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各地限電的同時,幾天前,白酒股也迎來了一輪上漲行情,有分析師調侃說,是因為今年煤不夠,北方無法供暖,只能靠喝酒取暖,帶來了白酒上漲。雖然這只是說笑,但也說出了資本市場的一種表現,那就是,煤炭的供不應求,對中國社會的影響之廣超乎想像。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煤炭生產國和進口國,儲量也是全球第二,按理說,中國不應該缺少發電的煤,不過,大家都知道,中國現在正在鬧電荒。原本是,在中共「去產能」,「碳中和、碳達峰」的口號下,煤炭差一點被中共拋出歷史的舞台,不巧的是,中國缺煤限電之際,全球能源價格在暴漲,中共不得不再次重視起煤炭來。

但是,在限電風波下,中共是否能在全球搶到煤?又是否會重新開始進口澳洲煤?大陸幾十處停產的煤礦又陸續復產,這是否能解決缺煤的現狀呢?

之前我們分析過中國這一次大範圍停電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在「市場煤、計劃電」的機制下,煤價高企,煤電價格嚴重倒掛,在煤企大賺的同時,電廠卻是虧的一塌糊塗。各地供電企業為了活下去,就開始了不讓漲電價就停電的風潮。

在各地供電企業此起彼伏的限電行動下,現在,多地發改委已經開始放鬆了電價。根據中金公司的數據,寧夏、蒙古、山東、上海、廣東等多省,已經陸續宣布電價在標準電價基礎上上浮10%。湖南發改委也發布通知,表示將從10月份開始,實施工業用電價格和煤炭價格的聯動機制。

關於這種電價浮動的調節效果,以及電價的上漲能不能追上煤價的上漲,還有將來電價會不會隨著煤價一直水漲船高下去,還都有待觀察。

根據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的估計,目前的這一輪電荒,讓中國44%的產業活動都受到了衝擊,我們知道,中國70%的電力來自於火力發電,那麼,只要煤炭充足,是不是就能緩解電荒呢?

坐落於赫爾辛基的能源與清潔空氣研究中心的一位研究員,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表示,中國東北目前擁有10萬兆瓦的煤電產能,如果電廠能夠放手採購更多的煤炭,就一定能完全滿足用電需求。

那我們就從進口和國內開採兩方面看看煤炭的供應情況。

全球能源漲價 中共搶煤難

目前,中共也已經要求電廠「不惜一切代價」拓展煤炭採購渠道,包括擴大進口,來保證今年冬天的供暖、供電。但是,這並不容易。

中國的煤炭進口國,主要是印尼、澳洲、俄羅斯和蒙古國等,而在今年,在中國停止從澳洲進口煤炭之後,中國進一步增加了從印尼的煤炭進口,就連距離遠、船期長的加拿大、美國、哥倫比亞和南非也成了中國主要的煤炭進口國家。

但是現在,全球能源價格暴漲,澳洲煤價再創新高,而印度、歐洲正在和中共搶煤,即使在傳統供煤的地區,中共也未必能拿到煤。

比如歐洲,由於天然氣價格的上漲,歐洲也面臨發電困境,原本歐洲各國計劃要淘汰煤炭,但是現在也正重啟煤炭發電,而俄羅斯,雖然是中國的主要煤炭進口國之一,也或許會先保障歐洲的需要。

同時,剛剛放開煤炭出口限制的印度,也面臨著煤炭供應趨緊的問題。

印度也是全球煤炭儲量最大的國家之一,但是,在國內和各國工業需求激增之際,印度的煤電也變得緊張。據悉,印度135座火力發電廠中,有超過半數的燃料庫存不足3天,遠低於兩周的建議庫存水平。

此外,連綿不斷的大雨,也影響了印尼的煤炭出口,而印尼,是目前中國最大的煤炭進口地。而蒙古國的煤炭,只能通過卡車來運輸,運輸量有限。

那麼,澳洲呢?去年,在中國一共進口的3億噸煤炭中,澳洲佔到了7,844萬噸,大約是四分之一。而今年,中國只在7月份從澳洲進口了3.85萬噸的焦炭,其它各煤種的進口都是「零」。

之前,《悉尼晨鋒報》在報道中提到,為緩解煤價高企的壓力,中國可能會在短期內放寬對澳洲煤進口的限制。

中國每年大約消費煤炭40億噸,其中國內生產大約37億噸,進口3億噸左右。也許,中共認為澳州進口煤只佔了大約2%,無足輕重,所以在中澳貿易戰中,把停止進口澳州煤當做一張牌打了出去,不過,沒想到現在,缺煤限電竟把中共搞得焦頭爛額,況且,現在的澳洲煤價也已經不是去年的價格了。

據路透社報道,全球石油、天然氣、煤炭和電力價格不斷上漲,近期,主要出口國的煤炭價格也創歷史新高。在過去3個月,澳洲煤價上漲了大約五成,印尼煤炭出口價也上漲了30%。

