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所通過的第3份歷史決議,據官方稱是確立了習核心地位和習「新時代」思想的指導地位。特別是中共黨史三分斷代,鄧江胡併在一代,習成為「新時代」的起首。有觀點認為,六中全會的歷史決議涉及內部妥協和交易,六中全會習並沒有掌握主動權,但有習對黨內威懾的結果。

也有專家認為,中共正式進入習的新時代,很可能給其掌權乃至下一次權力如何交接埋下更多風險。

這到底是習的新時代還是危時代?

六中全會發生了甚麼?

中共官媒今年6月29日報道習近平2018年初的一段內部講話,習曾批評有人要求「今後要把重心放在發展黨內民主上」,認為這是「奇談怪論」,有人「別有用心」。

但這次六中全會看來雜音被清除。

在六中全會前,習近平當局在全國進行一場整肅政法系的行動。

9月30日,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孫力軍被通報「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成夥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10月2日,曾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中共「610」辦主任和司法部長等要職的傅政華落馬。10月1日公安部召開有關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案的會議時,曾點名提到傅政華,顯示孫和傅兩案或有關聯。

而傅政華是十九屆中央委員,由於遭審查,他應該以此理由缺席六中全會。

熟知中共官場內幕的旅澳法學家袁紅冰曾向大紀元披露,和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一樣,傅政華落馬源起與習近平親信王小洪爭權。

習近平的公安部親信王小洪現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兼特勤局長。

中國問題專家、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11月15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權鬥術中一向講究兩手,是軟硬兼施的,所以實際上六中全會通過的決議,這兩大因素都有。但從決議的內容來看,是內部妥協佔據主要因素。

「整個決議對所有黨魁都是只褒不貶,就是說從擬定決議的出發點就是存心想營造一個皆大歡喜的氣氛,營造一個至少表面上沒有撕破臉的假象。原因之一是習近平本身政績有限,沒有拿得出手的乾貨,所以他用了一種手法就是把自己和歷代黨魁進行捆綁,把前幾任都抬高了,自己自然也就被抬起來了。

「另一個原因就是黨內仍然存在相當的反對力量,尤其連任等於否定了鄧小平任期制這個遺產,會動到很多權貴乳酪,因為這等於把整個與任期制相關的人事布局和類似『七上八下』這一類的潛規則都打亂了。所以決議通過了,只能說習近平拿到了連任許可,但最終二十大會成為一個甚麼樣的權力架構,還是未知數。總的來說,現在到二十大舉行期間,是表面平靜,但暗潮洶湧。」

他認為,習近平拋出以孫力軍、傅政華為代表的大案,是硬的一手,這是明顯被拿來作為六中全會祭旗的案例,並且特意強調「政治野心」這個關鍵詞,目的是要用扣帽子的手法來震懾敢於挑戰習近平權威的人。

「把『政治野心』的內涵擴大化,可能所有持異見者,質疑習錯誤者,都會被冠以『挑戰核心有野心』的罪名。習近平批『發展黨內民主』是別有用心,就是這種跡象的顯露。此外,晾曬政法系『政治大案』的本身,也是在敲山震虎,敲打政法系背後的江派勢力。」唐靖遠說。

六中全會前後還發生一些未確認是否突發或是幕後有人操作的官場性醜聞。

開會前幾天,11月2日,35歲的中國網球名將彭帥在實名認證的微博發文,舉報遭到75歲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並且始亂終棄。相關消息隨後在大陸網絡上被屏蔽,自此彭帥「失蹤」,事件引發國際關注。

在六中全會期間,上海國家安全局局長黃寶坤性侵其下屬女兒的消息,再次引爆輿論。曝光黃寶坤醜聞的舉報人疑遭到打擊報復。

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11月15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談到,六中全會前的一系列事件,包括張高麗性侵,黃寶坤事件,都未必與習打擊江派有關。他認為黃寶坤是習起用陳文清掌國安後上來的,張高麗性侵醜聞則是突發事件而已。

矢板明夫表示,六中全會習並沒有掌握主動權,「如果連這個『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都沒有否定的話,為甚麼要弄這麼些東西啊,對他一點幫助也沒有。」

「他很多地方都妥協了,所以說我不認為習現在已經大權在握了。

「我覺得習會連任,但是連任之後黨內鬥爭還會激烈,而且習的連任並不代表習的實力增強,達成連任目的之後影響力會弱下來,因為這個連任做太多的妥協了。我總覺得對習近平不看好。」

矢板明夫12日在Facebook發文評論認為,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公報是各個派繫妥協的結果。習的想法受到了黨內反對派的強烈抵抗。

他說,現在黨內和習有重大矛盾分岐的有上海幫、團派和一部份太子黨,他們都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鄧三科」的完整保留,為他們今後的反撲,留下了理論基礎和機會。即使明年二十大習近平連任總書記,在黨內鄧路線和習路線的鬥爭也將會繼續下去。

新時代是危時代?

