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外交官」(the Diplomat)網站周一(3月1日)刊登觀察人士張川介(Chauncey Jung)的文章說,北京的措手不及暗示其與俄羅斯夥伴關係的脆弱性,以及它對俄烏戰爭完全沒有準備好。

當世界各國在俄、烏即將發生軍事衝突前警告國內公民避免前往烏克蘭時,北京是直到俄羅斯開始入侵的那天(2月24日)才採取行動。同樣的,因為北京過去淡化俄烏衝突可能性,錯過了安全疏散中國公民的最佳機會。

在不到一周的時間內,中共駐烏克蘭大使館三次改口,改變對俄烏安全危機的立場。最初,中共駐烏克蘭大使館承認俄烏戰爭是一場地區衝突,後來鼓勵中國公民在汽車車身上張貼中國國旗以幫助確保他們的安全。但大使館在不到48小時內改變了口氣,並敦促中國公民出於安全考慮不要透露他們的身份。

2月24日,中共駐烏克蘭大使館開始對中國公民進行撤僑登記,同一天,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軍隊入侵烏克蘭。大使館的登記截止期限是2月27日,這是烏克蘭宣布對所有商業航班關閉領空三天以後。

相反,新加坡早在2月13日就開始建議國民離開。台灣在2月16日更新了其旅行建議,敦促公民不要前往烏克蘭。

文章說,雖然中國(中共)的領事服務經常被批服務態度差,但中共駐烏克蘭大使館這次的撤僑失職單單用不專業和缺乏溝通技巧是搪塞不過去的。

「這也許是最有說服力的跡象,表明中國對俄羅斯的入侵毫無準備,感到驚訝。」文章總結說。

2月4日,中、俄圍繞安全和國際事務進行了廣泛的會晤。雙方隨後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稱,雙方關係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模式,「兩國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

媒體報道說,華盛頓和布魯塞爾的許多人士認為,中俄此舉是欲聯手重塑全球秩序、邁向兩國的威權主義願景,中俄聯合聲明是它們迄今就此發出的最明確信號之一。

但是,與歐盟和北約這樣的聯盟相比,中俄的這種夥伴關係明顯缺少共同利益,而且程度上也似乎更脆弱。

文章認為,中俄之間除利用對方作為反對民主國家的工具和籌碼外,在互助發展經濟、改善公民生活質量或提高每個國家自身的國際聲譽方面的工具有限。

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北京會越發發現自己處於另一個關鍵的決策點。隨著中共領導層放棄韜光養晦策略,並朝樹立領導人強人形象的方向發展,中共的外交失敗已越發明顯。

文章還說,在面對全球的公開反戰、反對支持一個有侵略性的獨裁政權的輿論下,北京還在繼續利用其宣傳機構支持俄羅斯,並放大親俄信息。

中共國家電視台CCTV在2月26日引述俄方消息說,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已經離開基輔。這條消息隨後被澤連斯基自己上傳的多個影片打臉。

外交官的文章最後說:「從辨識軍事衝突威脅失敗到無法確認區域利益的明確立場,中國(中共)沒能跟上俄烏戰爭的最新進展。(即使後來試圖)努力跟上事態發展,北京也未能利用其外交能力來推進其戰略利益。

「隨著俄羅斯在世界舞台上繼續表現出更多的侵略性,中國(中共)只會發現在經濟利益和政治需求之間保持脆弱的平衡會更加困難。」#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