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正義或非正義戰爭,似乎都在啟悟著人內心的正義與良善。俄羅斯自恃強大,公然攻打獨立的主權國家烏克蘭,發動入侵之戰。這場非正義戰爭在短短幾天內,喚醒了很多民主國家,讓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空前團結。

在歐洲、澳洲、美國一些著名城市的街頭,要求停戰、制裁俄羅斯的集會吸引了大量的聲援者。

據海外媒體報道,一聽說烏克蘭要向全世界招募志願軍,曼徹斯特市中心的報名點就迎來了很多英國年輕人。不少德國人也踴躍報名,連退役的士兵也穿上了烏克蘭軍裝。目前,大批來自歐洲的志願軍已進入烏克蘭。歐洲一些首府城市的市長也紛紛給基輔市市長寫了聯名信,表達他們願意提供各類援助的心願。

別說旁觀者看不過去,就連入侵國俄羅斯,其民眾也並不贊成這種損人不利己的官方行徑。連日來,俄羅斯國內的反戰情緒持續高漲,通過各種途徑表達著對這場入侵它國戰爭的強烈反對與憤慨。

2月25日,莫斯科有著近百年歷史的《蘇聯體育》報把頭版封面刷成了黑色,上面只寫著一行字:現在顧不上足球。當天,由2021年和平獎得主擔任主編的《新報》也同時用俄語和烏克蘭語印刷發行,在其頭版的重要位置還特別標明:《新報》反對入侵烏克蘭的戰爭。

如今在俄羅斯,無論從事科學研究,還是藝術創作的知名人士,也都公開聲明「入侵烏克蘭……是俄羅斯的恥辱」。還有幾十名在俄羅斯外交部登記註冊以及與國際事務打交道的記者也發表了聯名公開信,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

如網友所說,「任何一個有良心、有原則、有正義感的人都會對這種侵略行為提出強烈抗議。」當人的良知被喚醒,伸出援手保護弱者、救人於危難,就會成為人的本能反應。然而,令人感到費解與遺憾的是,中共治下「國內網友大多支持俄羅斯,而很少有同情烏克蘭」的。

他們的認知主要有兩種:其一、是「被洗腦洗傻了」的。有人在牆內的社交媒體上發影片說:「2022年最振奮的日子就在今天,因為今天俄羅斯攻打了烏克蘭,把我的那種煩惱好像就一掃而光」。另有知情人士爆料,「一幫體制內生活優渥」的朋友聊起俄烏戰爭時,最主流的看法是「戰爭對普通百姓太殘酷了,希望普京速戰速決」。與牆內很多人的觀點一樣,他們認為是「烏克蘭自不量力」,所以俄羅斯必須「打」。

這些顛倒黑白的言論大量地出現在微博等中共國的主流媒體上,暴露著一些中國人的無知與冷漠。究其原因就在於,中共打造的防火牆將其治下P民都阻隔在了自由、真實的訊息之外,而黨媒、官媒又長年累月地給老百姓灌輸虛假消息。由於長期接受謊言,中國人的思維中就逐漸形成了一種慣性邏輯:中共說的是真的、對的,與中共意見相左的,都是假的、錯的。

幾十年來,中共殫精竭慮地「愚民」,不僅是為了把中國人變傻,連基本的常識都無法接受;更是為了把中國人變得麻木不仁,讓他們面對生命毫無敬畏,對他人的苦難不聞不問。即使表現出關心,也只是幸災樂禍。

於是,牆內又出現了另一種認知,那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誰」。「願收容烏克蘭18-24歲的女孩子」、「收留逃難烏克蘭美女,包吃住」、「快來中國吧,我們都喜歡烏克蘭美女」、「可惜了烏克蘭那些大眼睛美女」等大量的挑逗、耍流氓的言論公然出現在大陸知名的社交網站上。

相比「聲援烏克蘭」的民主國家民眾,「支持俄羅斯開打烏克蘭」暴露的是中國人的無知、無良。

其實,在一個任由暴政淫威的國家,「上樑不正」才是「下樑歪」的總教習。相比那些只能在網上過過嘴癮的,中共麾下的官僚們卻一直都享有「嚐鮮」幼女、被「特供」美女的奇葩待遇。他們的下流作派,連流氓都覺得汗顏。中共具足了流氓特質,才會使其黨徒們將道德、法律拋於腦後,不僅敢在男女關係上淫亂,更無懼在外交、國防等這類關乎國家聲望、民族尊嚴的大事上,違背國際道義、公然耍流氓。

據《紐約時報》披露,為解決俄烏爭端,拜登已帶著美國官員與中共高層在三個月內進行了六次緊急會談。美方向中共提供了俄羅斯在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的情報之後,懇請中共出面勸阻俄方。但中共的外交官員王毅、秦剛等人每次都一口回絕美國人,並聲稱不認為俄羅斯正在入侵烏克蘭。與此同時,北京還告訴莫斯科,中方不會阻礙俄羅斯的行動計劃。

難怪有網友會說,「中國人恨不得現在擼起袖子直奔烏克蘭,用唾液和鍵盤教俄爹如何手撕基輔」。不難看出,這樣的意願才是中共想要表達的最真實心聲。因為那些「狼崽子」就是中共「以恨立國」的產物,是「戰狼外交」的追隨者與實踐者,而這才是當今中國最可怕、最悲哀的處境。◇(由於篇幅所限,本文酌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