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去世了,也是這個病(中共肺炎),我爸還在隔離,我一個人帶著兩個小孩在酒店隔離,我老公和我媽媽在醫院。」1月19日才帶著一雙兒女從外地趕回武漢過年,原本打算享受四代同堂之樂的茜茜(化名)做夢也沒想到會陷入這種生離死別的境地。

回武漢過年 封城後走不了

雖然茜茜在回武漢之前也注意到相關的新聞,「但當時武漢(政府)不是說疫情可以控制嗎?我們剛回來的時候聽說才幾百例(確診)。我們19日到武漢,20日給新出生的小家夥兒上了戶口,21日就封城了,就走不了啦。」

茜茜很後悔回到武漢,眼前的情況真是進退兩難:「如果早知道疫情這麼嚴重的話,就不會回武漢了」,「剛開始時也沒有宣傳(提醒),新聞(報道)也不重視,(我們)不知道這麼嚴重,也沒注意,沒戴口罩。到了第二天就趕緊想走,但也走不出去了,(即使)去了外邊,別人也會把你隔離起來呀。」

母親先發病 奶奶不敵病魔離世

茜茜老家在武漢沌口地區,奶奶、父母,老公和兩個孩子全家人住在一起。開始時是茜茜的母親發燒了幾天,後又退燒了。接著是她的老公,天天晚上發低燒,而且越燒體溫越高,開始以為是感冒,去醫院檢查後被確診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她的母親也被確診了。

後來茜茜感到有點不舒服,奶奶也開始咳嗽,她倆就去醫院做了CT影像,結果是她們也都感染了中共病毒,茜茜自己是呈玻璃網狀的雙肺感染。

茜茜的奶奶是2月6日確診的,但醫院沒有床位,無法得到醫治,奶奶抗不過去於2月9日過世了。「床位太緊張了,等了好多天都沒有床位,一直拖,老人家就不想吃飯了,也就二、三天的時間就走了。」

茜茜家人檢測結果與服用藥物。(受訪者提供)
茜茜家人檢測結果與服用藥物。(受訪者提供)

父母住方艙醫院 茜茜攜兩幼子酒店隔離

2月9日早晨,茜茜的老公和母親被送進方艙醫院;10日凌晨茜茜和兩個孩子被關入亞特酒店隔離點;10日下午還沒來得及去醫院檢查的父親,被帶到新徵收的養老院隔離點。就這樣沒幾天,奶奶走了,其他人也被迫各分東西。

茜茜和孩子在這家隔離疑似患者及有近距離接觸患者的人的酒店,整天被隔離在一個房間裏不讓出門。酒店有幾層樓,一層大約28個房間,只有兩名醫護人員,大樓門口有警察24小時值班。

本來就有心臟病的茜茜獨自照顧著兩個孩子,她說:「可能是因為太累了吧,現在感到胸悶、心跳快」。因為自己染上中共病毒及服藥,她給小寶寶斷了母乳。光每天餵兩個孩子吃飯都很費力,茜茜還要擔心自己和兩個孩子的身體狀況:「小寶寶現在也有點咳,沒吃藥,不知道給他吃甚麼藥。」「前幾天我(和孩子)第一次查了核酸,又做了第二次,不知道第一次的結果是否過(陰性)了。如果過了就好了,我小孩和我就沒有危險了,可以回家了,但回家也沒有辦法,吃飯都是問題。如果沒過,我真的要急死了。」

盼父親能得救治 憂病毒在家人間傳播

此外,茜茜還擔心著患有高血壓、年近六十歲的父親。她父親還沒來得及去醫院檢查,政府就下了通知要強制隔離,「我說讓他在外面檢查完了再去嘛,但他們說隔離後再檢查,結果進去二、三天了還沒有進行檢查。」「我爸爸現在還沒有甚麼癥狀,但當時我染病時也沒有甚麼癥狀,我希望他們能儘快給我爸爸檢查,如果萬一有問題的話,這樣拖著就得不到及時的治療。」

茜茜知道有她這種境遇的人還很多,一些親朋好友也都感染了中共病毒:「一個親戚全家都被感染了,那小孩子怎麼辦呢?」「我們身邊一個朋友的兩個多月的小孩也感染了。」「這樣的人太多了,我們只能通過網絡、媒體呼籲,希望得到一點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