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獨裁下的中國沒有法治,暴力殘害善良民眾的個人和單位卻反而「立功獲獎」、成為司法系統學習的「榜樣」。

在人類社會中有君主制、君主立憲制、法制、法治這麼幾種國家體制,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都對不上號。在法治的國家裏,意味著每個人都受到法律的約束,包括立法者、行政官員和法官。而在中國迫害者卻被「嘉獎」。

接上文:活埋酷刑折磨人 高陽勞教所的血腥罪惡

本篇以遼寧錦州監獄為例揭示其「榜樣」的真實面目。

遼寧省錦州監獄是遼西最大的監獄,隸屬遼寧省司法廳監獄管理局,非法關押刑期在10年以上的法輪功學員。

錦州監獄跟隨中共賣力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法輪功各項工作走在全省乃至全國監獄系統的前列,受到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表彰。2008年錦州監獄被中共司法部樹為「部級現代化文明監獄」;2013年7月22日,中共司法部為錦州監獄記集體一等功。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錦州監獄至少已有張立田、崔志林、辛敏鐸等法輪功學員遭酷刑折磨致死。那裏的酷刑有:熬鷹、罰站、坐小凳、「抱凳」、雙手雙腳被鐵鏈抱鎖在木樁上、暴打、嚴管等數十種。

見以下三個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

張立田被活活打死

張立田。(明慧網)
張立田。(明慧網)

遼寧省朝陽市年僅36歲的法輪功學員張立田被非法囚禁在錦州監獄,入監才一個多月就被毒打致死。

2008年11月17日上午9點,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監區長程軍、副監區長張寶志將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張立田叫到二樓犯人休息的一間小屋裏,又叫來犯人李勇和劉裴岩,對兩人授意後,接著四個人一起動手,對張立田毒打。

當天下午二點多鐘,張立田最後一次被毒打後偎在牆角一動不動。獄警程軍、張寶志又指使李勇、劉裴岩看管張立田。他們還談笑說:「法輪功(指張立田)咋的了?耍賴不起來啦?」兩人上前一拽,發現人已經死了,雙眼圓睜。張立田死不瞑目。

張立田死後的第三天,錦州市城郊地區檢察院進入錦州監獄調查,監獄安排好犯人,讓他們都說張立田是病死的。

遼寧省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的多名在押人員,冒生命危險送出了一封控告書,揭露張立田被活活打死的真相。

控告信中寫道:「我們是遼寧省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的勞改人員。這封信是代表我們監區所有在押人員的心聲:救救我們!錦州監獄一直聲稱是現代化的文明監獄,但是發生在我們周圍的暴行卻跟法西斯集中營沒甚麼兩樣。這裏的管理十分混亂,獄警非常狠毒、殘暴。」

「人命關天,懇請有關部門能主持正義,徹底調查此事(請不要通過程軍、張寶志安排的犯人調查取證),嚴懲兇手程軍、張寶志及其打手劉裴岩和李勇,我們群情激憤,都想給張立田作證。」

張承傑慘遭酷刑折磨

五十多歲的張承傑原是葫蘆島市造船廠的一名優秀工人,為人善良、性格開朗豁達,是個出名的孝子,有著幸福美滿的家庭,妻子賢惠,女兒聰明可愛。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中,張承傑受到嚴重摧殘,多次身陷囹圄,累計達12年之多。

2013年8月,張承傑被劫持到錦州監獄。在第十一監區,獄政處以張承傑不「轉化」(不放棄修煉)為由,對他用「抱凳」、「坐凳」、不讓睡覺等手段進行摧殘。

「抱凳」

2013年11月20日,下午大約十五點左右,錦州監獄主管嚴管隊的獄政科副科長楊金豐先是對張承傑的頭部拳打腳踢,然後給他戴上手銬、腳鐐,讓他環抱「凳」狀物體坐在地上,其中兩臂穿過「凳」上的兩個鐵環,使人與凳不能分離。張承傑被連續「抱凳」72小時。身體疲憊,出現心悸、幻覺,此後一段時間心跳時快時慢。