中共宣傳部副部長王曉暉在六中全會記者聲稱,六中全會除確立了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外,也確立了所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

事實上,自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的「思想」寫入中共黨章,中共就宣布進入習的「新時代」,如今只是進一步確立。當年7月4日,官媒新華社發表習近平講話提出要有「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權威。同年7月17日,習的親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重申這八字表態。

據中共六中全會會議公報,大部份內容屬第三個歷史決議的內容摘要,將中共百年黨史劃分四個時期,實際上是變相劃為毛澤東、鄧江胡和習近平三代。習近平藉由這份歷史決議,成為「中共新時代第一代領導人」,而不再是「中共第五代領導人」。

至於開啟新時代地位的伸展台,便是會議決定2022年下半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

專家認為,新版「歷史決議」為習近平明年爭取第三次連任鋪路,其權位更加「定於一尊」,中共正式進入習的新時代,很可能給其掌權乃至下一次權力如何交接埋下更多風險。

唐靖遠表示,習近平新時代的最大危機,就是他把自己抬得太高了,就無法下來。就像毛澤東當年一樣,一旦把黨魁神化了,他就不被允許犯任何一個小錯誤,即使犯了錯也會被指鹿為馬翻轉成功勞和政績,這必然導致他走向真正的孤家寡人,他身邊所有人遲早都會成為他的敵人,因為他是永遠不會錯的,那所有的錯就得別人去揹,他只能不斷給高壓統治繼續加壓維持安全。這是一條不歸路,因為總有一天壓力會崩盤。這就是他的政治環境。

「經濟的惡化更是註定的,因為中共所謂改革開放經濟搞活的真相,就是經濟領域一定程度的放權才造就的,這是中共『不管』才有了經濟的改善。現在習近平要重新『管』起來,那經濟的大趨勢必然越來越惡化。而更關鍵的原因,是習近平連任升級核心的理由,就是要實現所謂『強起來』的目標,這註定他與國際社會的對抗性會越來越強,外資的投入和技術的輸入也必然越來越受限制。儘管局部可能會有改善,但這個總的大趨勢不會變。」

後習時代或有大麻煩

一些人士認為中共到了後習時代,政權交接就有大麻煩。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日前對美國之音說,習近平時代,無論誰來接班,恐怕位子都坐不穩,畢竟「核心」只能有一人,他的繼任者勢必在接班前後將與習近平出現結構性矛盾和衝突。一旦習近平年事漸高,健康又出現狀況,未排定接班人的情況下,中共將瞬間群龍無首,問題會更大。

寇健文說:「大家不曉得有沒有去注意,習近平胖很多,一般的推估他的腰圍(從2012年上任至今)可能增加了20厘米,那會是一個健康上的隱憂,如果再當5年那個健康一定會變成整個政權在正常運作的最大的挑戰。」

唐靖遠11月15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極權體制的政權交接有個特點,就是只要黨魁終身執政,就必定腥風血雨。毛澤東大動干戈鬥倒劉少奇和林彪,指定的繼承人也沒能逃過被政變下台。鄧小平搞垮了兩任總書記,還在六四大開殺戒,最終也不得不用隔代指定的潛規則維持了兩代繼承人權力平穩交接。

「現在習近平要與毛鄧並列再次造神,那麼對繼承人的爭奪就基本不可能和平收場,因為習近平加冕的本身已經打破了黨內利益均霑的局面。」他說。

《海峽時報》11月8日引述中共內部消息報道,由於擔心接班人問題構成政治不穩定因素,習近平顯然不願意讓前任的政治老人來決定自己的繼任者,準備在六中全會上確定新的接班人制度,目前已經秘密敲定了一個政治繼任框架,或將在二十大前確定。

但六中全會後,有關習接班人似乎並無相關印證。

矢板明夫15日對大紀元表示:「他(習)現在沒想找人接班,所以才要妥協那麼多。而且接班團隊的說法我並不認為有多大的可信性。」

袁紅冰此前於11月10日也對大紀元說,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根本目的是為了確立習近平的終身制,根本不是搞甚麼接班人的問題。接班人等等這些說辭都是為了欺騙社會或者說是自欺欺人。

台灣民主基金會副行政總裁顏建發則對大紀元表示,萬一習出了問題,他離開了位置的時候。現在恐怕就沒有人能夠扛得起。

「我覺得中國人可能就要進入另外一種各地割據時期存在,誰有槍誰就有權力。」顏建發認為,習的新時代來臨,中共就是到最後了。#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