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32年歷史的支聯會日前被當局控告「煽動他人顛覆政權罪」,引起外界對香港自由的進一步擔憂。童裝店Chickeeduck行政總裁周小龍繼續為被打壓的團體與人士發聲,他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問時,說他的理念是「白色恐怖,當佢無到」。

支聯會及其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鄒幸彤9月10日被控「港版國安法」中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鄒幸彤及另外4名常委梁錦威、徐漢光、鄧岳君及陳多偉被控「港版國安法」實施細則中的「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全部人不得保釋。在法庭上,鄒幸彤在法庭上面對「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控罪,說:「明白,這是一個荒謬的控罪」,引起眾人鼓掌叫好。

希望700萬人都是鄒幸彤

周小龍說:「我希望香港有700萬個鄒幸彤,那我們就一定可以戰勝恐懼,以及現在這個政權製造出來的白色恐怖。」

周小龍憶述,在鄒幸彤被捕的時候,他一度感到失落。在她被捕前,他們每周都相約吃午餐,她卻說這周不能一起吃午餐了。周小龍原本以為她忙於準備代理民主派初選案件何桂藍的保釋申請,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可能她預料到自己向警方遞信拒交資料後會被捕,所以不想失約。

恐懼是魔鬼的題材

支聯會是1989年5月香港百萬人大遊行中成立,三十多年來堅持舉辦六四燭光晚會,最多有18萬人參與。在支聯會被控「煽動顛覆」後,曾參與紀念六四或支持民主運動的市民人人自危。有時評人在節目中猜測,誰會是國安下一個目標。周小龍認為,現在政權對付香港的手法就是製造恐懼,如果將恐懼當成討論的話題,就如同配合政權一樣。他質問:「為甚麼要討論這個恐懼?這個恐懼是在哪裏來的?這個恐懼是在魔鬼那發來的,你要討論它?你討論魔鬼發給你的題材?」

大陸資深媒體人長平日前在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中共打壓香港人不僅要改造思想,還要改造靈魂,「在未來,香港人可能只有沉默是不夠的,極權政治還要求你在謊言中生活。」

周小龍則表示,他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是一名天主教徒,沒有人能改變他的靈魂。對於「白色恐怖」,他一定會憤怒、會反抗。面對政權的恐嚇,周小龍說:「我直接就當它不是一回事。」

國安搜查後堅持開店

今年5月,周小龍的Chickeeduck藝術生活百貨荃灣店開幕兩日,即遭國安處警察上門搜查。周小龍當日對傳媒說,國安離開店舖後沒有檢走任何物品,也沒有指出有任何違法行為,只是威脅他案子尚未完結。

有人勸周小龍不要再開店,也有人勸他拿走香港民主女神塑像,以保護自己的安全。周小龍說:「這樣做人就安全了?他的心就心安了?不是吧,人是不是比這些層次更高?」

在國安警搜查店舖後,周小龍沒有關店自保,更多顧客慕名而來,稱讚他勇敢無畏。周小龍說,他並非勇敢,只是正常生活,不敢犯法,例如六四晚會沒有得到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他也不敢參加。但他認為,售賣一些紀念社會運動的產品無罪。假如因此被國安處控告,他也絕不認罪。他表示,已經指定鄒幸彤做他的律師,因為鄒幸彤一定不會勸他認罪。

周小龍說,他在店舖裏認識了很多勇敢的人,他們客氣地說是周小龍的勇敢感染了他們,但他認為沒有一個人比另外一個人更重要。他說:「我做我自己,他們做他們自己,他們自己本來就是勇敢,他們也是站了出來,起碼說心靈上站出來才會越來越勇敢⋯⋯尤其是進入了這麼黑暗的時刻的時候,每個人都不是旁觀者。如果你要做事,就一定做得到。有700萬個鄒幸彤,有700萬個周小龍,有700萬個何桂藍,有700萬個珍姐,香港就永遠都不會被別人傷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