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查監督網站GreatFire.com的創始人查理‧史密斯(Charlie Smith,化名)表示,中共曾擔心和恐懼,如果中國不同的城市同時爆發街頭抗議,會挑戰其統治,「我不確定它們是否想過,類似的事情會在網上發生,且這正在發生。」

中共對上海的嚴厲封鎖導致民憤沸騰,上海居民們不斷創新,找到各種方法來繞過當局對「敏感詞」的封鎖,發洩對封城造成的物資短缺和對中共政權的不滿,這讓中共網管們疲於奔命。

上海這座擁有2,500萬人口的城市遭受長達數周的封鎖後,導致糧食短缺、無法送貨和醫療保健中斷等亂象,民眾怨聲載道。

英國《衛報》4月20日報道,中共政權一方面不斷敦促居民發揮所謂的「正能量」,一方面警告人們「閉上嘴,否則面臨懲罰」,當局還派出無人機播放警告,但這些方法並沒有讓上海民眾更聽話,反而導致緊張局勢加劇。

在微信上,上海網民們在群組裏分享了疫情期間死者的姓名和故事,其中有人死於新冠病毒(COVID-19),有人因為封鎖導致無法救治而死。

隨著世界其它國家陸續放鬆管控,網民們還批評了中共的「清零政策」,並經常轉發居民被拘留、被捆綁在公寓外或被「大白」粗暴對待的影片。在網上分享的一段影片中,「大白」似乎正在強行進入一名男子的公寓,要求該男子刪除一個網絡帖子。

其中大部份帖子已被迅速刪除,包括防疫專家鍾南山呼籲「有序重新開放」的學術文章,上海財經大學院長劉小兵建議縮短封控期的文章,還包括檢測陽性兒童被迫與父母分離的相關影片,以及財新網對未報告死亡的調查等。

而微博對「上海買菜」一詞也進行了審查,因為人們抱怨食物短缺,到了上周日,就連中共國歌的第一句——「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也被禁止作為主題標籤。

但是由於反抗的帖子層出不窮,中共的審查制度似乎難以涵蓋所有內容,網管也遇到了很大的「挑戰」。

《衛報》報道,上周在黎明前的幾個小時裏,微博突然出現異常,一些對中共批評的帖子竟能自由發送,民怨瞬間爆發,出現大量反串帖文藉機痛批中共。

央視在官微中的話題——「美國就是全球最大的人權赤字國」,和另一個話題「上海查出多起涉疫謠言」都現場翻車,網民們發出各種冷嘲熱諷,只不過在批評時把「中共」替換為「美國」來逃避審查,網民們把這兩個話題推上熱搜。

在跟帖中,很多網民列舉上海封城下民眾生活的慘況、江蘇鐵鏈女及其它打擊言論自由、權利不公等事件,還批中共官方將國內社會問題轉嫁給美國。

這些帖子在網上停留了幾個小時之後被網管刪除。有人開玩笑說,審查員當時在「996」的過度勞累下也放鬆了一下。

「人們不再信任中共政權」

上海作為中國的商業之都,總體上比全國其它地區更為富裕,擁有龐大的白領階級、商業和學術精英群體,更多人在海外接受過教育。為此審查監督網站GreatFire.com的創始人史密斯表示,「肯定有些事情發生了變化,人們對政府失去了信任,他們不太相信政府的說法,質疑(洗腦)宣傳。」

史密斯說,最近發生的幾宗事件使中共的審查制度緊張起來,「我們從鐵鏈女事件到烏克蘭的戰爭,再到上海疫情,這些話題接二連三地發生,人們能深入討論到甚麼程度?」

他說,中共無法完全審查這些話題,但通過美國來轉移注意力——不斷地指責美國——讓人們的承受力到了極限,「所以現在網民們佔了上風,審查員正在忙不迭地(刪帖)。」

《衛報》報道,專門報道互聯網審查的記者Dong Mengyu表示,中共的審查機制一如既往的嚴格,但「抗議人士的創造力確實對審查人員構成挑戰」。Dong Mengyu說,「大量的異議讓我想起了武漢封城初期的情況。」

《衛報》分析,一個可能的跡象表明,中共企圖進行更多的控制措施,幾個社交媒體平台宣布,它們將很快公布用戶的IP地址,以打擊所謂的「謠言」。

直到本周一,一些「批評美國人權」的帖子仍然留在網上,網民張貼了大陸女大學生宿舍被安裝監控錄像頭來「防疫」的照片,還貼了模擬民意調查,稱(上海人)活得比俄羅斯或烏克蘭還慘等。#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