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一條消息衝上了熱搜,中國竟然有超一半的成年居民屬於肥胖。這個數據,來自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在7月16日發佈的2020年《中國居民營養與慢性病狀況報告》,此外,在6到17歲的青少年中,有19%屬於超重,而6歲以下兒童的肥胖率也有10.4%。

還有數據顯示,中國所有年齡段人群的平均BMI,就是身體質量指數,以及腰圍都呈現出增長趨勢。根據世衛的標準,中國肥胖兒童的數量位居世界首位,中國成人的肥胖數量僅次於美國。

在30年前,1992年時,中國的肥胖人口大約是1.5億,而到了2019年時,已經有將近5億。

那麼,為甚麼中國肥胖超重的人數增長如此之快呢?是因為生活水平提高了,還是另有隱情?有關肥胖、瘦身的問題一直是個熱門話題,很多朋友也很關心,所以,今天我們也和大家來聊一聊。

過勞與焦慮造成肥胖

我們先來看看,到底是甚麼原因讓中國人越來越肥胖?

目前的研究認爲,焦慮、壓力會使皮質醇升高,皮質醇會刺激人體對糖分的攝取慾望,加重脂肪堆積,尤其是在腹部,時間長了,就會出現大腹便便的現象。現在有一種「工傷」,就叫做「過勞肥」。

很多996的上班族可能會注意到,本來是工作壓力大,經常要熬夜,飲食也不規律,每天是從早忙到晚,但是,人不但沒有累瘦,結果反倒累胖了,這就是「過勞肥」,也有朋友叫「壓力胖」。

而這個焦慮,似乎已經成了當下中國人的致命傷。要說中國正進入全民焦慮的時代,也絕不是危言聳聽。

應該大多數朋友,都有過焦慮的感受,包含著緊張、焦急、憂慮,還有擔心和恐懼等等這些情緒,交織在一起。而現代人,焦慮和恐懼的根源,往往來自於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像是擔心工作表現,擔心人際關係,擔心婚姻⋯⋯等等,而中國人似乎擔心的更多,擔心房價、擔心強拆,擔心食品安全,擔心醫療保險,擔心孩子上學就業,擔心金融詐騙等等,各種焦慮,似乎已經成了相當多中國人的一種普遍心態。

李克強講,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只有千元,可想而知,在不斷膨脹的生活成本下,中國的底層民眾生活壓力會有多大,他們的焦慮也可想而知。

而中國的富人們,雖然衣食無憂,但憂慮的事情卻也不少,像是要考慮怎樣維護和政府官員的關係;怎麼配合監管又怎麼才能拿到一些特權;怎麼既能賺到錢,又能在政治上不站錯隊等等 ⋯⋯像去年的螞蟻金服,現在的滴滴出行,這些知名企業的知名管理者,可能對焦慮二字,別有一番深刻體會。

而在中共體制內當官的朋友們,一樣要擔心上下級關係、擔心組織審查、擔心政治風向等等,每一個明礁或是暗礁都有可能讓他們仕途受挫。

還有,各個行業的內卷化等等,都讓更多中國人有了更多焦慮的理由,可能也因此,中國的肥胖人口也變得越來越多。當然,造成肥胖的原因有很多,飲食、遺傳基因等等很多種因素,我們這裏就不做討論了。

不過,不管是哪種肥胖,可能都會讓人變得更加焦慮,而讓人更焦慮的還有衍生出的問題,那就是減肥市場處處設下的陷阱。

減肥市場的亂象

我們先來看看大陸的健身房,2012-2017年期間,健身房行業產值年均增長率為6.7%。

傳統健身房一般是通過預售一年,或者是三年、五年的健身卡來獲取現金,繼而不斷開新店,寅吃卯糧,循環往復。但是,一旦出現經營問題,就會出現拖欠工資、閉店跑路的情況。

比如總部位於南京的金吉鳥,一度是中國最大的連鎖健身房品牌,巔峰時期在40多個城市開設了400多家健身房,擁有累計超過200萬的會員。在2018年,大陸健身行業的老大「浩沙健身」爆雷之後,金吉鳥還曾經表示過願意無償接收浩沙的會員。

然而,還不到一年的光景,金吉鳥就被曝出拖欠教練和店員工資,創始人兼董事長周榮也被限制消費,到了今年5、6月份,金吉鳥更是接連關閉門店,很多消費者都遇到了昨天辦卡,今天關門的情況。

這幾年中,中國各地城市中關於健身房跑路的消息,幾乎每個月都在發生,這些健身房是相同的運營模式,相同的撈金套路,就連倒閉方式都相同。而去年,在疫情的衝擊下,傳統健身房更是陷入了倒閉潮。

而在這些倒閉潮中,成百萬的會員們被坑慘了。本來,不少辦了健身卡的朋友,是想通過健身房來約束自己的運動習慣,鍛鍊鍛鍊,或是能夠減減體重甚麼的,結果是,不但鍛鍊計劃泡湯,還要爲追回數額不菲的會員費而煩惱,無端端的又增加了一重焦慮。

除了健身房之外,和減肥相關的代餐產品,也讓人焦慮。

據艾媒諮詢的數據,2017年至2020年,中國代餐市場年複合增長率是68.8%,其中,2020年中國代餐市場規模達到472.6億元,預計2021年將達到924.3億元。而根據相關機構的預測,到2022年,代餐市場規模將進一步擴大到1,200億元。

