品以外的東西。

根據日本野村銀行的估計,中共旨在遏制新冠病毒傳播的清零政策最近幾周加快了步伐,46個城市約3.45億人全面或部份陷入封鎖措施。

擁有古馳和聖羅蘭(Saint Laurent)等奢侈品牌的開雲集團(Kering)表示,其「很大一部份」商店已於4月關閉。

通用電氣公司表示,其在中國的航空和醫療產品的產量和需求都受到了打擊。

中國乘用車協會估計,4月份的前三周,中國乘用車零售交付量比去年同期低39%。

該協會說,COVID控制措施削減了出貨量,汽車經銷商不願意推廣新車型,相對富裕的上海和廣東市場的銷售量也下降。

清零政策嚴重影響供應鏈

上海是中國的商業中心,也是世界上最大港口所在地,該市被封鎖加深了供應鏈干擾,從汽車製造商到消費品和科技集團等行業均受到牽連。

《金融時報》援引貨運數據提供商Freightos的數據報道,自上海開始封鎖以來,抵達該市的船隻停靠港口的等待時間從12小時飆升至兩天,迫使許多托運人將出口轉移到寧波港,但那裏的擁塞情況也在惡化。

與上海接壤的江蘇省一家德國高檔汽車品牌經銷商告訴路透社,其4月份的銷售額暴跌三分之一到一半,理由是封鎖和卡車運輸瓶頸導致訂單難以交付。

「這可能比2020年的第一波COVID更糟糕。」他說,「如今,經濟中存在更多不確定因素,股市和樓市的情況也不樂觀。」

跨國公司不僅要應對供應鏈的壓力,還要應對中國國內需求的放緩。

中共清零封鎖給中國國內和國外經濟帶來新一輪損失之際,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經使全球能源價格飆升。

供應鏈持續緊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本月削減其對全球的增長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