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冠威:「你在香港是一種恐懼,你離開香港也是恐懼,我追求的不是人身安全,是心靈的自由,恐懼要面對才能克服,逃避是克服不了的,所以這一刻我在香港。」(大紀元製圖)
周冠威:「你在香港是一種恐懼,你離開香港也是恐懼,我追求的不是人身安全,是心靈的自由,恐懼要面對才能克服,逃避是克服不了的,所以這一刻我在香港。」(大紀元製圖)

《時代革命》在台灣金馬獎奪得最佳紀錄片大獎,本報《珍言真語》邀請了剛獲獎的周冠威導演,分享他的得獎感受。這次香港電影揚威海外成為關注的焦點,宣布《時代革命》獲獎一刻全場拍掌10秒,電影除了感動台灣觀眾,在國際上亦獲得很大的迴響。周導表示:「我自己的心態很想給外國人看,到現在我很想給香港人看。」

對於這次得獎,周冠威說:「心理上是有預料到的,加上台灣的反應很好,其實是有點緊張的,真的很想可以獲獎。雖然有些人跟我說,是否應該講恭喜呢?這件事其實是一個傷痛的事情,這個事情很多人也承受了很多苦難。」但是這獎項代表電影得到台灣人肯定,他們會記得、重視,因此他覺得這部電影對香港人可以說是一份安慰。所以他很想能給香港人看到,有很大的寄望,也慶幸台灣有這樣的一個獎項可以給予肯定。「在我同溫層裏面,網絡的世界,我看到很多人share這個報道,也很多人分享他們的感受,都是感動的。我覺得很有積極的感覺,很有大家團結的感受,大家都好像真的被這個獎項的肯定而得到安慰。」

將真相紀錄下來 告訴香港人及全世界

「反映了多少情況,交給觀眾去判斷。我不是很多篇幅,只有兩個半小時,最初我的目標是希望可以將整場運動或者香港的問題,清楚交代給一張白紙的觀眾,這個態度我一開始就有了,我是很想給全世界的人,能看到香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不只是我們香港自己人去看。」周冠威說兩年過去了,他現在有另外一種心態,就是很想香港人能夠看得到《時代革命》中反映的真相。他最初以為香港人都很清楚,又或者很多傳媒、很多記者都拍到了。「但是隔了兩年之後,這樣的聲音、這樣的片段,甚至如香港電台、《蘋果日報》,這些本身能夠講到真相的媒體都被禁聲了,甚至遭到嚴重的打壓整個集團都沒了」。他意識到好像香港沒有了聲音,甚至連歷史的記錄都好像有機會被封存,令他深深體會到一種危機感。

周冠威表示電影的所有版權已交給海外的人打理,但知道下個月美國就會在一個公開場所放映,開放給所有人,場次很多,是這套電影第一次在非電影節的公演。「我自己的心態很想給外國人看,到現在我很想給香港人看,當然如果讓我選擇,真的對整件事情有幫助的話,我覺得可能是不明白的人我想他明白,所以現在這一刻即使在香港看不到,但是能夠推出世界這個也是很重要的。」談到香港還有沒有這樣的空間和可能再創造出同類的紀錄片,周冠威說「環境是沒有這樣的空間了,但是個人的選擇仍然是有空間的」。因為創作不是看環境的好壞,是心靈裏面的信念,有信念就可以有勇氣去面對環境限制。

恐懼要面對才能克服 追求心靈自由非人身安全

「對我來說在香港做一個創作人,能留在香港去感受那個氛圍,並去面對集體共同的創傷或者壓力,單單這已值得一個電影導演留在這裏的。香港是可以使我提升的地方,這個家是我的,我是香港人,我很想留在這裏,很多香港人都是受苦,我想與他們在一起。我不知道其他人需不需要我,但是我好像很需要這樣的機會去表達,或看看自己的價值、使命,這個也是我面對恐懼的一個方法,你在香港是一種恐懼,你離開香港也是恐懼,我追求的不是人身安全,是心靈的自由,恐懼要面對才能克服,逃避是克服不了的,所以這一刻我在香港。」

「我心靈裏面真的是平安的,我繼續做我自己做的事,萬一有些什麼事,其實我心裏面都準備了,我不想太多的,如果這樣的話,我就生活不了,我在香港才自由,我確實,我就在香港了。」周冠威說他的信念、他的信仰很強,整個過程都有祈禱的,好像上帝跟他在對話著、引領著他的過程。「如果我不是拍《10年》,《時代革命》的受訪者,可能就對我沒有那麼大的信任,而這份信任驅使到,好像我有這個身份,有這份信任,好像多了份使命。」但他也談到,決定電影公不公開自己真名的時候,有很大的掙扎,哭了很多天,因為他很恐懼。「如果我不出名,可能有其他人要為我承擔這套電影,因為我自己應該要負的責任,而對方幫了我的時候,他有機會代我坐牢,我件事對於我來講是很恐怖的。」那個晚上他睡不着,最終入睡時就做了一個夢。

責任感驅使承受公開導演真名的決定

「我夢見我一個小學的老師叫做冼老師,沒有聯絡很多年前了,竟然夢見了30多年前的老師,他以前讚過我一句話,我小時候很自卑,那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人讚我的一句話,他說我是一個責任感很重的人。在當時我是一個小孩子,老師這句話對我很重要。我夢見他跟我太太和我家人在一起聊天,很平安很平靜,四周環繞了很多的警察,但是我們好像在風暴裏面的風眼一樣,我們很平安。我突然間的感受就是,好像天父在提醒我,我是一個有責任的人,這個導演這個名,我是做了這件事,我應該自己承擔責任,我就在夢裏面,我就決定了要出名,夢裏面決定留在香港,決定一路走下去。」

「我所寄望的香港是這樣,會繼續有奇蹟出現。」最後問到周冠威其實怎樣叫做真正的香港?他說很難回答。因為香港不停的在變,變到不知怎樣,但是他認為先不要迫自己有正能量,先要承認香港已經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雖然香港是一個很多奇蹟發生的地方,而過去香港的奇蹟我們失去了,但他希望將來會有新的奇蹟出現。「我覺得傳媒的統統都是善良,善良就有價值,我也要追求那種善良。所以記錄片,記錄歷史真相真誠,我有很大的信念,這是很有價值的事,很有的力量的事,很值得的事。縱使我是看不到很多的效果出來,但是我深信就算我看不到效果,僅僅是這一份正確,僅僅是善良,已經我覺得很值得做,甚至是盼死地去做。」@

節目播出:11月29日
文字更新:11月30日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