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者如何決定做甚麼?最合乎邏輯的答案是:從決策中「誰受益?」

如果某些政策最有利於你的國家,那麼在道德範圍內,你就應該去奉行。如果是你的敵人受益最大,你就應該避免。

我很想知道美國離開阿富汗的支持者——保守派或是自由派,對「誰是受益者」這個問題給出甚麼答案。

我可以說直到這一刻,我還沒有從美國撤軍的支持者那裏,讀到或聽到任何有說服力的、有關美國如何受益的理由。

「二十年太長了」,或者類似的「我們必須結束這些無休止的戰爭」,這是最常提出的撤軍論點,與美國的利益無關。這是一種感性的情緒,而不是理性的論點。

撤軍已經在一天之內,讓我們付出了自 7 年前——2014 年 6 月以來的任何一天都多的、士兵們生命的代價。

2015年至2020年每年在阿富汗陣亡的美國軍人分別為22人、9人、14人、14人、21人、11人。 沒有人可以認真地爭辯說,我們離開阿富汗,是因為美軍傷亡慘重。因此,美國沒有從撤離阿富汗得到任何好處,但確實受到了傷害。

作為盟友和強大國家,美國聲譽受到的損害不容易言過其實。但對北約造成的損害卻比左翼主流媒體抨擊前總統特朗普破壞北約、據稱所造成的任何損害都要大。而總統拜登卻不屑於同北約盟國磋商。

另一方面,「誰受益?」卻有些非常明確的答案:中共、俄羅斯、伊朗、北韓、世界上每個伊斯蘭恐怖組織以及所有其它反美的政權和運動。

本‧夏皮羅(Ben Shapiro)在《每日電訊》(Daily Wire)上,整理了一份近期西方面對暴君的弱點,以及相應的強化這些暴君的清單:

「西方去年面對中國的氣勢凌人,放棄了香港。」

「西方一直希望與伊朗毛拉政權(指阿富汗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塔利班)和解。」

「西方對俄羅斯的例行綏靖。」

「所有這些都表明西方以及西方領導人——美國,不願意為地球上任何地方的盟友挺身而出。」

「阿富汗只是最新的,也是迄今為止最令人震驚的放棄美國盟友的例子……」

「中國共產黨的喉舌《環球時報》得意地高笑,『從阿富汗發生的事情來看,那些台灣人應該明白,一旦海峽爆發戰爭,島上的防禦將在數小時內崩潰,而美軍也不會來幫忙。結果是(台灣)很快就會投降。』

「的確,鑑於拜登政府提供的窗口期,如果中國在未來幾年內不對台灣採取某種行動,那將是有些意外……」

「外交政策忌諱真空,而美國現在已經創造了真空。這意味著昔日的美國盟國將開始與俄羅斯和中共等暗通款曲,認為美國的承諾毫無意義。顯然,他們有理由這樣懷疑。」

美國人對軍隊觀念的影響構成了撤離阿富汗所付出的另一個可怕的代價。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認為,軍隊更關心打擊美國的白人至上和軍隊中的跨性別恐懼症,而不是為地球上的自由至上而戰。 這是新的情形。 這將對美國和軍隊產生毀滅性的影響。一個明顯的後果是:誰會想加入一個覺醒的軍隊?(也許這就是目標。)

似乎每一代人都必須重新學習生活的基本法則,比如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壞人和很多壞的國家,只有對好國家的恐懼才能阻止他們征服其它國家。

當今世界對好國家的恐懼比二戰以來的任何時候都要少。尤其是因為好的國家專注於自身的所謂邪惡,而不是對付世界上真正的邪惡。

原文:Cui Bono? Who Benefits From the Afghanistan Withdrawa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美國保守派電台脫口秀主持人和專欄作家,也是普拉格大學的創始人。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