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拜登在白宮東廂就阿富汗局勢發表的講話,應該說是得體的,儘管一些人嘲笑他幾周前還說「塔利班全面統治並控制整個國家的可能性極小」。

撤軍方式或可斟酌,但撤軍決定乃大勢所趨。阿富汗是美國長期流血的傷口,越早包紮止血越好。拜登說「我堅決要求我們把重點放在2021年我們今天面臨的威脅上,而不是昨日的威脅」,這是明智的,並具體表現在如下兩個觀點中:一是「我們在阿富汗的唯一重要的國家利益今天仍然是一如既往的:防止對美國本土的恐怖襲擊。」一是「我們真正的戰略競爭對手——中國(中共)和俄羅斯——最希望的就是美國繼續將數十億美元的資源和注意力無限期地投入到穩定阿富汗的工作中」。

拜登清晰的講話,在中共聽來則特別刺耳。不僅因為美國的全球戰略調整日益在把中共鎖牢,還因為美軍撤出、塔利班再上台,給中共帶來的不是「建設性介入」的戰略機遇,而是麻煩和陷阱。

筆者曾在7月15日發表的「阿富汗或成中共的泥潭」一文中說:如果中共真要硬出頭,恐怕就是碰個頭破血流的結果。而從如下三點跡象看來,中共可能不怕頭破血流,硬要出頭了。

其一,7月28日,阿富汗局勢演變的關鍵時刻,中共外長王毅在天津會晤塔利班第二號人物、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用如此公開的方式會見塔利班高級領導人,這等於向外界宣布中共承認塔利班的政治合法性。外界一致認為,這是塔利班的外交勝利。而就在這次會見之後,阿富汗局勢急轉直下,外界很難不質疑中共沒動手腳。

其二,8月15日,塔利班武裝份子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總統加尼(Ashraf Ghani)及其核心團隊逃往塔吉克斯坦。次日下午,黨媒「人民日報」微博官方帳號推出洗白塔利班恐怖組織的宣傳片——央視的「60秒了解塔利班是甚麼組織」,並附上微博短文介紹。這條微博進入了當天十大微博熱搜排行榜的第五位。

其三,8月1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先後與中、俄外長通電話。就美中外長通話,美國國務院的聲明只有一句話,即「討論阿富汗局勢,包括安全形勢和保護各自公民的安全努力」;但中共方面卻藉此大放厥詞,教訓、要挾美方(所謂美方不能一方面處心積慮遏制打壓中共,「另一方面又指望中方支持配合」)。

如果中共真是要在阿富汗強行出頭,表現「大國外交」,藉此抗衡美國,那就是愚蠢到家了。

第一,塔利班重新上台後,並不一定能與中共把酒言歡。中共「鬥」字當頭,對塔利班只是利用而已,並非把塔利班當兄弟,自然不會因為塔利班的利益而調整國內政策:在新疆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大規模人權侵犯。而且,由於加速向左轉,相應的控制、打壓只會越來越嚴重。但這,對塔利班的信仰和群眾基礎則是致命的挑戰;因此,塔利班雖會為謀取支持而在一些方面迎合中共,但很難放棄對「東突」的實質性支持。這是兩者之間的死結。

第二,塔利班能否全盤控制阿富汗局勢?目前還是一個疑問。就塔利班內部而言,有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之分,即使阿富汗塔利班內部也遠非鐵板一塊,政見分歧頗大。就國際介入而言,至少有美國、俄羅斯、巴基斯坦、印度、伊朗、沙特阿拉伯、土耳其與中共這八大家,各方勢力盤根錯節、錯綜複雜。毋庸置疑,中共對塔利班和阿富汗的干預能力是有限的。以有限的能力來支撐強出頭的野心,小孩子也知道會是甚麼結果。

第三,阿富汗不僅對中國有兩大直接威脅(所謂「三股勢力」和毒品氾濫),而且阿富汗的動盪外溢到巴基斯坦已是現實,7月14日在巴基斯坦開伯爾-普什圖省哈扎拉縣針對中企班車的爆炸事件就是明證(其中9位中國公民死亡,另有28名中國公民受傷)。如果以阿富汗為中心在中國周邊形成一段較長的「動盪帶」,絕非福音。

當然,這些威脅和隱患一直存在,但在塔利班上台後,卻有可能變得更加嚴重。美國非常清楚這一點。就在前述的中美外長通話中,布林肯特別說了句話「美方重申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不尋求在中國西部邊界地區出現動盪」,這其實是在提醒北京當局不要錯判形勢,一條路走到黑。

綜上所述,塔利班在上台對中共來說並非好事,而中共還要硬出頭,不能不說中共這是末路狂奔。#

——大紀元首發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