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國失控,並在全球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蔓延。專家越來越擔心超級傳播者可能使病毒爆發難以控制,因超級傳播者的成因和傳染軌跡難以預測。

超級傳播者是指一人感染多人的病人。在某些病毒傳播中曾出現超級傳播者,但在其它病毒中卻沒有出現過。就目前稱為2019-nCoV的中共病毒而言,似乎有些人不會感染任何人,而另一些人則可能將這種疾病傳播給數十人。科學家對於這種現象發生的原因知之甚少。

科學家對超級傳播者感染機制知之甚少

愛丁堡大學傳染病流行病學教授馬克·伍爾豪斯(Mark Woolhouse)對英國《電訊報》說:「並非所有情況都是一樣的,但我們對其背後的生物學基礎知之甚少。」

他說:「這似乎與特定個體感染的傳播方式有關,這意味著某些人比其他人傳出更多病毒。」 「因此,他們更具傳染性,並成為超級傳播者。」

《電訊報》報道,環境因素,包括在醫院和人密切接觸、不良感染控制機制和缺乏好的衛生習慣等,也會增加發生超級傳播事件的機會。

如果超級傳播者在症狀顯現之前就可以傳播病毒,那麼感染潛力就會更大。在當前的新冠病毒爆發中,人們一直擔心患者可以在出現症狀前傳播冠狀病毒。

英國商人可能在三個國家傳播了中共病毒

這種不可預測的傳播方式似乎正在當前中共病毒流行病中發生。一個英國企業高管似乎在至少三個國家中傳播中共病毒的案例引起人們對超級傳播者的擔憂。

《華盛頓郵報》2月10日報道,根據公共衛生機構和英國媒體報道,沒有透露名字的英國人從新加坡旅行到法國、瑞士,再回到英國的過程中,可能不經意間將病毒傳播給了至少11個人。英國、法國和西班牙的一些病例可能是從這名商人那裏感染了新冠病毒。

據《衛報》報道,這名商人是首批對該病毒呈陽性反應的英國人之一,其為Servome x公司工作。據報道,他於1月20日前往新加坡出差,並於1月22日離開。人們認為他在新加坡時已感染了病毒。

《美國醫學會雜誌》一項研究也描述了一名患者如何感染武漢醫院至少十名醫護人員的病例。

這種現象令人擔憂,但並不意外。不可預測的傳播方式是包括埃博拉病毒和肺結核在內幾種傳染病的特徵,在先前冠狀病毒流行期間也出現了超級傳播者。

2003年,一名中國醫生進一步觸發了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在國際上的傳播,他從疫情爆發中心前往香港,在那裏他感染了旅伴,隨後將該病毒帶到另外五個國家。

同樣,2015年,南韓一名患有Mers(中東呼吸綜合徵)的患者在人滿為患的醫院中,感染了82人,佔該國所有病例的一半。

超級傳播者成因是謎團

報道說,究竟是甚麼原因將一個人真正變成超級傳播者仍是謎團,人們一致認為,這種傳播形式使遏制病毒爆發更具挑戰性。

伍爾豪斯教授說:「這對我們如何應對冠狀病毒具有重大意義。」「意味著我們必須更加警惕,以便我們儘早發現並隔離病例,這是目前遏制和傳播病毒的唯一途徑。」

他補充說:從新加坡回歐洲的病例只是說明了如果不這樣做會發生甚麼。「如果你錯過一個病例,而那個人竟然是超級傳播者,那麼就有可能引發另一波(病毒)傳播。」

諾定咸大學病毒學教授喬納森‧鮑爾(Jonathan Ball)對《電訊報》說:「我們經常認為超級傳播者會產生大量病毒,意味著很大傳播潛力,並設想他們有症狀出現。但是聽起來這個(英國)人在法國時並非病重,所以向前了解他是否有明顯症狀將是很重要的。」

鮑爾教授說,在這個階段,我們還不知道單個超級傳播者對中共病毒的傳播有多大推動力。

「當然,超級撒播者會加劇疫情。 (但是)我們需要了解傳播動態,以了解具有不同症狀的不同個體如何觸發這種疾病。」他說。

美國疾病控制中心表示,超級傳播者事件是2003年SARS在世界範圍內傳播的「關鍵」因素。明尼蘇達大學公共衛生學院(University of Minnesota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流行病學家邁克爾‧奧斯特霍爾姆(Michael Osterholm)教授說,對於那些曾處理SARS和MERS疫情的人來說,現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情況似曾相識。「當你看到超級傳播者時,就知道遇到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