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集團債券近來持續下跌已經波及到大陸的地產開發商債券市場,廣州富力等幾家地產公司的債券價格紛紛下跌。

據英國《金融時報》9月7日報道,房地產開發商廣州富力集團在上海證交所上市的債券9月7日跌至面值的60%,6日該債券下跌了逾20%。此前,評級機構穆迪(Moody's)下調了該集團的信用評級並就其再融資能力發出警告。

另一家房地產開發商花樣年也面臨再融資的擔憂,該公司在昨晚提交至港交所的聲明中宣布回購多筆自己的債券,總計600萬美元,其中一筆將在12月到期,且已經跌至1美元面值賣78美分。

報道表示,中國一些最大房地產公司的債券收益率正在上升,標誌著對地產開發商恒大債務問題的擔憂正在波及整個行業。

因市場擔心恒大資金緊缺、債務有爆雷風險,近來,其股票和債券價格齊跌。9月6日,恒大債券「15恒大03」和「20恒大02」兩隻債券分別暴跌21.9%和35.3%,午盤先後被上海和深圳證交所臨時停牌;「19恒大01」和「20恒大01」兩隻債券分別下跌8.2%和4.6%。9月3日,因下跌幅度超過20%,「15恒大03」被上海證券交易所臨時停牌。

離岸美元債券方面,6日,2022年3月23日到期的中國恒大美元債(票面利率8.25%)每1美元最新買價在30.39美分。2023年10月24日到期的恒大地產美元債(票面利率12%)每1美元最新買價跌至20.8美分。

路透社6日表示恒大離岸美元債持續暴跌後仍未見支撐,個別券已經逼近面值的兩成,持續向谷底滑落。

不僅僅是債券,中國恒大集團股票6日尾盤跌逾1.5%,創下6年多來的新低,7日,恒大股價有所上升。今年以來其股價下跌了73%。

恒大所面臨的問題,已經推高整個中國高收益債券市場的收益率,根據洲際交易所(ICE)和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共同編製的指數,平均收益率在8月底升至13%,而6月時這個數字還不到10%。

受恒大牽連,花樣年希望以債券作為抵押物向花旗和瑞信的私人銀行部門貸款被拒。彭博的消息稱,有知情人士稱銀行對花樣年的票據給予零貸款價值,反映市場對花樣年的財務狀況的擔憂升溫。花樣年表示公司正在進行債券回購,對此不作進一步置評。

中共房地產新規衝擊恒大

恒大集團是大陸位居第二的房地產開發商,因為依靠借貸擴張,該集團積累了巨額債務,《華爾街日報》9月3日的消息顯示,截至6月,恒大應付款項和合約負債合計達1,800億美元。8月31日,恒大承認如果公司無法吸引新投資者注資,很有可能會出現債務違約。

《金融時報》9月6日Lex專欄刊登分析文章說,在正常時期,恒大的資金問題可能不會這麼嚴重,可以通過大陸銀行和其它非銀行金融機構(如信託公司)救急。它的債務負擔可能被視為太大而不能倒,因而有望獲得政府救助。

但是,中共房地產行業新規限制銀行向負債纍纍的開發商發放新貸款。同時,房地產市場放緩加大了處置房產的難度。恒大8月的合約銷售額下降逾四分之一。打折銷售未能提振需求。而且,當局的支持看起來也越來越渺茫。從過往經驗看,監管機構會用選定的公司來「懲一儆百」。這可能最終被證明是恒大的宿命。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曾向《大紀元》表示,如果恒大宣布破產,超過150家放貸銀行會被波及,將成為中國版「雷曼兄弟」;若中共出手撐住恒大,允許銀行繼續對恒大放貸,中央經濟可能已吃不消,可能方式是變相收歸國有,以「半國有」方式穩住恒大。

因為中共當局從去年8月份以來限制大陸房企融資額度,而且,大陸房地產市場在中共打壓之下也變得冷落,大陸房企資金回籠的渠道收窄,面臨極大債務壓力,已經有房企不堪重壓而倒閉。大陸《指代周報》9月7日的消息顯示,截至9月5日,共有274家房企發布破產文書,平均每天就約有1家房企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