不過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大多數代餐公司並沒有自己的產品,而是採取代工模式,也就是上游工廠負責提供從研發、採購到生產一條龍服務,而代餐公司只需把品牌、渠道及營銷推廣等方面做好。

為了提高效率、節約成本,多個代餐品牌會使用同一家代工廠,只是產品略有不同而已,比如,良品飛揚、Wonderlab、樂純等多個代餐品牌的產品,都是來自一家叫做杭州衡美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代工廠。

既然產品大同小異,代餐公司拼的就是市場營銷了,也因此,經常會發生廣告宣傳存在誇大產品功效的現象。

在去年,湖北市場監管局共收到涉及代餐產品的投訴45件,同比增幅為80%。投訴主要反映:代餐食品虛假宣傳,虛標營養成份,用「假全麥」、「假無糖」、「假低脂低卡」的噱頭欺騙消費者等等。

另外,由於缺乏相關的行業標準與監管,目前市場上的代餐產品魚龍混雜,有的代餐產品沒有標注成份、出產地,也沒有達到食品安全標準,這一類代餐產品可能違規添加導致腹瀉、影響胃腸道功能的藥物,如果長期食用,可能會對胃腸道、肝臟、腎臟等器官產生副作用。

大陸媒體曾經報道,在2019年,一位23歲的寧波女孩,在吃了半個多月的代餐產品後,出現了肚脹、肝區疼痛等症狀,並且迅速發展成嚴重肝功能衰竭,最後不得不接受肝移植手術。

代餐本應該是在保證均衡營養的基礎上,用高膳食纖維食品增加飽腹感,代替正餐,達到減肥的目的。但很多產品的生產者並不懂營養學,只顧降低產品熱量。雖然代餐產品對控制體重有一定幫助,但效果因人而異,而且也不宜長期食用。不過,很多消費者可能並不清楚其中利害,想追求健康,結果是反倒給身體帶來了危害。

在健身和代餐食品之外,還有更快速的減重方法,不過,風險可能也更大。

醫美業的亂象

在幾天前,陸媒報道,一位33歲的大陸網紅,兩個月前,剛在杭州一家醫美醫院做過吸脂填充手術,但是一星期前,因全身感染造成了多器官衰竭,最終導致死亡。

據大陸媒體報道,這家杭州的醫美醫院其實是有「前科」的,曾受到當地衛健局、市場監管局和公安局的4次行政處罰,原因包括病歷資料不全、違規開展口腔種植技術、發佈違法廣告等等。這次事故中的主刀醫生也不是美容、整形外科的專業,同時不具有美容主診醫師證。

在醫美行業,這種有前科卻可以繼續做手術的情況並不少見,有業內人士曾披露,這些人一旦出了事故,會去其它地方改頭換面重開一家。

從2014年,中國醫美市場規模一直維持23.6%的增速,有專業機構曾預測,中國2018年到2023年的年均增長率將提高到24.2%。根據德勤發佈的行業白皮書,預計到2030年,中國身體塑形市場將突破千億。

根據大陸媒體的數據,13,000家的醫美機構,需要大約10萬名醫師,但2019年中國醫美行業實際從業醫師數量只有38,343名,而培養一名正規的醫師需要5至8年的時間。面對快速增長的市場需求,以及豐厚的利潤,一些機構的解決辦法,就是僱用無資質的醫生。

根據中國整形美容協會的數據,目前中國醫美非法從業者數量超過10萬人,不合法醫生約佔醫美醫生總人數的72%。同時,約有14%的合法醫師進行不合規操作。

有業內人士透露,有資質的醫生和資質不夠或無資質的醫生相比,底薪相差好幾萬,而很多醫美機構在醫療資質和運營方面也存在著缺陷。比如在無菌操作這一項上,很多私立機構就很難達到標準。

另外,不是所有人都能抽脂的,但為了吸引消費者,許多醫美機構,只發佈具有導向性的廣告,一味強調抽脂後就能變瘦變美。

那麼抽脂手術安全嗎?據專業人士介紹,抽脂手術存在一系列鮮為人知的風險。首先,因為需要靜脈全麻,抽脂手術極易出現麻醉藥物引起的呼吸抑制、噁心、心律失常等症狀,還有可能面臨細菌感染、脂肪栓塞、術後併發症等等風險。

但是,現在很多醫美機構的銷售人員,甚至有些店老闆,可能並沒有了解這些醫療知識,這樣也造成了很多醫美亂象。

從我們剛才提到的這些情況來看,因為生活壓力的加大,導致了肥胖人群的劇增,從而進一步衍生出了減肥、健身行業的迅速發展。但是,因為行業管理、監管不當,企業一味追求高利潤,從而造成了很多亂象與悲劇。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不過,在保障健康安全的前提下調整身體狀態尤爲重要。

紓解壓力最好的減肥方法

我們開頭談到了過勞胖,對於身心高度緊張的人來說,要減肥首先要降低飆高的皮質醇水平,皮質醇,又叫作壓力荷爾蒙,在應付壓力中扮演重要角色。有健康作家提到,想降低皮質醇,就要退後一步,審視引起自己過勞和壓力的不良生活習慣。如此看來,減輕壓力或許要比控制飲食更為重要。

現代人,可能都有各種壓力、焦慮的困擾,那麼,我們不妨也偶爾讓自己的心靈「躺平」一下,比如,打打坐,做做瑜伽,或是到大自然中放鬆一下,或許會對我們的身心解壓有很好的作用。@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繪圖:R1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