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個)政權真的是虛怯得很嚴重。」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如此形容港府在1月6日發動的大抓捕行動。當日55名民主派人士被捕,警方指控他們去年參與「35+初選」,涉嫌違反《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劉凱文是55名被捕人士之一。

「我很幸運地或者很不幸地成為其中一位被搜捕的人士。」劉凱文遭到港警拘禁44小時後,獲得保釋。他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僅管大搜捕起到「白色恐怖、不可逆轉的寒蟬效應」,讓港人心寒,當前香港的政治氣候也跌入冰點,但「香港人也不是這麼容易被『收皮』(滾蛋),是不會退縮的。」

清晨突然闖入 港警瘋狂粗口「問候」

時間回到1月6日清晨五時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正熟睡的張凱文。他睡眼惺忪地打開了房門,突然間一下衝進了六個人。「你是劉凱文嗎?我們國安署的,我們要進來拘捕你。」

「什麼事啊?」張凱文回憶,那時的自己還迷糊地帶著睡意,接著就聽到一陣莫名、沒有理由的「瘋狂的粗口問候」。這時張凱文已睡意全消,心想,「什麼?神經病吧!半夜三更的,天都沒亮就抓我,我是重刑犯嗎?我是(香港一代賊王)葉繼歡嗎?強盜嗎?汪洋大盜嗎?」

早在去年參加這場立法會初選時,張凱文已有被港府拘捕的心理準備,「會被特區政府用不同的罪名來打壓,包括拘捕了」。但料想不到的是,亮在眼前的搜查令來自國安署,「沒有想過是用國安法抬頭的罪名來抓的」。更令他意外的是,前來的港警來自「毒品調查科」,與指控的罪名毫不相干。「不知道為什麼毒品調查科這麼忙,還要撈過界?」

「但是世事就是這麼奇妙的了,特區政府也是無奇不有的,我們每天都發生著。」張凱文帶著無奈的笑意,語氣嘲諷地說著。

警察?強盜?赤裸裸強搶民產

接著是一陣房內大搜查,「基本上香港警察做事是很『一絲不苟』的,就是『有殺錯沒放過』,最好把我家都搬走去它的檔案室,全部搬走就對了啦。」張凱文的手機、iPad、筆記型電腦等私人物品都被搜走,而更令他傻眼的事還在後頭。港警從張凱文錢包裡拿出1萬1千元現鈔。「這些錢是你的嗎?」

「你想怎麼樣?」劉凱文心想,錢當然是我的,還用回答嗎?

「我當然要收啦!」

「你為什麼收我的錢?我不可以放現金在家裡?」

「我怎麼知道你的錢是不是洗黑錢拿回來的?」港警回答得理直氣壯。聽在劉凱文耳裡,卻荒誕得已無法形容。眼前到底是警察還是強盜?「我就是看著他在這裡,赤裸裸強搶民產。但是我又不能夠阻止他。」

香港知名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程翔在106大濫捕事件後,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曾表示,這場抓捕深具「中共特色」,「執法手段粗暴,現在香港的警察都全學到了」。劉凱文的遭遇正印證了程翔的擔憂:港警中共國安化。

「我的感受當然是覺得無奈了,什麼事啊?現在。什麼重犯那麼厲害呀?需要全部充公我的東西嗎?究竟什麼事啊?」自由的民主社會裡,合法的選舉初選,在香港竟然違法。張凱文被反手戴上手銬,送往灣仔警署。

羈留室裡漫長等待 已做最壞打算

44小時的拘禁,港警的問話卻無關初選,而是針對香港民主派組織「民主動力」以及港大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你覺得我們這麼多參與初選的候選人,都是民主動力的成員?你問我們這麼多(民主動力)內部運作的東西幹什麼呢?你覺得我們懂得答你嗎?沒有意義的。」

盤問過後,張凱文在羈留室裡,只能傻傻地面對四面牆。牆上沒掛時鐘,手上也沒戴錶,不知道時間的流逝,流逝了多久,無期的等待中,時間顯得更加漫長。「整個過程,基本上就是覺得很無奈……」

擔心無法保釋嗎?「當然有擔心,現在所有的不能想像的事情,千奇百怪的事都會發生。」反送中抗爭、港版國安法推出,中共步步進逼,張凱文似乎已習慣港府隨時會隨著中共瘋狂起舞,「我在被拘捕的那一刻,都做最壞的打算,就是不能夠保釋的」。

雖然沒遭遇港警的拳打腳踢、暴力對待,但「精神虐待」卻沒少。「你說要喝水啊?可以呀,給呀,幾個小時後才給你囉!你說要上廁所呀?可以呀,不知道多少個世紀才帶你去的。」

而灣仔警署提供疑犯的廁所,也髒得令人作嘔。「竟然是沒有廁所板的,你敢不敢坐下去那裡呢?哇!你很厲害的,鐵腳馬眼神仙肚的,可以凌空的。」劉凱文形容得生動。

從沒後悔 保持平靜堅強 要走的路很長

直到7日晚間,劉凱文才被保釋。他認為,這場抓捕已起到「一個白色恐怖,不可逆轉的寒蟬效應」。令香港人心寒,恐懼抓捕隨時會降臨自己身上:「參與初選都要被抓,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把我抓走啊?」

他說,最初國安法出台時,港府強調「奉公守法就不用怕港版國安法了。那你現在無限詮釋喔,你說有參與初選就要抓,是不是?」

「它說參與初選是一個非法的手段,其實參與初選不是一個非法的手段,是一個非正式的手段。他們的中文水平真的是太低了。」他質問:「我不相信建制大黨你們沒有初選,建制大黨五個地區立法會,你們黨裡面沒有初選?這麼多區議員沒有爭破頭?」

「香港不再是熟悉的香港了,已經面目全非了。自由的聲音被滅絕了。」身邊有許多朋友已準備移民,而自己的護照在此次的抓捕中被沒收,也可能因此獲罪入獄。

那麼後悔走在抗爭的前線?參與這場初選嗎?「嚴格來說也不能説是走得很前的,但是我也沒有後悔過。」

經歷兩年多的抗爭洗禮,在他年輕的生命裡,似乎留下了超齡的沉穩與堅韌。受訪時劉凱文的語調始終平和,時而露出無奈的笑容,偶而幽默地自嘲或嘲諷港警,平靜得好似在講述別人的故事。

「在逆境當中當然不是太好受,但是也是要保持著一個很平靜的心去面對這樣一個逆境。疫情或者再之前的社會運動,令到香港不同的界別都撕裂了,人際關係又破滅了。疫情也令人很疏離。」

「所以自己要心境很平靜,又要很堅强,這樣才可以繼續走下去。因為要走的路還很長。」

他說,近來異常的嚴寒氣候,似乎與呼應了香港當前跌入冰點的政治氣候。他希望在此艱困時期與港人共勉,「我們香港人也不是這麼容易被「收皮」(滾蛋)的。是不可以退縮的。」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以下《珍言真語》節目。#

珍言真語:http://bit.ly/2SoiC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