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於2月21日取消防疫限制,並宣布「與新冠病毒共存」計劃。而且,自2月11日起,英國已放寬入境限制,完成接種疫苗的旅客出發或入境時無需檢測。移英香港學者黃偉國幾天前確診了Omicron,他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問談到,該病毒症狀輕微如普通感冒。

親身經歷Omicron病毒

症狀輕微康復快

一位美國急症室醫生說,Omicron病毒症狀輕微且產生自然免疫。圖為紐約人正在接種疫苗。(Scott Heins / Getty Image)
一位美國急症室醫生說,Omicron病毒症狀輕微且產生自然免疫。圖為紐約人正在接種疫苗。(Scott Heins / Getty Image)

日前,黃偉國出現輕微咳嗽症狀,原本以為是自己喝了一些冷飲和汽水刺激到喉嚨,但15日早上起來又發現自己睡得多、比較睏,「犯睏也是一個病癥。」於是他便做了病毒檢測,「撩完鼻子滴在試管上,顯示出兩條線,這就是中了。」

對於中了Omicron的症狀,黃偉國表示,自己吃香蕉是香蕉味、吃朱古力是朱古力味,說明味覺正常;一次睡到半夜,突然身體發燙,就像更年期到了,「應該是一些病毒在我身體上的反應」;還出現少量的鼻水、喉嚨癢了一會兒,但現在已經都沒有了。

「你聽到我的聲音也很清的,不是說痰在喉嚨裏,聲音很朦或者很沙。」;「最明顯的就是咳嗽,但是現在也少了很多。」

「我也不覺得肌肉痠痛。」黃偉國直言,他始終沒有任何累到下不了床之類重症反應,連發燒「一陣熱、一陣凍」的現象都沒有過。「打了3針以後,發病症狀其實程度等同傷風,連感冒都算不上。」「袁國勇醫生說吃『必理痛』、多喝水、多睡覺就行了。所以,你看到我現在做訪問,精神很足。」

「我認識的一些朋友,他們從發病到再驗都沒事了,最快的可能是兩天,最慢的也是3到5天,整個病都已經好了。」

黃偉國提醒大家,「不要被Omicron疫情、被政府洗腦式的幾乎是恐嚇香港市民的宣傳擊倒。」「是傷風感冒這樣的症狀,只不過那個病毒傳染力比較強,自己要戴口罩或者不上街;但不像政府說的,有如世紀絕症那樣。」

黃偉國表示,現在在英國確診Omicron一般不會去看醫生,除非是長者或長期病人等症狀嚴重到要進醫院。「都是自我隔離,如果你是好市民,就儘量不出門;就算真是要出門就戴口罩。然後基本上都是多喝水,吃『必理痛』、多睡覺。」之後再檢測,「已經變成陰性。」

港府抗疫聽從中共

政治意識形態為上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上月指出,「在可預見的未來,人類將與新冠病毒共存,但並不意味著讓這種病毒自由氾濫。」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日前則在陸媒稱,香港抗疫「不能與病毒共存」、「要跟上國家戰略」、「是大政治和大方向問題」。

黃偉國認為,如果香港的官僚將整個抗疫的主導權交給中共,只能是向一個失敗的方向走。「你問一問田飛龍:你是不是跟感冒共存呀?你是不是跟傷風共存呀?」如果堅持對Omicron動態清零,「除非你一輩子不會傷風感冒。」

「看任何東西,都應該追本溯源。」黃偉國指出,2020年初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初期沒有疫苗,因此唯有靠封城、封區才能遏止疫情;如今兩年過去,我們已經生產有效的疫苗。「還需不需要用中國(共)模式的抗疫,作為唯一解決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方法呢?」

「中共已經將抗疫變成一個政治文宣,或者政治方面必勝而不能敗的一個國家戰役。將醫療、科學知識層面的東西,上升到政治正確的層面,失敗是必然的。」黃偉國認為,中國現在面臨經濟、人口和糧食各方面問題,卻仍然要維持清零政策、政治意識形態為上,這種抗疫模式,「不是歷史選擇了它,是中共自己選擇了一條失敗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