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從未像今天這樣重要地出現在國際舞台」,「印度成了制衡中國(中共)的重器」,這是4月4日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多篇文章的主要觀點。此前,中共咄咄逼人的戰狼外交政策,引起全球的關注。

自從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之後,印度由於地緣政治的關係,日趨成為美國、歐盟等國際民主國家對抗中共所期待的同盟。

拜登在美日印澳峰會上表態

3月12日,美國、日本、印度與澳洲「四方安全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 The Quad)領袖視訊峰會舉行。美國總統拜登在致詞時說,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至關重要,美國致力於與四方安全對話成員、合作夥伴與區域所有盟邦合作,以實現穩定。

他還說,美、日、印、澳四國組成的團體非常重要,因為它致力於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與具體成果。

儘管公佈的四方對話沒有針對中共的內容,不過與會的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會後表示,4國領袖明確表示對中共沒有任何幻想。會談也承諾將在2022年底前提供印太地區10億劑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

歐洲借助印度制衡中共

四方安全對話後,歐洲國家也與印度頻繁交往。

3月中旬,英國公佈對外政策新要點,稱印太地區「日益成為世界的地緣政治中心」,英國將擴大在印太地區「民主國家」中的影響力,削弱中共對國際事務的影響。根據之前公佈的日程,英國首相約翰遜將於4月底訪問印度,這也被認為是英國「脫歐」後的首次重大國際訪問,兩國很可能敲定一份雙邊貿易協定。

與此同時,法國也在加大與印度在外交、防務、安全等領域的合作。4月5日起,法國與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國家在孟加拉灣海域首次舉行「拉貝魯茲」聯合軍演,之後,法國外長勒德里昂將於4月中旬訪問印度。

印度總理莫迪則在籌劃5月訪問歐洲多國。據《印度斯坦時報》4日報道,莫迪將於5月上旬赴葡萄牙出席印歐領導人峰會,並訪問法國。印度和歐盟可能在峰會期間就「印歐貿易投資協定」進行磋商。

莫迪還計劃於今年6月、11月兩度訪問英國,參加「七國集團」峰會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COP26)。今年底,對意大利和丹麥的訪問也已在莫迪外訪的行程單上。

印度是制衡中共之重器

4月4日,法廣法文網發表RFI駐新德里法語記者的長篇採訪報道,標題為:「印度是制衡中國之重器(L’Inde, contrepoids essentielle à la Chine)」。

文章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掌權後,其咄咄逼人的政策迫使「四方安全對話」強調其在印太區域的軍事威懾力。這對印度而言,是一個以清晰方式在國際舞台重新定位的機遇,因為中共對西方民主所捍衛的價值越來越具有挑釁性。

位於倫敦的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 )的一名印太問題研究員認為,印度是「四方安全對話」的主心骨,缺其不可。這也是美國的太平洋司令部更名為印太司令部的原因。

印度不僅地理位置重要,還有戰鬥力。正如人們在2020年6月所見,它在邊境Galwan山谷與中共軍隊發生了直接衝突,損失了二十名軍人。雙方時常有衝突。

印度了解遭中共攻擊的感受,它的應對也耐人尋味:它下架中國的手機應用,它限制直接投資,限制一些被認為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入境,印度全面抵禦中共,而不僅只是在軍事層面。

這一套正在 「四方安全對話」模式中發展。這一軍事聯盟的話題還延伸到其它國際主要問題:與抗COVID-19疫苗有關的公共衛生,還有人工智能ˎ 5G和6G。「四方安全對話」想要形成一種民主國家的力量,來對抗最專制的國家的實力增長。

印度可能會同時選擇兩者

法廣4日的文章中也寫到,雖然「印度與西方民主國家一同做出了反應,但並沒有完全站在一起。」

德國《商報》4日稱,印度對外來投資者的強硬態度是一個警告信號,外國企業在印度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希望印度超越中國、成為西方毫無問題的商業夥伴的人,都將面臨失望的危險。」

4月5日,彭博社的評論文章稱,歐美國家希望印度站在自己這一邊,但是,「像印度這樣的國家無法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選邊站」。美蘇冷戰時期,印度成功同時獲得蘇聯軍事援助和美國的發展援助。「毫無疑問,今天,當大多數國家被迫在『民主聯盟或獨裁結盟』之間作出選擇時,他們會再次選擇兩者。」

儘管中國現在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不少人認為,印度的未來成長會比中國更快。這有兩大主因。第一是「人口」,中國受一胎化政策影響,勞動力開始老化縮水。但印度享有豐沛的年輕勞動力,未來幾十年印度經濟也將因為「人口紅利」而獲益。

第二是「民主」。印度的民主政府也許積弱不振,但它的民間企業卻實力堅強。他們不像中國企業那麼仰賴國家撐腰,而且更有創新能力。同時,印度沒有中共的審查文化和抄襲氾濫問題,創意可以自由流通,許多知識型產業(例如軟件業)寧可選擇到印度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