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互聯網金融市場雷聲不斷、危機四伏,近日中共央行等7部門祭出網絡營銷相關規定。專家分析認為,中共藉由整肅、打擊明星等營銷人員,來撇清其責任,轉移矛盾。

央行網站2021年12月31日消息,中國人民銀行、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網信辦、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管理局及知識產權局7部門起草了《金融產品網絡營銷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內容包括營銷宣傳、營銷行為規範、營銷合作行為規範、監督管理等章節。

該條例規定,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為非法金融活動提供網絡營銷服務,包括但不限於非法集資、非法發行證券、非法放貸、非法薦股薦基、虛擬貨幣交易等。禁止通過互聯網面向不特定對像營銷私募類金融產品。

通過直播、自媒體帳號、互聯網群組等營銷金融產品的營銷人員,「應當為金融機構從業人員並具備相關金融從業資質。」

規定稱,「不得利用學術機構、行業協會、專業人士的名義或者形象作推薦、證明。」「不得利用演藝明星的名義或形象作推薦、證明。」

在中國,明星代言的金融產品種類繁多。中國銀保監會2021年4月曾發布《關於警惕明星代言金融產品風險的提示》,提到五種常見模式:一是為P2P平台代言;二是代言涉嫌非法集資的產品;三是為互聯網金融平台代言;四是為金融產品、平台站台;五是為銀行保險機構某類產品或整體品牌代言,如明星擔任銀行信用卡推廣大使或宣傳大使。

如,羽泉曾成功為借貸寶代言。2016年夏天,借貸寶平台開始出現大面積不兌付爆煲。有人質疑,借貸寶代言人羽泉是否涉嫌為借貸寶做虛假宣傳?但至今沒有人來承擔責任。

2018年11月28日,羽泉組合中的歌手陳羽凡因吸毒被抓。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曾報道,羽泉於2017年已不再擔任代言人。在失去了羽泉這一明星助力後,「借貸寶推廣的速度在放慢,用戶增長的速度也在日漸遲緩」。

P2P金融難民維權無門

近年來,隨著大數據、雲端運算等資訊科技的發展與應用,互聯網成為金融產品營銷的重要渠道。互聯網金融產品種類繁多,包括網絡集資、網絡貸款、網絡證券、數碼貨幣等等。

其中,P2P的爆煲影響深遠,催生了大量金融難民。P2P網貸在中國野蠻生長,高峰期營運平台約5000家,直到大面積平台還款逾期,2018年出現爆煲潮。

從2007年中國第一家P2P網貸「拍拍貸」在上海成立,到2020年底P2P清零落幕,前後不過13年。「網貸之家」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網貸累計成交量突破萬億元,涉及投資者5000萬人左右。

2020年底P2P被「清退、歸零」前,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曾公開表示,網貸平台「還有出借人的八千多億元沒有回收」。

借貸寶出借人王成勇在借貸寶平台投入本金三百多萬,逾期五年無法回款,借款人集體失蹤。他開始了馬拉松式的訴訟,也幫助難友維權,甚至一度被迫絕食抗爭。

王成勇日前告訴記者,能堅持下來維權的很少,他雖然在東莞成功報案,但立案後警方調查的進度很慢很慢,到現在還是沒有說法。

「基本上沒有人拿到錢,政府不作為。」他認為,七部門這種規定辦法沒有實質性的舉措,沒有實效,沒有意義,「都是很扯的事情。」

比如,對於不許明星代言金融產品,王成勇表示,這個不算新聞,在去年就出台了這個規定。「借貸寶爆煲後,明星早就跑得不見蹤影,也沒有人追究他們的責任。」

他認為,除了明星代言效應,更打動投資者的是政府的支持,實質上的操作還是這些金融平台跟政府部門有一些關係。

王成勇曾到成都報案,但警方拒絕立案。他透露,借貸寶跟四川省委省政府、成都市委市政府的某些官員是有關係的,因為借貸寶從北京搬到成都市,是四川政府招商引資搞過去的。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9月,借貸寶公司從北京搬遷到成都。

「因為四川政府希望招商引資,找一些名頭比較大的企業過去,九鼎集團以一個基金牌照為槓桿,把這個基金公司放在成都,但是旗下的借貸寶也要過來。」王成勇認為,成都接收借貸定存在利益置換。「這是一個沒有法治的地方。」

中共撇清責任 打擊明星等銷售人員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向大紀元分析表示,中共此時推出網絡金融產品管理辦法,是因為網絡金融市場出現問題了,理財產品一個個爆煲。

「恒大的理財產品也在爆煲,現在整個中國金融市場、房地產市場都存在爆煲的問題。現在中共這樣打壓一下,不讓人們過多地炒作,它是一種defuse(拆雷)的辦法。越演越烈的話它收拾不了,不敢讓這種現象出現。應該是出於這種考慮。」他說。

謝田指出,中國不光是網絡的理財產品,包括地方政府投資平台上那些理財產品、中國銀行發行的理財產品,按理說投資都應該跟儲蓄是分開的,其實都有政府在後面背書。

他分析說,「中共現在想撇清責任,借這個來整肅、來打擊。很多通過自媒體、互聯網群體或其它渠道的明星在銷售金融產品的時候,實際上他銷得越多、越大,老百姓以為政府在後面,到時候爆煲以後,憤怒也會轉到政府頭上。」

謝田認為,金融產品確實需要一個管理辦法,比如在美國銷售金融產品必須要有執照;但中共確實是在打壓這些明星、專業人士,或者是以學術機構的形式出現。

「中共現在不是打壓明星直播帶貨嗎?它對所有的產業一個個在打。那些明星代言的東西、一些營銷人員代言的產品,也包括這些金融產品。中共是出於打壓的目的在這樣做。」他說。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9年起,中國禁止加密貨幣純交易和生產。中共央行發文表示,比特幣等加密貨幣交易「破壞了經濟金融秩序」,「助長了洗錢、非法集資、欺詐等犯罪活動」,危及公民的財產安全。

與此同時,中共開發本國網幣的道路暢通,推出數碼人民幣e-CNY。

謝田表示,在海外,真正的虛擬貨幣、數碼貨幣,雖然不是法定的貨幣,但沒有立法、沒有法律規定它不合法,不是非法即是合法,像比特幣(BTC)、以太幣(ETH)有很多人投資,是公開合法的。

「因為真正的數碼貨幣目的是繞開中央銀行、繞開政府的貨幣發行機制,它是獨立的貨幣系統。而中國呢,是中共在操控這些東西,它只讓人們能夠購買中國自己試行的數碼貨幣。」他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