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岐山縣法輪功學員劉紅樞於2020年9月27日在家裏被岐山縣不法人員綁架、非法抄家,關押在岐山縣看守所,後來被秘密庭審、枉判3年。

明慧網報道,劉紅樞八旬父母多次去公安局要兒子回家無果。今年6月份,老父親悲憤交加,在岐山縣公安局院內摔倒昏迷,不久含冤離世,最終沒能見兒子一面。

劉紅樞(劉紅書),今年54歲,岐山縣京當鎮祝家莊社區西戢村營西組人,1989年3月31日被祝家莊鄉政府汽車撞成嚴重腦外傷,兩次手術後留下後遺症。由於身體原因,劉紅樞錯過了適婚年齡,與父母和一個長期患病需撫養的弟弟一起生活。

1999年,劉紅樞修煉法輪功後,腦外傷後遺症不翼而飛。

在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最初那幾年裏,劉紅樞在新疆一家出版社打工。他因講法輪功真相,被當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綁架、非法勞教。

此後,他經常受到岐山縣、祝家莊鄉政府人員的騷擾、非法關押。

2020年9月27日,劉紅樞用手拉犁種完半畝小麥後,正在家休息。岐山縣「610」人員陳穎年、國保局王井鵬等裝滿兩車的警察突然闖入家中,搶劫他的法輪功書籍等私人財物,並把他劫持到岐山縣公安局,關押了四天四夜,而後非法拘押在岐山縣看守所。

為抵抗迫害,劉紅樞絕食絕水十天十夜。但看守所對他不聞不問,企圖讓他自生自滅,他識破這個企圖後停止了絕食。

2020年10月中旬,岐山縣檢察院的一男一女來到岐山縣看守所,要劉紅樞在一沓資料上蓋指紋。劉紅樞還沒反應過來按了幾下指紋。那個女檢察官忽然說:「你認罪認罰嗎?」

劉紅樞吃驚地反問自己犯了甚麼罪。她說《刑法》300條「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他問:「破壞了哪一條法律實施了?」她無言以對,找藉口匆匆走了。

同年12月18日下午,那一男一女又來看守所找劉紅樞問話。劉紅樞告訴他們,2005年公安部認定的14種邪教組織中沒有法輪功,2014年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及公安部重新認定的14種邪教組織中也沒有法輪功,並讓他們上網搜查。那個女檢察官無奈地說「不查」。

劉紅樞說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案件全是冤假錯案,也就是說,無法判定他們違反了甚麼法律。「既然沒有違反任何法律、也不存在被害人,如何能構成違法犯罪?」那兩人無言以對。

劉紅樞是家中的唯一依靠,在其被非法關押期間,八旬父母多次去公安局要兒子回家,被無理拒絕。

老母親思兒心切,患病住院做了一次手術,出院後又去看守所要兒子,才被允許影片會見,老母親看到兒子滿臉浮腫時,淚水漣漣。母子相對流淚。

2021年6月份,收割麥子時,父母又去公安局要兒子回家收麥,被拒絕。老父親悲憤交加,在岐山縣公安局院內摔倒,頭破流血,昏了過去,被家中親人送去醫院搶救。他被診斷為腦梗,住院十天,因無錢繳費回家了。沒多長時間老人含冤離世。

至今,劉紅樞的親人們不忍心告訴他父親離世的實情。

發生在劉紅樞家裏的悲劇,在岐山縣這樣一個小小的縣城裏並不是個案。

岐山縣北吳邵農婦、法輪功學員徐明俠被多次迫害,丈夫承受不了打擊含冤離世。徐明俠現在還被非法關押。

和徐明俠同村的法輪功學員劉改仙多年前被非法判刑,遭迫害離世。幾年後她丈夫也悲傷離世。

岐山縣鞏峙村老年法輪功學員趙根倉多次被非法關押,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一個方圓幾百里鄉親們公認的好人、岐山縣庵裏電維修師、法輪功學員沈宏奇被非法判刑7年,期間老母親含冤離世,最終沒見孝順的小兒子最後一面,沈宏奇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渭南監獄。

岐山縣法輪功學員焦炳南和兩姐妹蔡拉貴、蔡拉翠至今仍被非法關押。

岐山縣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只是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一個縮影。#

(轉自明慧網)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