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28日,美國「探索」(Discovery)頻道製作的專題節目《世界歷史上人為技術錯誤造成的災害TOP 10》中,排名第一的,是1975年8月發生在中國河南省的板橋水庫潰壩事件。

潰壩事件

1975年8月8日午夜,河南省南部駐馬店地區出現由颱風引發的大暴雨,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兩座大型水庫,以及竹溝、田崗等共62座中小型水庫相繼潰壩,洪水狂瀉,千里平川,頓成汪洋。

駐馬店、許昌、周口、南陽和舞陽工區5個地區的30個縣市受災。受災人口1015.5萬人,受災面積1780.3萬畝,倒塌房屋524.8萬間,沖毀京廣鐵路102公里,中斷交通16天,影響南北正常行車46天,河道堤防漫決810多公里,決口2100餘處(長348公里),直接經濟損失近100億元人民幣。特別是板橋、石漫灘水庫潰壩洪水經過的地方,遭到毀滅性的災害,不少村莊蕩然無存。

駐馬店地區檔案館藏資料顯示:8月13日,全地區200萬人在水中;16日,120萬人在水中;18日,平輿、上蔡、新蔡三縣還有88萬人被水圍;20日,仍有42萬人在水中!

死亡人數

中共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數是2.6萬。

1987年8月,八名六屆全國政協委員聯名發表文章《三峽工程害多利少,不容欺上壓下,禍國殃民》。其中寫到:「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1975年8月失事,猛衝下去,死亡23萬人左右」。

這八名政協委員分別是:孫越崎(全國政協三峽工程專題小組組長)、林華(後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千家駒、王興讓、雷天覺(中國科學院院士)、徐馳(前冶金工業部副部長)、陸欽侃(前水利電力部規劃局副總工程師)、喬培新(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

據遂平縣文城公社官方記載的數字:全公社3.6萬人中,1.8萬多人遇難。該公社魏灣大隊沿河五個村子李灣、魏灣、梁灣、吳灣、趙灣,一字排開:1700多人中近千人喪生;該大隊三小隊256口人僅存96人,7家絕戶。

魏灣大隊書記吳富堂回憶自己死裏逃生的經歷時說:「舉目四望,一片汪洋大海,看不到一個村莊或一所房屋,只見水面上漂著很多死牛、死馬和人的屍體,渾身光光,從我們身邊漂過。我的心碎了,村上的人完了!家裏的老老少少完了!哭,已經哭不出來了,叫也叫不出聲來了。」

「我們大隊原有375戶人家,1976口人,這次被洪水淹死929人。23戶人家全家遇難,17個孩子變成孤兒,156人失去妻子或丈夫。」這僅是一個大隊的死亡情況。

時任駐馬店地區防汛抗旱指揮部副指揮長孔繁斌回憶:「洪水過後『遠看白茫茫,近看空蕩蕩,進村沒有路,全村沒有一棵樹,做飯沒鍋,睡覺沒有窩』。一切面目全非,樹莊地頭,廢墟旁,坑塘內,遇難人的屍體,男女老幼赤身裸體,橫七豎八,慘不忍睹。」

曾在駐馬店參與救災的醫務人員項小米在《記憶洪荒》中寫道:「水漫後的原野上,已經找不到一間房屋了。20世紀70年代中期河南農民的房子全是泥壘的,見水就酥,方圓幾百里,竟沒有一間磚房。哪裏有一堆爛泥,哪裏就曾是一個家;哪裏有一片爛泥,哪裏就曾是一個村莊……千里平野了無生機,大地象被扒光了衣服那樣赤裸著,只是這裏那裏到處可以看見腐爛了的屍體……最初幾天,專門調來掩埋屍體戴著防毒面具的工兵部隊一個團一天只能往前推進半公里。」

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水庫潰壩事件,也是世界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潰壩事件。

掩蓋真相

對於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慘烈的潰壩災難,1975年的中國人在報紙上看到的,卻是各種抗洪救災宣傳稿。大災大難被中共宣傳機器演繹成一場轟轟烈烈的好人好事表彰會。隨著歲月的流逝,75.8潰壩事件漸漸被人遺忘。

2010年,事件發生35年後,《南方都市報》記者到板橋水庫採訪時,一位巡邏的警察說:「你問『75.8』嗎?我們這代人沒有幾個知道。」

如此巨大的災情,當年的新聞媒體沒有報道。多年後,新華社記者張廣友披露了其中的部份內幕:「我問(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這次水災如何報道?他說:『中央領導已經決定這次水災不作公開報道,不發消息,特別是災情不僅不作公開報道,而且還要保密。』我對此不理解,當即反問:為甚麼?這麼大範圍的大水災能保住密嗎?」

