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以「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為由,正式逮捕中國環球電視網的澳籍華裔主播成蕾後,2月8日,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要求北京「根據國際規範,以公平、公正的程序和人道標準對待」成蕾。對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說:「希望澳洲方面切實尊重中國司法主權,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預中方依法辦案」。

針對中共指責澳洲干預成蕾案,西澳珀斯謝里登學院(Sheridan College)的法律系主任、齊默爾曼教授(Augusto Zimmermann)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政府的指責「毫無道理」,澳洲協助自己的公民「不是干涉」。

齊默爾曼教授曾任西澳州法律改革委員會(the Law Reform Commission of Western Australia)的法律改革專員(2012-2017年),也是西澳法律理論協會(the Western Australian Legal Theory Association)的創始人和主席。齊默爾曼教授認為,「中國政府的指責毫無道理,因為中國沒有『司法主權』,沒有三權分立作為司法獨立的理論與西方民主國家的構架相呼應。 中國的司法制度是建立在權力統一和集中的共產主義制度基礎上的,而不是(建立在)司法獨立和中立(基礎上)的」。

「換句話說,中國的司法機關只是國家權力機關。它不是獨立和中立的(機構),而純粹是中共的權力機關」,他進一步解釋說。

「成蕾女士是澳洲公民,(澳洲政府)協助自己的公民不是干涉。然而,中共的邏輯是,如果你出生在共產黨的中國,那麼你永遠屬於中共」, 齊默爾曼教授說。

成蕾1975年出生於湖南省,少年時隨父母移居澳洲。

2月9日,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採訪時也反駁中共的指責。她說,澳洲要求中國政府以人道方式對待本國(澳洲)公民是「完全正當」的,「這並不構成對中國法律的干涉」。

成蕾——中共「人質外交」的犧牲品?

近幾年,中共當局會拘留在中國境內的外國人,對它國施加外交壓力或報復,這一策略在國際上被稱為「人質外交」。其中,被外界公認的「人質外交」案例是2019年,中共因加拿大協助美國逮捕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先後逮捕2名在華的加拿大人。

2020年7月,中共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後,澳洲政府曾提出警告,中國很可能「任意拘留」在當地的澳洲公民,使他們成為「人質外交」的犧牲品。

目前,外界對成蕾事件是否涉及「人質外交」尚未有定論。但澳洲自由黨參議員、剛被任命為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的帕特森(James Paterson)周二(2月9日)對ABC國家廣播電台說,他懷疑中共此舉是為了報復4名中國記者因為涉入外國干預活動而在澳洲遭到盤問一事。去年,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辦公室疑似遭到中共間諜滲透一案牽出4名中國記者。該4名中國記者曾受到澳洲執法人員的盤問,目前已經離開澳洲。

帕特森說,如果中共是在為此事進行報復,就相當於「承認他們以報復的方式扣押了政治人質」。

齊默爾曼教授則表示,「中國掌控在共產黨政權下。在這樣的政權下,如果是『為了國家利益(黨的利益)』,關押一個人是非常正常的。這就是在共產主義政權下發生的事情,黨的利益遠比個人的權利重要」。

澳中關係因去年坎培拉堅持獨立調查病毒源頭而陷入谷底,如今成蕾一案讓澳中關係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