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十九屆六中全會11月8日在北京召開,一連四天的會議將審議並通過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習近平對中共「前後三十年互不否定」的說法再次引起解讀。另外,專家還分析六中全會或涉中共二十大人事布局。

北京京西賓館是中共六中全會會議重地,當局早已進行嚴厲維穩,避免訪民等靠近。

另一場戰役連日來在北京城內外緊張進行,難以防範的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北京擴散了一段時間。而大陸自10月17日以來爆發的新一波疫情已擴散至20個省40市,僅中共公開的本土確診人數已近千人。

中國各地拉閘限電、煤價飆升;恒大、佳兆業等房企連環爆煲;中共政治局退休常委張高麗性醜聞在網絡突然釋放後全網封殺;商務部一紙「鼓勵儲存生活必需品」的通知引發各地搶購風;北方暴風雪,多省發布停課、停運、停航的緊急通知……

儘管如此,在六中全會前一周,中共黨媒新華社和《人民日報》、《求是》等報刊連篇累牘發文讚揚習近平「英明果斷」、「高瞻遠矚」,突出這位領導人在其開創的新時代所作的「一系列戰略和重大決策」。

新華社在8日發布特稿,用三千多字文章吹捧「新時代」的中共政權「為造福世界」,為六中全會開場烘托氣氛。

據官方信息,六中全會要審議中共所謂百年「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這將是繼中共在1940年代和1980年代兩個歷史問題決議後,中共炮製的第三份相類的政治文件。

1945年和1981年的兩份「歷史決議」,先後為毛澤東、鄧小平二人樹立了黨內無人可敵的地位,但都是在否定中共過往路線的基礎上實現的。1945年的六中全會決議就是否定「王明路線」;1981年鄧小平主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是以鄧小平為首的元老派在鬥贏了以時任中央主席華國鋒為首的所謂「凡是派」之後,對毛澤東文革路線的否定。

但習近平早在2013年在中央黨校明確提出「改革開放前後30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說法。

學者:習是事實上否定鄧 但表面上搞「兼容」

旅美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習的前後三十年互不否定實際上是否定鄧小平。因為號稱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是鄧小平,所以習近平要為他自己重新定位。

「實際上就是把鄧小平改革開放這個挽救中共的功績,抹殺掉。因為鄧小平改革開放,是全面否定、徹底否定文化大革命。這是改革開放的前提。但現在說文化大革命是不能全部否定的,是社會主義的探索階段,這是習近平的話。」

「在這個問題上,如果他(習)有思想的話,他是跟鄧小平的那一套思路是完全割裂的對立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鄧樸方曾經在幾個不同的場合,側面地批評習近平的做法。」

但李恆青說,習近平這次會議重要的功課就是要把它們(鄧和習的思想)做成兼容。

「他不說否定,他說在我這又把它給調整過來了。中共的這條船,它又駛向了正確的方向。」

「那就是甚麼呢?就是所謂的共同富裕。然後要用更多的排斥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的意識形態,統領全黨。同時在經濟上也開始用國進民退來統領。這樣就使任何一個地方都有無處不在的共產黨的領導。甚麼都是黨領導一切。那這回你會看到的,它一定要體現在這個決議當中。」

李恆青說,習近平在各領域都在否定鄧小平,但是不用否定一詞,只說在前人的基礎上,又上了一個新的歷史的高度。

「像所有中共最高層會議一樣,閉門召開的六中全會,這樣的關鍵決議內容都已提前做好。」他說。

專家:習是在走回頭路 中國在走下坡路

中共在毛時期的前30年有土改、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大饑荒和文化大革命;後30年之初是鄧小平汲取文革教訓進行經濟改革,把中國推向世界;但同時中共走向全面腐敗,社會道德全面滑坡,更發生包括「六四」屠殺和迫害法輪功等嚴重人權迫害。

健行科技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台灣民主基金會副行政總裁顏建發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對毛、鄧的兩個互不否定本身是很奇怪的。

他說,自2012年起,中國已經開始變化,跟外面的關係逐步惡化,還有「一帶一路」的擴張,現在在南海的擴張。這都是讓中國(中共)開始走下坡。

顏建發說:「你看它(中共)從2018年跟美國、歐洲、日本、印度的關係都開始變壞,然後內部整頓這些網絡高科技(企業),另外就是缺電的問題一大堆,還有這水災……太多問題。我覺得它們是內憂外患,怎麼可能他(習)能寫個決議文件來做總結(成就)呢?他現在是走回頭路。這個決議絕對很怪。只是因為他個人通過二十大的突破而已。

「中國現在內部財政困難很嚴重了,還有房地產大跌的問題,一時間很難復原的。我看今年明年的經濟會更下滑。

「因為治大國如烹小鮮,現在的做法太粗糙了,太快節奏了。你說像馬雲、馬化騰的這些大企業,你一定要把它沒收,共同富裕,逼他們捐。

「包括像(疫情)清零政策也是一樣的。你現在弄得看起來是好像沒有這個確診,可是其實很多。外界不太相信,認為那個數字都隱瞞的。」

他說,很多國家以後都不敢到中國投資,因為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投資環境。

「(中共)不是控制大家的護照嗎?這個做得是很奇怪。這麼一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十四億人口這麼大的一個國家,它能把這個護照控制起來,就是關門打狗。不聽話的人就倒楣了,要逃也很難逃。這種都是不可能長久的,等到明年開放以後,可能很多就逃跑了。」

顏建發說:「他(習)再踩踩油門,那跑得更快。」

習之後中國或現各地割據時期?

儘管官方宣傳的只是第三份「歷史決議」,但中共六中全會是否涉及二十大人事也備受關注。

旅美學者李恆青說,六中全會要從原則上解決明年二十大的人事問題。不是最後的程序,而是要小範圍地醞釀出來。

在胡錦濤時代,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是9人,各管一方。自從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開始掌權,並將政治局常委減為7人。有消息說中共二十大可能常委減至5人。

李恆青認為,這些都是各方力量分配。因為中共不是鐵板一塊的,新老權貴家族組成的這些利益集團重新分配。不過他認為這都是他們狗咬狗,中共有可能會出現大的危機。

習近平二十大面臨連任問題,而習近平至今未見考慮接班人的跡象。台灣民主基金會副行政總裁顏建發認為,萬一習出了個問題,他離開了位置的時候。現在恐怕就沒有人能夠扛得起。

「那就麻煩,就像秦始皇和秦二世,但我覺得中國人可能就要進入另外一種各地割據時期存在,誰有槍誰就有權力。」顏說。

顏建發說,因為中共不透明,五年後的2027是否有誰接替習,沒有人知道。

他認為,這次六中全會江派大概氣數差不多了。「因為你看張高麗的緋聞弄出來以後,中國人民對於這個江的系統的印象就是壞透了,所以我想大概差不多應該是習近平的時代來了。」

但是顏建發認為,習的新時代來臨,就是到最後了。#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