「他說:『這是中央領導的決定……你們的任務……(是)宣傳抗洪搶救中的先進人物、先進事跡』」。

至今為止,中共沒有公開發表全面的調查報告和系統的事故分析。據說水利部淮河委員會在潰壩事故發生四年後,也就是1979年,有過一個調查報告,但沒有公開發表,仍被當作保密文件鎖在保險櫃中。

及至「探索」(Discovery)頻道的節目在中國播出後,不少網友還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在論壇發帖求證:「板橋水庫事件是真實的嗎?是不是國外媒體的惡意杜撰?」有網民的回覆說:「我便是此次事故的倖存者。那真是一場不堪回首的噩夢!」

潰壩原因

潰壩前夕,1975年8月6日,板橋水庫革委會副主任在救災會議上說:「防汛倉庫裏沒有鐵鍬、草袋,更沒有一兩炸藥,只有幾根小木棍和幾隻民兵訓練用的木柄手榴彈。」

8月7日中午,留在水庫督陣的駐馬店地區革委會副指揮長陳彬宣布水庫處於緊急狀態,派人火速到駐馬店救援。地區防汛指揮部用電話詢問水利局是否準備有麻袋和草袋,回答是沒有;又詢問供銷社、糧食局等部門,回答同樣是沒有。沒有麻袋,沒有炸藥,沒有鉛絲,沒有木材……甚麼都沒有。當時的駐馬店,正深陷文革浩劫中,山頭林立,各派忙於內鬥,防汛事務早被拋到九霄雲外。

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建於1950年代。至50年代末,淮河上游建造了九座大型水庫和無數中小型水庫。在1958年大躍進運動推動下,駐馬店地區水庫建設蜂擁而上,至1969年,新建水庫200多座,其目的是蓄水,忽視防洪、洩洪。

一位名叫陳惺的水利專家當時指出:在平原地區以蓄為主,重蓄輕排,將會對水域環境造成嚴重破壞——地表積水過多,會造成澇災;地下積水過多,易成漬災;地下水位被人為地維持過高,則利於鹽份聚積,易成鹼災。澇、漬、鹼三災並生,結果不堪設想。但是,陳惺的忠告不僅無人聽,相反,他被批判犯了「嚴重右傾錯誤」,後來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發配河南信陽勞改。

據著名作家錢鋼採訪得知:1975年8月特大洪水到來前的淮河上游地區,已隱伏著嚴重危機:河道宣洩不暢,堤防不固,許多「病險水庫」隱患未除。更嚴重的是,對於板橋、石漫灘等大型水庫的潛在危險,當時的人們並無警覺,「垮壩」二字在人們心目中根本就不存在。由於片面重視蓄水,忽視防洪,石漫灘水庫在溢洪道上增加了1.9米的混凝土堰,板橋水庫在大雨前超規定蓄水3200萬立方米。

造成板橋水庫潰壩的直接原因是,水庫洩洪道的閘門銹死。自50年代後期水庫工程擴建以來,閘門一直沒有用過,也沒人去檢查,由於暴雨大,入庫水位上升很快。當8月7日特大暴雨降臨、水位超過警戒水位時,才下令去打開水庫洩洪閘門排水。但是,在這最緊急關頭,17個洩洪閘,僅5個能打開,其餘12個全部打不開。迅速上漲的洪水衝垮了大壩,潰壩時最大出庫瞬間流量為7.81萬立方米每秒。6小時內,向下游傾瀉7.01億立方米洪水!

還有專家告訴新華社記者張廣友:「治理江河應當是先治本,後治標,或者是標本兼治。我們這些年來,實際上是只治標,不治本,或者說忽視治本。這是中國水利建設中普遍存在的問題。」

「中國是個少林國家,森林覆蓋率本來就很低,(1953-1957年)農業集體化中的『殺豬砍樹』,(1958-1960年)大躍進運動中的大煉鋼鐵,以及(1966-1978年)農業學大寨運動中的開荒修梯田,使國土的森林和植被覆蓋率大大減少,水土流失愈趨嚴重,結果是『吃了祖宗飯,造了子孫孽……上遊山區森林植被率低,這是這次造成兩座大型和50多座中小型水庫垮壩的根本原因。」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當颱風和暴雨來襲時,如果有準確的氣象預報,也有利於防範。但是,當時,河南鄭州氣象台,兩派群眾組織正在打派仗,沒有觀測,那個雷達壓根兒就沒有開,沒記錄。

結語

人命關天。但是,在1975年8月板橋水庫潰壩事件發生前,從中央到河南省到駐馬店地區到板橋水庫,各級領導沒有採取任何強有力的預防措施,最基本的氣象預報沒有,最基本的防洪物質沒有,最基本的通訊保障沒有,深更半夜,成千上萬老百姓在睡夢中被奪去生命。之後,因炸壩、飢餓、疾病等,導致23萬人喪生。

這次潰壩事故,有天災的因素,更主要的是人禍。這是中共建政後漠視生命、爭權奪利、極左殺人的一起典型案例。#

(大紀元首發)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