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瀋陽市一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防疫人員表示,從疫情開始,產後6個月的她就被派到抗疫前線,連她術後請假,也被領導說成「臨陣脫逃」,近日她又被強制派到賓館進行防疫工作,幼兒無人照顧,她投訴無門,提出辭職。

中共極端的「清零」防疫政策,不禁讓許多被隔離的民眾不滿,參與前線防疫的工作人員也是有苦無處訴。

產後6個月就被派到抗疫前線

1月16日,瀋陽大東區津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一位參加防疫的中醫大夫於明珠(化名)向《大紀元》表示,她從2020年生完二胎、剛休完6個月的產假,就被領導派到抗議前線,到高速路口、汽車站,火車站等地方給人測體溫。之後,她就一直在抗疫前線輾轉。

她說,最初站高速路口,露天工作,天很冷,即使貼上腳貼、暖貼也無濟於事。而且因身穿隔離服很不方便,也不敢多喝一口水。

而對於她這個剛剛生完孩子的媽媽來說,更難的是工作地點男的女的都在一起,她無處擠奶,一直到晚上十點下班之前,都不能回家,她的奶水因為漲奶,後來變得越來越少,最後在孩子還不到八個月時,就不得不給孩子斷奶了。

孩子無人照顧 向領導請假難上加難

於明珠說,2021年開春之後,她又被安排給返鄉隔離的人員進行健康監測,上門貼隔離封條等,如果「疾控沒有人來,我們還得扛著包上門做核酸檢測」。到了2021年5、6月份,除了出門診,參加衛生局搞的建黨活動等,周六周日還得值班打疫苗,沒有休息日。

她說:「私企一般節日頭三天加班都按工資三倍給加班費,而我們除了打疫苗,沒有其它津貼。而且只給換休一天,這已是領導很給面子了,因為在他看來都不應該休的。」

從2021年的下半年開始,於明珠又被領導頻繁的督促去賓館做隔離工作。「我家有兩個孩子,一個三歲半,一個兩歲半,周末沒人帶,希望領導能照顧一下,周末讓她休息一天帶孩子,領導開始也不同意。」

「如果不去,領導就會說你玩忽職守、拒絕抗疫,各種政治性帽子就全來了。」她說。

手術後身體虛弱 請假被領導指「臨陣脫逃」

去年6月份左右,於明珠腿腫,做了一個全身檢查,「結果發現我膽上面長了一個東西。我就忍痛三個月,一直到10月份才決定去住院。並在住院的前一天,把該上的防疫的班都上完,安排妥當了,才去做的手術,摘除了膽囊。」她說。

但由於之前生兩個孩子時都是剖腹產,手術完後,於明珠的身體很虛弱,在醫院住了不到一周,回家後即使吃東西非常小心也很容易腹瀉,油稍微大一點,或者肉吃得不太消化,都會半夜起來拉三四次。她說,「就這種情況,我按照醫院給開的手續請假,領導都不理解,還說『養不了,還生兩個』。我聽了很傷心。」

儘管後來領導同意她休假了,但不到兩個月,領導又反過來「跟我說,我對『你休這麼長時間的這個診斷書有疑義,他要去調查一下』,我當時聽了都覺得很奇怪」。

她說:「現在當個醫生,特別難。這已經是第三次了。六月份他(領導)第一次發短訊就說,要把我送到市紀委去,說我違反了疫情防控,臨陣脫逃,要找局長開除我。另一次在門診工作時,他讓我去輔佐我們一個副院長寫一些材料。

於明珠是中醫大學畢業,學的是把脈看病、開湯藥、針灸、拔罐等,她說,來了之後,他(領導)就只是讓我去給人家講中醫的課。但從2021年開始他就不讓我幹本行了,卻還讓我繼續寫,並說隨便找一個題材寫一下就完事兒了。「令我接受不了。」

領導冷血 萬般無奈請辭

於明珠的母親從她生第一胎開始,就一直幫她帶孩子,已經四年。之前,老人因疑是心梗,住了一段時間院,元旦前才出院。11月份,於明珠的爸爸爸又查出兩個肺上面長了四個八毫米的東西,還有一個磨玻璃影。大夫建議去專家門診,做CT。

此外,於明珠的女兒因皮膚病,抓傷自己,她每晚需要看著女兒,否則孩子就上手撓,直到撓破為止。老人因心臟病,晚上不能熬夜。丈夫如果請假半個月,就相當於提出離職。所以,「只能我向領導請假。結果,領導告訴我,『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他甚至跟我說,你可以給你的同事點錢跟你換班。」

於明珠一個月掙三千塊錢。兩個孩子托費3,200塊。「托費我都交不起,我自己都很捉襟見肘了,他還讓我自己出錢換班。」 和同事提出換班,人家馬上就回絕沒空。「我也不願開口,就將孩子直接帶到工作的賓館自己照看。」

「結果一把手領導打電話說我『想讓津橋中心上電視嗎,覺得津橋中心還不夠出名嗎』,然後讓我必須把孩子送走。二把手領導則說我『帶孩子進來,違規了』,我也不知道我違了啥規,我也知道危險,但有困難不讓提,就只能自己解決啊。

然後,「我求她讓孩子待一兩天,等明天我爸那邊明確沒大事兒了,我再聯繫家人去單位領孩子,也沒得商量。」

她說,現在家裏的事都趕一起了,又沒有人能幫忙,得不到任何理解和幫助。「我打算辭職,這個編制我也不要了。我從2021年的6月份開始,就發現這個工作跟我要做的基層中醫衛生員工作相差很遠,不能滿足我的理想。

「我希望能發揮中醫的作用,中醫看病非常簡單、廉價,可能幾味藥就能把一個感冒治好了。我覺得我應該找一個能發揮自己能力的地方解救百姓的疾苦,因為真的有很多人看不上病。

於明珠深有感觸,雖然自己是醫生,也當過患者,做手術時,花了七千多塊。那是她兩個半月的工資,如不是醫保,她得花將近21,000塊。「裏邊有很多都是不能報,我真的覺得太無語了,但是你還不能不做。」

於明珠和工作單位的合同一月份已到期,但她沒有續簽,已提出辭職。

「我不想再把孩子全丟給父母管。」她說。

就此,《大紀元》記者撥打社區電話和衛生服務中心電話無人接聽。#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