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新聞秘書珍‧普薩基(Jen Psaki)暗示,祖拜登總統的政府還沒有準備好認真面對共產中國對美國安全,世界和平構成的複雜和直接的威脅。

本月早些時候,新上任的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承認共產中國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並補充說,前總統特朗普政府「對中國(中共)採取更強硬的做法是正確的」,這種強硬的做法對美國的外交政策「有幫助」。

從布林肯的這一刻來看,拜登政府似乎對華態度正確。

但在1月25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普薩基軟化了態度,她說,新一屆政府「在處理與中國(中共)的關係時,從耐心的態度開始」,然後,她拋出了一句華府行話,承諾會進行大量磋商,並進行「跨部門審查」,「以多邊方式與中國接觸」。

普薩基的關鍵說辭是「耐心」,戰略耐心這個外交術語,很快就變成了戰略疏忽和潛在的順從綏靖,戰略耐心充其量只是一種被動反應。

耐心掌握在北京當局的手中,中共侵略南海是事實,北京利用了美國25年的耐心來擴張。

中共的軍事和工業間諜活動、知識產權盜竊、不公平貿易行為和政治滲透(通常以經濟賄賂來解決),這些無處不在且相互關聯的秘密活動,是一種利用耐心的直接威脅。

中共在美國的間諜行動在歷史上沒有先例。

參議員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在其三藩市地區的辦公室聘用了一名中共情報人員,長達近二十年。幾年來,加州民主黨眾議員斯沃維爾(Eric Swalwell)與中共女間諜方芳(Christine Fang)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范斯坦和斯沃維爾都在國會情報委員會任職。

2015年,中共網絡間諜滲透到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OPM),獲取了2,000萬名政府工作人員的個人信息,其中包括軍事人員。美國軍事人員後來收到信件,證實黑客已經獲得了他們詳細的個人檔案,其中包括為了安全審查而進行的背景調查。

美國軍事新聞網站StrategyPage.com指出:「由於中情局從前……特種作戰指揮人員中招募了許多……外勤人員,所以現在中情局的許多關鍵人物已經不那麼秘密了。」

中國對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的「身份盜竊」,損害了美國的情報行動,可能長達十年。

而當時的奧巴馬政府對此次襲擊做出的反應只是戰略上的耐心。

耐心無法面對中共的主要外交和灰色地帶戰爭理論:針對有勇氣對抗中共侵略和惡意活動的國家、組織和個人的恐嚇、報復和懲罰。

目前,北京最公開的恐嚇行為是對台灣的軍事刺探。1月23日,至少有12架中共戰機(戰鬥機和轟炸機混合)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1月24日,15架中共軍機入侵。

中共進行了軍事展示,以考驗台灣的防禦能力,同時也在評估美國的軍事和外交反應。中共的目標是拜登政府。

日本對抗中共例行的空中和海上入侵。

中共宣稱對位於東海的日本尖閣諸島(Senkaku Islands,中國稱釣魚台)擁有主權。拜登的新任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與日本防衛大臣通電話時重申,美國承諾幫助日本保衛包括尖閣諸島在內的島嶼。

這很好。現在拜登總統應該在全球電視上作出同樣的公開承諾。他還應該申明美國捍衛亞洲關鍵盟友的承諾,並提及日本、南韓、澳洲和新加坡。

然而,光動嘴皮子沒用,還得有行動。

拜登必須積極地表現出不耐煩,比如讓因中共政府和企業實體的非法活動而遭受經濟損失的美國公司和個人告上美國法庭。

另一個積極主動的行為是:繼續執行特朗普政府的「清潔網絡」(Clean Network)計劃,通過禁止可疑的中共設備,比如華為製造的設備,來保護美國的通信和能源網絡。

最積極的行動是:承認台灣是一個自由和獨立的國家。#

原文It’s Time for American Impatience With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奧斯汀· 貝(Austin Bay)是美國陸軍預備役上校(已退役),作家、專欄作家、德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戰略和戰略理論教師。他的最新著作是《來自地獄的雞尾酒:塑造21世紀的五場戰爭》(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