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武漢當局在4月17日突然把中共肺炎的死亡數字上調了1290人,高達原來官方報告的死亡數字的一半,這一反常舉動引發外界很多猜測。

有分析指,中共這是再也隱瞞不下去了,在歐美發達國家大多超過10%的死亡率和高感染率的大背景下,中共面對越來越多的國家要對其追責的強大壓力,這時中國再明顯不過的「經過人工修訂」的數字,已經從讓中共炫耀的本錢,轉而成為讓其進退維穀的包袱,中共也許認為此時承認瞞報,要比被追討故意放毒戕害世界的罪責相對要小,同時也更容易開脫自己。

不過根據通告,中共雖然大幅調升了死亡數據,但並不想承認此前的數據造假,而只是說存在「遲報、漏報、誤報」確診病例的問題。

中共數字造假  已經不是秘密

儘管中共為掩蓋感染和死亡的真實數字不遺餘力,但畢竟紙裡包不住火,總會露出一些蛛絲馬跡。3月23日爆出的武漢一家殯葬場要求死者家屬領取骨灰的通知(每天限500個)、以及一家火葬場兩天買進5000個骨灰盒的圖片,都讓民眾推算出單是武漢的中共肺炎死亡人數就至少4萬-6萬個。

另外,從中共官方統計數字的「三不算」——無症狀感染者不算、有明顯症狀但核酸檢測陰性的不算、核酸檢測陽性但肺部不變白變模糊的不算,這都與國外確診標準相差很大,也讓人推測其因為「三不算」而隱瞞的數字巨大。

還有,從中國醫藥研究者發表在國際學術期刊上的論文,不但能追蹤病毒在中國的起源和發展,還能發現中國的更接近真實的死亡率的數據。在這次突然調高死亡人數之前,中共官方宣稱的死亡率大約是4.1%,僅為下面臨床試驗的六分之一。

在中共官方進行的、對目前最有希望的現存抗病毒藥物的臨床試驗中,中共國家藥物檢測計劃的負責人曹彬團隊對克力芝(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合劑)的臨床試驗,結果有些「慘烈」,死亡率高達25%,就被世界頂級醫療期刊《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稱為「大膽的嘗試」。

在武漢金銀潭醫院參加臨床試驗的199名中共肺炎重症患者中,也就是按照中共標準的確診病例中,用藥組和對照組都有基本治療支撐(呼吸機、無創和有創通氣、腎臟替代療法和體外膜氧合(ECMO)),並在危急的情況下接受了其他藥物治療,包括抗生素、干擾素(11%)和糖皮質激素(34%)等干預措施。就是這樣,在28天的試驗結束時,對照組死亡率高達25%,用藥組的死亡率也高達19.2%,但這個組有3人在24小時之內死亡沒有計算在內,這可能就是為什麼曹彬在闡釋試驗結果時,忽略用藥組比對照組低5%死亡率的原因,從而得出結論:是否用藥的死亡率沒有明顯差異。

另外,3月27日,有細心人對於當時疫情較嚴重的6個國家——中國、韓國、義大利、西班牙、伊朗和美國的確診人數和死亡數字做了圖表,其中中國的「近乎完美的數字」(左上角),不得不令人稱奇,很難讓人不懷疑中共官方數字是按畫好的曲線填空。而其他國家的數字,就包括同樣被質疑造假的伊朗,也是有點彎彎曲曲,達不到中共曲線那麼平滑和守規矩。

中共進退維穀  兩害相比取其輕?

其實,隨著中共病毒大瘟疫在全球蔓延,各國在確診數字和死亡數字飛漲的同時,紛紛開始質疑中共的數字造假,並對中共早期隱瞞疫情導致其它國家無法做出正確判斷從而延誤防疫時機開始追責,尤其是美國參眾兩院,早在上個月就連續出臺兩個重磅議案,不但譴責中共故意掩蓋疫情造成全球大災難,更要聯合全球各國向中共追討損失。

美國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最近更提出法案,要取消中國作為主權國家的豁免權,允許美國公民起訴中共,追討中共大瘟疫造成的損失。美國佛羅裡達州一起對中共集體訴訟案,原告已經超過1000人。

而中共因為之前向美國和義大利等國甩鍋的策劃行動失敗,最近已經改變戰略,姿態放軟,中共喉舌環球時報最近就一再聲稱,中共之所以在初期防疫不利,是因為對病毒認知有限,不再顧及中共一直在樹立的大國抗疫成功典範的臉面。

不過中共這個招數也被立即拆穿,中國學者們之前對蝙蝠病毒的研究和改造成果,都在國際學術期刊上記錄在案,中共無法像在中國國內那樣,通過禁止發表、銷毀樣本從而掩蓋和抵賴。

尤其是最近,美國情報部門、軍方都已經參與到對中共病毒起源的調查上來,且主流媒體和政界對病毒來自於實驗室的質疑也越來越多。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柏15日在福克斯的訪談中說:「我們知道病毒來源與武漢,但除此之外現在還不能透露更多。」他說,病毒可能來源於自然,但「也可能是衍生(合成改造)的」,並誓言一定要「與世界各國合作,查清病毒起源,以避免以後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美國得克薩斯州的另一樁針對中共的集體訴訟,就直接把中共病毒定義為生化武器,指控中共當局、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及其負責人石正麗等相關人員,涉嫌儲存和擁有生化武器等刑事犯罪。

如果美國情報部門和軍方的調查坐實此事,那麼中共面臨的,就不僅是美國民眾的民事指控,而是要因為反人類罪,受到像二戰時戰犯們所受到的「紐倫堡審判」。

海外網絡媒體路德社認為,中共現在面臨兩難的境地:一方面數據造假已經很難再掩蓋,特別是美國啟動對世衛組織的調查,肯定會揭露出世衛背後中共掩蓋疫情欺騙全世界的問題,中共如果現在承認數據造假,就需要承擔全世界的追責。

但另一方面,美國對於病毒起源的調查,可能會讓中共的超低的感染和死亡數字,反倒成為其故意放毒戕害世界的旁證,而隨之而來的這個反人類罪,相較於前面的延誤通報疫情的罪名,要嚴重的多,所以兩害相較取其輕,預計中共會選擇增加感染和死亡數字,並且未來會繼續增加。再說本來中國廣東和黑龍江等地最近大面積爆發疫情,已經不是用單純的境外「輸入病例」能夠掩蓋得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