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COVID-19疫情快速延燒,單日新增染疫人數達二萬多例,其中上海居高位。由於上海持續封城嚴管,各種亂象引發民間怒火。一位在方艙隔離的上海市民痛批,上海處置疫情效率差,隔離條件髒亂難忍,逼民瘋搶物資,令人絕望。

單日新增染疫人數二萬多例 上海最高

4月6日,中共官方通報,5日,大陸31省市新增感染者20,472例(確診1383例+無症狀19089例)。染疫人數再創新高,4日新增感染者16,412例,3日新增感染者13,137例,2日新增感染者13,146例。

上海的染疫人數仍是最高,5日新增本土感染者17,077例(確診311例+無症狀16,766例)。另外,吉林新增本土感染者2771例(確診973例+無症狀1798例),其中長春市、吉林市感染人數最多。

4月6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疾控局副局長雷正龍在新聞發布會上稱,3月1日至4月5日,全國累計本土感染者176 ,455例,波及29省。其中上海市疫情處於高峰期,累計報告感染者超過9萬例,發生較多的社區傳播,並外溢到多省多市。吉林省累計感染者超過6萬例,長春市疫情仍處於高位。

由於中共慣於掩蓋疫情真相,外界普遍認為官方公布的數據不實。

4月4日,上海市完成新一輪核酸採樣;4月6日,上海在全市範圍內再進行一次核酸或抗原檢測。

4月1日至5日期間有陽性感染者的居民小區(單位、場所),將作為重點地區,實施一次核酸篩查,主要採用10合1採樣檢測;1日至5日期間沒有陽性感染者的居民小區(單位、場所),開展一次抗原檢測。

方艙髒亂差 年輕人:我真的很想回家

30歲左右的上海市浦東新區航頭鎮居民唐子奇(化名)是一位上班族。他3月30日做了核酸檢測,說核酸異常,4月1日早上被通知是陽性,當晚要送去上海浦東三甲港方艙醫院隔離。

唐子奇4月5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當晚八點開始,車子在航頭鎮沿路接人,但沒有一個秩序,繞來繞去,最後接的三個人在一個酒店,因通知不到位,害大家等了將近一個多小時,整個轉運很亂。

由於上海浦東三甲港方艙醫院爆滿,直到2日凌晨5點左右,唐子奇一行人才被送到上海南匯方艙醫院(原復旦大學太平洋金融學院、已廢棄七八年的學校),他們也是第一批進來的民眾。

唐子奇表示,這裏一共有七八棟樓,沒人管理,大家隨便找地方住。「第一棟甚麼都沒有,那個房間亂呀,完全就是一個髒亂差,廁所沒法看的那種。那些廁所水壓還很小,因為沒人管理、沒人打掃衛生,那個屎、尿都已經全在馬桶上了,根本沒有辦法上廁所。」他說。

最後唐子奇和幾個年輕人想辦法出來,搬到前面一棟沒甚麼人住的廢樓,他們自己搭了床,打掃了一下。「這邊很多沒拼接好的床,散亂地扔在這邊。」他說,當時很多人沒有被子、床,因為只有一棟是弄好的。

2日早上,快到吃早飯的時候,大家又餓又累。「太餓了,要喝水,他們(送餐的)拿著那個飯過來,很多人就去開搶了。沒有人管理,就直接上搶,然後沒有筷子。」唐子奇說,這個飯也是餿的,後來換了一批新鮮的早飯。

因為很多人沒有房間、被子,他們開始鬧了。「有個小孩的爸爸,帶著小孩來,他老婆是陰性,也過來照顧,他們一家三口過來,坐了16個小時的車,渾身都濕了,沒吃飯、沒喝水,跑過來連房間都沒有,連床、被子都沒有,然後他在下面鬧。」唐子奇說。

唐子奇表示,當時看到大門口有很多被子,大家都衝出去,衝的人很多,所有人都自己去拿被子。那些沒有床位的人,也自己找地方、自己搭床,自己打掃衛生。「因為沒有秩序,全部都靠搶,真的都靠搶。」

