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分析指,中共過去的清零政策導致現在不能跟病毒共存,同樣的,過去將最高領導人的政績跟疫情政策綑綁也導致北京現在不敢調整,因為調整意味著承認失敗及領導人威望受損。

研究公司歐亞集團創辦人布雷默(Ian Bremmer)日前撰文說,中國的「疫苗效果不佳,感染率不高,人群中的抗體也不多」,但中共領導人無法在清零政策上往後撤退。

他表示,清零政策不會有用,但中共還會堅持下去,而且會出現更嚴格實施隔離和封鎖,這些舉措終將對經濟產生重大影響,且治疫效果還不好。

兩年來,中共一直在內外兜售,其威權制度在抗擊大流行病方面做得比民主國家更好。中共外交部經常指責美國和歐洲允許這麼多人死亡,並同時稱,習近平的清零政策是「無可指責的」。

但是上海這一輪全面封城給中共領導人帶來了很多新的衝擊。

上海老人怒斥:把我們當畜生 沒有人性

近期,網絡上熱傳一段影片,一位上海老人怒斥當局的疫情政策是把上海人關進監獄。

「人都要瘋掉了,要跳樓了。心梗、強梗、腦梗,死亡率多少……太不像話了,把我們當畜生。在國外對一個狗、對一個貓都不能這樣,沒有人性。」

這段影片隨後被騰訊公司封殺,但在國外的社交媒體上還在流傳。

中共長時間執行的清零政策導致了中國不能跟病毒共存的現狀,因為國產疫苗有效性低、人群中無足夠免疫力。根據官方數據,60歲以上的中國人中只有不到一半接種疫苗。

香港之前遭遇的醫療危機也是因為受感染的老年患者數量大,讓醫院不堪重負。過去一個月,中共官方報告的大多數確診病例都是無症狀者,一旦感染率上升,中國的老年人口可能是最容易受到威脅的弱勢群體之一。

到目前為止,多家媒體報道,上海最大的養老院東湖老年護理醫院爆發COVID-19疫情,至少有20名老人死亡,家屬正在向院方討要說法。

根據上海市衛健委最新通報,上海本輪疫情累計報告陽性感染者已經超過10萬例,但官方迄今沒有通報一例死亡病例。

上海全面封城這八天,有寵物狗被防控人員當街打死,父母被迫與幾個月大的孩子分開隔離,被禁止外出的居民在屋內高呼「我們要吃飯」和「我們要自由」。

日前,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嬰幼兒隔離點」被曝光,隔離點嬰幼兒哭的照片和影片在網上流傳,看了令人揪心。(影片截圖)
日前,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嬰幼兒隔離點」被曝光,隔離點嬰幼兒哭的照片和影片在網上流傳,看了令人揪心。(影片截圖)

上海疫情考驗北京 習需要新戰略嗎

彭博社周四說,儘管共產黨強力控制著局面,但上海民間的批評聲削弱了習近平鼓吹清零政策成功,並將其作為中國(中共)治理模式、繼續執政的關鍵理由。

現在距離他今年秋季在十年一次的黨代會上獲得破例的第三個任期只剩下幾個月。

《紐約時報》也撰文說,上海危機正在形成,不僅僅是一個公共衛生挑戰,它也是對中共賴以生存的清零政策的一次政治考驗。

《華盛頓郵報》同日刊出的一篇專欄文章提問說:「現在,輪到專制的中國面對這樣的問題:其基於嚴格控制的制度是否真的能更好地控制這種大流行病?

「中方最好能從西方汲取教訓,轉向更多的靈活性。習應該承認他需要一個新的戰略。但他能這樣做嗎?」

世界上大部份國家已經對COVID-19採取「與病毒共存」的方法,試圖避免採取嚴格遏制措施引致的經濟和社會成本。

但中共的公共衛生專家稱,如果他們這樣做,可能會導致大規模的疾病和死亡。雖然最近有更多關於這種轉變的討論,但官方仍相當強烈地表示,現在不是合適的時機。

中共國家衛健委在周三(6日)的新聞會上說,要繼續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猶豫、不動搖,並要求各地加強隔離點和方艙醫院儲備。

發言人還強調,上海疫情發展迅速,疫情防控正處在關鍵時期。

圖為2022年4月5日,上海靜安區封控第二階段,身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在大院入口處接收貨品。(Hector Retamal/FP)
圖為2022年4月5日,上海靜安區封控第二階段,身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在大院入口處接收貨品。(Hector Retamal/FP)

中共當局不能允許清零政策現在崩潰

歐亞集團的中國問題專家艾莉遜·夏洛克(Allison Sherlock)分析說:「習近平經常吹捧政府嚴格的疫情遏制政策在防止高風險的嚴重疾病和死亡方面的成功,因此他不能允許這些政策現在崩潰。

「雖然習近平失去必要的政治支持以確保第三任期的風險不大,但更嚴重的疫情會令人尷尬,並可能削弱他提拔盟友和主導決策的能力。」

她表示,預計中共地方當局將繼續依靠大規模測試、臨時的局部封鎖和旅行限制來識別和控制病例,也許這些措施最終會反映出阻止國內病例的上升。

但如果沒有成功,可以預見的是中共「政府將毫不猶豫地部署更多限制性遏制措施」,也許再次在中國各地重新出現更長時間的封城,就像2020年初武漢封城一樣。

今年對國家領導人習近平來說具有政治敏感性。在3月的一次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提出用最小代價實現最大防控效果,並承諾減少其抗擊COVID-19措施的經濟影響。

彭博社說,這並不預示著中國向西方應對疫情方式的轉變,因為在中共政府的計算中,消除感染的好處超過了成本。

前上海政法大學國際事務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陳道銀告訴《紐約時報》,北京現已加倍強調清零政策,並且正在要求上海與全國其它地區保持一致。

「在中國這樣的體制下,政治決定一切」,他說,「你不可能走一條不同的路。」

「放棄清零 習很可能被反對派抓到把柄」

儘管有證據表明,Omicron的死亡率已經下降。不過,因中國人口基數龐大,Omicron導致的實際死亡數可能還是會很驚人。

自媒體頻道《橫河觀點》的主講人、時事評論員橫河告訴大紀元,中共不能承受試錯的成本,如果選擇跟病毒共存就必須承擔病毒感染、死亡人數上升這樣的一個過程。另一方面,中共之前撒下的謊話,吹捧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高調發言已經把它自己的路堵死了。

他說:「習近平不斷跟動態清零綑綁在一起,如果他放開清零政策,很可能被反對派抓住這個理由跟他算帳。

「重要的是疫情在誰的領導下、誰的政策指引下消失的。這是一場政治鬥爭或路線鬥爭,中共官媒不少文章已經挑明了。」

橫河表示,中共領導人的政績跟威望綑綁得太緊,政策失敗會導致威望失敗。

「中共在重大問題、事件上很難轉變,因為得承受一個沉重的負擔之後,它才可能轉向。」橫河說。

他表示,中共一直把清零作為政治制度優勢進行宣傳的,現在疫情反撲,需要給中國國內一個解釋,國際上已沒甚麼人相信它的宣傳。

有網民預測說,上海這次疫情緩和後,大批中產家庭會認真考慮出國,無論是讀書還是投資移民。#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