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首席財務官、創始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1年半前在加拿大被捕後,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及斯帕沃(Michael Spavor)隨即被中共扣押。這種被稱為「人質外交」的手段,中共專制政府一直在使用,甚至連兒童和孕婦也不放過。

據CTV News周三(5月6日)刊登的一篇文章,美聯社審查了10宗涉及美國、加拿大、澳洲和中國公民的個案。這些個案通常涉及無辜人士被中共當局拒絕離境,甚至扣押。

這類個案的一個普遍模式是:這些無辜人士在機場準備上飛機前被攔截並扣押,之前他們並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離開中國。他們沒收到為甚麼被拘留在中國的正式通知;這種出境禁令沒有限期,也沒有明確的上訴或解決爭端的機制;即使他們沒被指控犯了任何罪,他們也被關押。

中學生成人質

羅小姐(Mandy Luo)本應和母親一起乘飛機返回美國西雅圖,繼續去上學,完成她的高中學業。

但是,她們在上海機場準備乘飛機回美國時,一名保安人員告訴她的母親陳朱迪(Jodie Chen,音譯),羅小姐不可以離開中國。就像她的繼父、美國公民許丹尼(Daniel Hsu,音譯)一樣,羅小姐被禁止離開大陸。

羅小姐當時就愣住了,頭腦一片空白,雙腿麻木。她不得不獨自一人回家,再次成了「孤兒」。

實際上,羅小姐16歲時,就在西雅圖郊區當了一次「孤兒」。因為中共制定的法律給其自己廣泛的任意解釋權,可以阻止中國人和外國人離開中國,羅小姐的父母因此被困在大陸。

羅小姐的父母在中國沒有被判罪,但她的繼父許丹尼已經在中國的上海被單獨關押了6個月,而且處於嚴密監視下。她的母親被禁止離開中國2年半後,於4月10日獲准返回西雅圖,其中的原因目前尚不清楚。

按該家庭的說法,中國安徽省當局扣押他們作為人質,以迫使許丹尼的父親許維銘從美國返回大陸受審,他被指稱在20年前貪污了447,874元人民幣(相當於今天的63,000美元)。許丹尼的父親認為,那是一項錯誤的指控,是出於政治報復的動機。

該文稱,安徽當局和中共政府外交部或者拒絕美聯社的採訪要求,或者乾脆不回覆採訪請求。

美國國務院的一名發言人說,美國的外交官經常向中方提出境禁令,以及中共政府需要增加透明度的問題。「美國國務院已將許先生的個案按最高級別向中方提出,並將繼續這樣做,直到他被允許返回美國。」

中共行徑被指違法

批評人士認為,中共當局這種劫持人質和集體性懲罰的行徑,違反了國際法。這明顯暴露了中共欲施加影響力的意願,不單是向中國公民,也要向其它國家的公民和永久居民施加影響力。

美國、加拿大和澳洲政府都已發佈旅行警告,稱在中國的外國公民,會因他們可能未直接參與的糾紛,被禁止離開中國。

因為中共當局不向外國駐華使領館通報相關的個案,受到出境禁令限制的外國公民數量難以追蹤。不過,來自上述3個國家的外交官告訴美聯社,這類個案的數量一直在增加。

美國兩黨合作的眾議院中國事務執行委員會主席麥高文(James P. McGovern)表示,這是中共政府「令人震驚和令人無法接受的行為,並且明顯違反了國際法」。

據對相關個案有直接了解的人士說,被禁止離開中國大陸的人中,有兒童、孕婦和牧師,他們都持有外國護照。

澳洲永久居民、學者馮崇義在2017年曾被禁止離開中國並受到審問。他說,中共過去使用這種禁止離境令,主要是對付中國境內的持不同政見者,現在已經用來迫使海外華人噤聲。

加美澳政府齊發聲

去年,在中共央視關於中國「紅色通緝令」的紀錄片中,涉及的一名出逃者是加拿大永久居民朱世林(Chu Shilin,音譯),他在中國被告竊取了600萬美元。

中共政府的檢察官在網上發表的有關朱世林個案的記錄中說,他們成立了一個特別工作組,要把朱逼回中國。他們對朱世林的兒子、兒媳婦和前妻都實施了出境禁令,作為「控制其親戚並動搖其情感支持」行動的一部份。

朱世林最後屈服了,2016年1月30日,他乘坐加拿大航空公司的航班,飛去了北京。

加拿大外交部的一名發言人說:「濫用出境禁令令人不安。」「促進和保護人權是加拿大外交政策的組成部份。」

學者們表示,許多國家和地區可以禁止被指控犯罪的人,或者法律訴訟案的證人離境。但是,中共當局對旅行禁令的使用,超出了國際法的規範。

2018年,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阿根廷舉辦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曾就出境禁令問題向習近平施壓。美聯社通過信息自由法規獲得的澳洲領事電報顯示,澳洲外交官一再向中方交涉,對越來越多澳洲人被禁止離開中國表示擔憂。

今年1月,美國國會議員提出了一個兩黨合作的立法,該立法將阻止負有責任的中共官員獲得美國簽證,並敦促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討論這一問題。

在中國,已經有人呼籲中共當局進行改革。上海社會科學院法學院研究員陳慶安(Chen Qingan,音譯)在2018年為該院撰寫的一篇文章中寫道,管轄出境限制的法律「混亂無序,缺乏對公民權利的有力保護」。

但是,對於那些因出境禁令仍被困在中國的人來說,沒帶來改變。該文說:出境禁令的相關法律「措辭含糊,可以用來無限期地扣押任何人,而且沒有明確的解決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