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提出應對中共激烈的競爭,要採取「戰略忍耐」方式以來,中共屢屢測試拜登的「忍耐力度」,在黃海、東海、台海和南中國海尋找第一島鏈的突破口和海權擴張的最大利益;另一方面,中共推行侵略性經濟,利用貿易實力脅迫他國就範,已成為各國警惕、抵制的重心。

哈里法克斯國際安全論壇(Halifak International Security Forum,HFX)2020年11月發佈的報告說,中共對民主國家和民主本身的侵略已經持續了很多年,只是到中共病毒(SARS-CoV-2)疫情在全球爆發時,世界才開始真正意識到中共的威脅。

法ARG再赴印太 加入CTF150

2021年2月18日,法國兩棲攻擊艦坦納爾號和護衛艦蘇爾庫夫從土倫海軍基地出發。(法國海軍)
2021年2月18日,法國兩棲攻擊艦坦納爾號和護衛艦蘇爾庫夫從土倫海軍基地出發。(法國海軍)

法國海軍消息,兩棲攻擊艦坦納爾號(Tonnere)和護衛艦蘇爾庫夫號(Surcouf)2月18日已從土倫海軍基地(Toulon Naval Base)出發,前往太平洋為海軍新兵進行3個月的長期海上作戰培訓任務。

這個每年一次的長期聯合部署旨在培訓新晉海軍軍官、在具有戰略意義的海域中作戰部署的運營能力,以及互相協調配合達到區域合作目標,這也是法國在印太地區防禦戰略的一部份。

兩棲準備小組(Amphibious Ready Group,ARG)今年將航經地中海、紅海、印度洋和太平洋。期間將兩次自由航行南中國海,並將在5月間參加美、日的兩棲聯合軍演,預計於7月14日回到母港土倫。

ARG還將加入印度洋150聯合特遣部隊(CTF150),並將與印太地區(印度、澳大利亞、日本和美國)結盟國家的海軍一起參加各種大規模軍演。

2月19日,在東海海域進行聯合補給訓練的美日法軍艦從左自右為:美國驅逐艦柯蒂斯維爾巴號、日本濱名號和法國輕型牧月號。(JMSDF)
2月19日,在東海海域進行聯合補給訓練的美日法軍艦從左自右為:美國驅逐艦柯蒂斯維爾巴號、日本濱名號和法國輕型牧月號。(JMSDF)

美國第七艦隊2月19日公佈,美國驅逐艦柯蒂斯威爾伯號(USS Curtis Wilbar)與日本海上自衛隊(JMSDF)補給艦濱名號(JS Hamana)、法國海軍輕型護衛艦牧月號(FNS Prairial)在東海海域進行了聯合補給訓練。美方表示,此舉在於提高美日艦艇的相互操作性、強化聯合能力。日方表示,海上自衛隊力通過各種訓練,努力增進與各國的協調配合,並提高海上自衛隊的戰術技能。

共同社報道,中共2月1日實施《海警法》,授權中共海警可在管轄海域動武,訓練或有意牽制中方在東海的活動。英德兩國的海軍也已表明今後將向太平洋派遣艦艇,防衛省展開協調,欲抗衡中共。

據JMSDF介紹,日美法去年12月也在海上實施了聯合訓練。牧月號的派遣是為了參與阻止北韓船隻停靠到其他船隻旁邊轉移物資的「倒貨」行為的活動。

法國國防部長帕爾麗(Florence Parly)2月8日公佈,核子動力攻擊潛艦埃默羅德號(SNA Emeraude)和支援艦塞納號(BSAM Seine)1月曾赴南中國海巡弋。帕爾麗表示,此行證明法國海軍長期遠地部署的能力,與澳大利亞、美國和日本戰略夥伴並肩。進行自由航行。

法國2019年正式宣佈「印太地區」防禦原則,展現法國對此區域的重視,法國2019年就曾派遣巡防艦通過台灣海峽,北京隨後對法國提出抗議。此次,法國再度派遣核子動力攻擊潛艦自由航行南海,北京則未做出正式回應。

中央社報道,法國策略研究基金會(FRS)研究員邦達茲(Antoine Bondaz)表示,法國此舉是向澳洲、印度、日本夥伴展現法國已準備好行動以捍衛自由航行的原則。

美國海軍表示,埃默羅德號潛艦和塞納號支援艦去年12月抵達關島,這2艘法國軍艦是法國長期部署於印太地區的一部份。同時,英國國防官員在1月表示,英國的旗艦級航空母艦打擊小組已準備好進入南中國海。加拿大的一艘皇家海軍護衛艦去年也由南海向北航行,經台灣海峽赴日,參加美、日、澳海軍10月下旬在日本所舉行的「利劍」(Keen Sword)大型軍演。

美國之音報道,美國能源情報署估計南中國海海域擁有110億桶石油和190萬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儲。

自從南海發現巨量油氣後,這個扼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的重要航道,居重要軍事和貿易地理位置的海域,除了中華民國(台灣)外,周邊地緣國家包括中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和汶萊均在此聲索主權。

四方安全對話強化自由印太

美國、日本、印度和澳洲的外長2月18日舉行了「四方安全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Quad)電話會議,這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的首次,也是自2019年該會談首次舉行後的第三次。日經亞洲新聞報道,這表明民主國家聯盟仍將是印度太平洋地區重要的決策平台。

日本外相茂木在推特上表示,四國外長就緬甸、東海和南中國海、北韓、武漢肺炎(COVID-19)和氣候變化等話題進行了「極為深入的討論」。

此次會議應華盛頓的要求而召開,四國外長重申每年至少舉行一次部長級會議的承諾,並定期舉行高級別和工作級別的會議,推進「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的願景,包括支持航行自由,強烈反對片面試圖以武力改變(緬甸)現狀。

班公錯脫離接觸 印審慎面對共軍

印度國防部2月20日在一份聯合聲明中表示,印度和中共軍隊已完成從有爭議的班公錯(Pangong Tso)地區完成脫離接觸。

中央社17日報道,有印度專家認為,由於共軍曾有從對峙地點撤退後又偷偷折返部署的紀錄,印度仍必須審慎查核共軍隊是否有誠意完全撤離對峙地點。

中印雙方自2020年5月發生邊境衝突以來,經過10輪軍長級會談後,才完成從局部爭議地區撤軍。雙方衝突起因為中方不滿印度在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修築公路。

《印度斯坦時報》2月22日報道,印度陸軍計劃在中印邊境增派第17軍山地作戰部隊(MSC)3個營的兵力,約3,000人,將部署在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的巴納格爾(Panagarh)山地部隊總部。

印度官員24日表示,拉達克(Ladakh)地區(中國稱阿克塞欽)班公錯兩岸最近的脫離接觸剛剛結束,這只是一個進程的開始,中方須要做更多的工作,以全面恢復雙邊關係的正常狀態。

知情人士說,人們將密切關注中共下一步的動作,以決定在雙邊或多邊層面上的未來交往進程。他警告說,要解決實際控制線上的其他幾個衝突點,還須要做更多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