作為亞洲基準價格的澳洲紐卡斯爾優質動力煤,價格已經飆升到了每噸203.20美元,創下2008年7月以來的新高。

而高盛在9月的報告中提到,10月到12月,紐卡斯爾煤炭基準指數平均可能達到每噸190美元。

剛才提到,中共現在對電廠的要求是「不惜一切代價」,那很可能會是,不管現在澳洲煤炭的價格多少,中國的電廠也只能被動的接受。如果中共下一步不得不放開政策,從澳洲進口煤炭,那還真是像業內一些人所說的,本來想在能源上卡一下澳洲脖子的中共,最終還是自己打了自己一耳光。

澳洲煤的質素較高,含熱量高,含磷、含硫少,中國企業進口澳洲煤,不僅在價格和運費上都有優勢,對企業完成「節能、減排」的任務也更有效。

而且就目前的狀況,相信大陸國企也顧不上國家壟斷的規定了,很可能會從貿易商、中間商的手上進行短暫採購,先解了燃眉之急再說。

不過,雖然中共在海外搶煤有了難度,但中共還有一條路,就是繼續在國內「掘地三尺」。

我們接下來看看國內產煤的情況。

停產煤礦重開 煤價難降

9月30日,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發布通知說,目前國內電煤供應持續偏緊,預計冬季高峰期,電煤供應前景不容樂觀。要求各煤炭企業,進一步提高電煤供應保障能力。

此前,有業內人士表示,除了中共此前的控制產能的政策,大的產煤地區的地方政府也有主動控制產量、維持高煤價的動力。以山西為例,煤企是主要經濟體,作為政府,有意願保持高煤價,所以它們是否會聽中央的話,把煤價降下來會是一個問題。另一方面,從周期來看,煤炭價格再降下來,也需要時間,而且從控制產能,到產能放開也需要時間。

我們來看看,這一輪的煤炭緊缺,究竟是如何造成的?

之前我們提到過,在今年1月20日,一份重慶政府的紅頭文件,宣告了重慶百年煤礦退出了市場。當時,有消息人士透露說,正是陳敏爾親自叫停了重慶的煤礦產業,這背後是中共體制下,官員對個人仕途的考慮。而之後,重慶要從陝西運煤。

此外,今年1月4日,《山西晚報》報道說,2020年,山西省為化解煤炭過剩產能,關閉退出了32座煤礦,退出產能達到每年2,074萬噸。報道還說,2016到2019年期間,山西省累計化解煤炭過剩產能每年11,586萬噸,提前一年完成了「十三五」去產能任務,還提到,山西「退出總量居全國第一,並且連續兩年受到國務院督查通報激勵。」

結果,沒過幾個月,今年4月的時候,開源證券發布了一份行業報告,提到煤炭供給偏緊,煤炭產地的產能釋放仍然受到來自各方面的政策限制,其中包括內蒙古嚴格執行反腐倒查、煤管票的限制,還有山西、陝西、內蒙,這幾個煤炭主產區持續進行煤礦安檢,加大安全檢查的力度。

短短3、4個月的時間,產能過剩、供給不足以及安全檢查,成了困擾煤炭市場的矛盾因素。

今年,中共各級政府,都是在提心吊膽的為中共百年慶大搞「維穩」,中共自然不希望這關頭有甚麼大型的礦難發生,所以會持續加強安全檢查,但這也直接影響了煤炭產量,那麼在供給不足的情況下,煤炭價格還會被推高。

的確,7月中共百年慶之後,這些產能過剩、安全檢查都不再是問題了,風向一下子又變了。

近日在大陸爆出煤炭緊張、多地缺電限電之時,產煤大省山西省因洪災停產了27座煤礦。圖為山西的一座煤礦。(China Photos/Stringer/Getty Images)
近日在大陸爆出煤炭緊張、多地缺電限電之時,產煤大省山西省因洪災停產了27座煤礦。圖為山西的一座煤礦。(China Photos/Stringer/Getty Images)

為了增加煤炭供應,7月22日,中共國家發改委通知,鼓勵符合條件的煤礦核增生產能力。

幾天之後,中共發改委發消息說,內蒙古38處停產露天煤礦已全部復產。

到了8月初,中共發改委又發消息說,對內蒙古、山西、陝西、寧夏、新疆等五省區的15座處於停產狀態的煤礦辦理了延期一年的手續,進行復產,涉及產能每年4,350萬噸。

那麼煤炭產量佔中國總產量四分之一的山西省呢?

9月29日,山西省與河北、山東、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等14個省區市,簽訂了四季度煤炭中長期供給保證合同,保障能源供應。

我們看到,中共在煤炭市場上的政策是朝令夕改,這也正是攪亂煤炭市場的罪魁禍首。而這種前後混亂的政策,反過來,卻卡了中共自己的脖子。就連大陸媒體自己也說煤價一時半會難見頂。

現在,中共為了緩解「市場煤,計劃電」的矛盾,解決辦法就是放開電價,為了補一個洞,不得不再挖出更多的洞,只是,最終埋單的卻都是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