「坐凳」

停止「抱凳」後,楊金豐又強迫張承傑坐在大約直徑18釐米左右的硬木樁子上,名曰「坐凳」。從早上5點30分坐到晚上8點30分。連續二十多天,致使張承傑腰肌勞損、雙腳浮腫,時常眼前發黑,曾經栽倒在地上;臀部掉皮出血,有時形成的血痂和褲子粘在一起,稍一動則將血痂扯掉,痛苦難忍。

「熬鷹」

2014年11月11日,錦州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又進行新一輪的強制「轉化」,手段陰狠,人稱「熬鷹」。方法是先把人固定在鐵椅子上,雙手被用鐵卡子固定在扶手上,雙腳被鐵環固定在鐵椅子腿上,前面一米處擺放一台電視,連續播放誣衊法輪功的錄像,強迫觀看,不許閉眼睛。警察和犯人輪班更換,嚴密看管,連續晝夜不許法輪功學員睡覺,直至人精神恍惚、意志崩潰。

張承傑被連續5天5夜「熬鷹」,極度痛苦,生不如死。

崔志林遺體腦後有一窟窿

崔志林生前照片。(明慧網)
崔志林生前照片。(明慧網)

2002年9月18日,阜新市法輪功學員崔志林被阜新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綁架,後阜新市法院非法判刑11年。2003年下半年,他被劫持到錦州監獄;2004年8月4日,在五監區被迫害致死,年僅43歲。

8月4日,崔志林的家屬突然接到通知說「他已跳樓」。

家屬看遺體時看到:身體瘦得皮包骨、傷痕纍纍,慘不忍睹:雙耳、鼻、口均被堵著棉花團,腦後有一個窟窿,牙齦已腐爛;後背大面積青紫,兩腋下、軟肋、胯外、兩大腿內側、膝蓋以下、踝骨有長期被電擊的痕跡;肘部肉已脫落,睪丸腫大青紫,身體明顯被藥水(或清水)浸泡並清洗過。獄方對家屬威逼恐嚇,千方百計阻撓家屬拍照。

崔志林生前在錦州監獄五監區曾被「熬鷹」8天8夜,被銬在特製的大鐵椅子上毒打、電擊。獄警指使犯人吳斌、薛林明、張永哲、張萬江等監管崔志林,限制他喝水、吃飯。

獄方聲稱崔志林在李秀平監區長辦公室(二樓)「跳下自殺」。8月5日,監獄管教科長魏曉明召開153名犯人大會,威脅犯人不許亂說,統一口徑,欲掩蓋死亡真相。

逃脫不了的厄運

古人云:「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2015年11月,錦州監獄副獄長王洪博因為貪腐被檢察機關多次約談,因畏罪最終選擇在自家地下室上吊自殺。

原二十監區獄警監區長張寶志因受賄罪鋃鐺入獄,他是打死張立田的主要兇手。

馬振峰、高文偉、王亮三名獄長被免職。

馬振峰自2009年任錦州監獄獄長後,和獄警獄長高文偉沆瀣一氣,制定了「轉化」指標,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把對監區、監區長、分監區長的考核與「轉化」指標掛鉤,並許諾「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兩千元,致使惡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轉化」迫害。

監獄原刑罰執行處處長張慶配合迫害法輪功學員崔志林,與五監區有關當事人統一口徑,一同謊稱崔是自殺。後來他得了肝癌離世。

監獄退休警察謝繼權,在監獄曾負責看管老年法輪功學員,多次出口辱罵法輪功,謾罵法輪功學員。後來他在一次買菜時突然倒地,經搶救無效死亡。

參與迫害的二大隊獄警(科長)李向陽在2006年「十一」旅遊時,遭遇車禍。一家三口中只有他因車禍死亡,年僅32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