「很慘,大量缺物資,缺盆、缺毛巾。很多人因為被通知得比較急,毛巾、牙刷、衣服、水杯甚麼東西都沒帶,連衛生紙都沒有。」唐子奇描述,到4月3日,還是沒有熱水、沒有藥、沒有醫護。

4月4日又進來一批隔離者,他們也經歷了同樣的情形。

唐子奇表示,3日晚上通知會有四千病例進來,從4日早上到下午都在進人,這一批人進來超級亂,他們也是特別害怕,「重複了我們第一天的情況,沒有床、沒有被子,甚麼都沒有,所以他們就開始哄搶。」

「我們這兩棟人都不敢下去,我們剛剛臨時搭建起來的秩序,瞬間全部崩掉。有一個姐姐發的影片裏,沒搶到的,只搶到一盆水的都哭了。我們看也很可憐,就是各種搶,連一些裝東西的設備,全部都搞壞了。」

「那天(4日)早上很多人,很多人連早飯都沒得吃,很多老年人也沒吃到。因為太亂了,要靠搶了。」唐子奇說,因為這一批一鬧,5日下午來了一些醫護及大量的志願者。

唐子奇表示,4日晚上,有一個宿舍的患者很嚴重,高燒40度左右,人都燒迷糊了,沒有藥,喊了醫生過去,醫生也沒有藥,然後在群裏喊救助,有一個人給了他一個退燒藥吃了一下。

「從第一天到現在(4日)沒有熱水,說實話,因為甚麼沒有熱水,像我們這種年輕的還能扛。有阿姨在那絕望得都哭了;有的帶著小孩的,沒熱水。還有要泡奶粉的,你沒有熱水怎麼辦?有小孩的怎麼辦?他們太慘了,還有很多人沒法洗澡。」他說。

這次隔離所見所聞,唐子奇對上海當局感到很失望。他表示,他一開始也是「堅持清零」,趕緊把這個(病毒)消滅,大家好上班。他甚至主動打電話給居委會,主動去隔離。

「來到這裏之後,我真的感覺自己太慘了,我想回家,我真的很想回家,回家自己隔離。」唐子奇無奈地說。

「怎麼能想到安置在廢舊的學校裏?這邊確實能裝很多人。」唐子奇說,「我也只能寫點文章,看有沒有人能幫我們,沒別的辦法,到國務院投訴、12345,包括12345轉英文去投訴,12320都試過了,根本打不通。」

大紀元記者多次撥打上海市疾控中心電話,均無法掛通。隨後記者撥打上海市衛生熱線與市長熱線合併電話,選擇人工服務按提示按0,結果被提示輸入有誤,無法接通。

上海市民:現在變成絕望

大陸網民說,「彌彌Lucky」說,「真的太害怕了,一天這麼多例,親人在那邊隔離了,生活最基本的保障也得不到,物資最基本的米油都沒有,家裏也沒有存貨,別到時候病毒沒有走,人先沒了(餓的)。」

「深深北」說,「中央知道嗎?現在非戰爭非災難,上海上個月做的垃圾就算了,我們還能出去買點吃的。這個月正式封城,還是搞得亂七八糟,封城第六天了,沒有物資(之前發的牛奶,不能當飯吃啊),被封閉,被隔離,物資分配不均勻。」

「軍機不可洩露 」說,「基層黨組織跟篩子一樣,線上線下都是漏洞百出,甚至還傳言有居委會集體辭職,戰鬥堡壘變成了『上海堡壘』……」

「遙遙千天」說,「我真的不知道該說啥,從3.11居家辦公到現在,看著數量一直增,從之前的期待現在變成絕望,第一次對一個城市感到無比失望,樓已經上鎖,門口沒有人,打電話沒人接,無法上報,如果突發火災,逃都沒法逃,唉,真的毀滅吧,累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