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近日成功地從比利時引渡一名中共間諜,再次引發外界對中共商業間諜的關注。美國月刊雜誌《連線》(Wired)10月11日發表長篇調查文章,詳細披露了兩年前因竊取美國C-17貨機機密而被美國從加拿大引渡回美的蘇斌及其案子的完整細節。

《連線》雜誌通過大量的採訪和調查,除了詳盡曝光了蘇斌如何與中共軍方的兩名黑客配合,試圖規避美國追蹤,盜取美國C-17運輸機的大量數據以及F-22「猛禽」和F-35戰鬥機的部份文件外,還講述了美國如何通過蘇斌的案子,暫時遏制了中共的網絡盜竊行為。

此外,《連線》還披露在蘇斌被抓後,中共國安如何將生活在中國的、與蘇斌素不相識的加拿大公民高凱文夫婦(Kevin and Julia Garratt)抓捕,並企圖以他們作為籌碼,迫使加拿大拒絕美國引渡蘇斌的要求。

上篇

美國向加拿大要求引渡蘇斌 中共抓加國公民作籌碼

2014年晚春,當時任助理司法部長的卡林和時任司法部檢察官的希基一起坐在匹茲堡機場的時候,FBI已經蒐集好了所有起訴蘇斌所需要的材料。此時正值美國司法部發佈針對中共間諜活動的新發現。

為了真正逮捕蘇斌,FBI需要加拿大當局的合作。當時的時機對處理此案很有利。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道,大約在FBI要求加拿大皇家騎警幫助拘留蘇斌的同時,加拿大也正在應對中共政府資助的黑客的大規模攻擊。這些黑客已經滲透到加拿大的國家研究理事會的網絡。該理事會領導加拿大的研究和開發工作。(中共否認了這一指控。)在這個大背景下,加拿大政府願意在蘇斌的案子上配合美國。

2014年6月,調查團隊了解到蘇斌打算離開加拿大回到中國,雖然沒人知道他會離開多長時間,但加拿大政府決定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在蘇斌預定行程的前幾天,加政府將其抓捕。

而中共立即就知道了其最有價值的「情報資產」已經被抓。

隨著蘇斌準備首次出庭,中共很快就決定向加拿大發出一條不那麼微妙的信息。為了讓加拿大三思而後行,以阻止蘇斌被引渡到美國,中共國安部策劃了抓捕加拿大公民高凱文夫婦的陰謀。

高凱文夫婦在中國生活了30年。根據Trip-Advisor的說法,這對夫婦50多歲,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在中朝邊境城市丹東開了家人氣很旺、名叫「Peter』s Coffee House」的咖啡店。

20世紀80年代,高凱文夫婦從加拿大來到中國擔任英語教師。多年來,他們曾在6個不同的中國城市居住,養育了4個孩子。最後他們在丹東定居。在那裏,他們向朝鮮人提供援助和食品,支持那裏的孤兒院,並在丹東周邊做義工。在丹東,他們建立了一個強大的社交網。因此,當他們被一位朋友的熟人邀請出去吃飯時,他們都沒有感到奇怪。朋友的熟人想要從高凱文那裏獲得些建議,即如何能夠讓女兒申請到加拿大的大學。

這個飯局發生在2014年8月4日,飯局本身是正式的,但並不罕見。晚餐後,高凱文夫婦乘電梯下到賓館大廳內。門一打開,就發現燈光明亮,接著他們看見一群拿著錄像機的人。夫婦兩人最初以為,他們偶然撞進了一個派對,或許是一個婚禮。但並非如此。上來了幾名男子將夫婦兩人抓住,並將他們分開。然後推搡著他們朝著已經準備好的汽車走去。一切都發生得那麼快,沒有任何原因。當他們被汽車拉走時,兩人從未想到這是他們在今後三個月內的最後一次見面。

直到兩人進了警察局,他們才意識到自己陷入了麻煩。後來,這對夫婦才明白他們為甚麼會被拘留。在他們被拘留之前,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住在加拿大、名字叫蘇斌的華人。

被拘留後,高凱文夫婦發現他們陷入中共的司法系統,經常被審訊,但他們自己卻不知道應該向中共承認些甚麼。

他們的家人聘請了一位在北京工作了近20年的美國律師茲默曼(James Zimmerman)。茲默曼開始將這對夫婦的案子與蘇斌的案子聯繫起來。

該律師意識到,中共政府正在對高凱文所進行的指控和美國對蘇斌的指控極其相似。中共外交部告訴《紐約時報》說,高凱文夫婦正被調查,涉嫌竊取與「中國(中共)軍事目標和重要國防研究項目」相關的情報,從事威脅中共國家安全的活動。

茲默曼律師指出,中共用來指控高凱文的證據主要是他在公共場所拍攝的一些相當不起眼的照片和錄像,比如在天安門廣場錄下士兵升旗的情形。

該律師還說,中共所謂正當程序與大多數西方司法體系不同。他幾個月都在與中共外交部、商務部和加拿大使館官員的會晤之間來回穿梭。

茲默曼說,他的目標是向中方表明,這個案子對中共來說並不好,因為缺乏證據,有可能會引發公眾的反彈。

《連線》雜誌說,任何監控中共網絡盜竊的人都會注意到,蘇斌的被抓對於遏制中共網絡盜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自從2014年中期以來,我們看到中國(共)團體對美國和其它25個國家實體的整體入侵活動明顯下降。」 美國網絡安全公司FireEye在一份報告中總結說。

而高凱文夫婦成為蘇斌被抓事件的受害者。

2015年8月,《華盛頓郵報》發表一篇文章警告說,美國政府正準備針對中共黑客進行制裁。

美國方面的警告,無論是公開的還是私下的,都引發了中共的注意。北京派出了一個大型高級代表團訪問華盛頓,雙方進行了緊張的談判。就在中共代表團臨回國前,雙方制定了一份協議,等雙方領導人會面時簽署。

幾天之後,也就是2015年9月25日,奧巴馬與習近平進行了私下會面。奧巴馬宣佈,雙方達成共識,並同意不進行或支持網絡盜竊知識產權、商業機密或其它有利於商業利益的信息。

美國之音說,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共政府從來不承認對其它國家進行了任何網絡入侵,但卻在2015年與奧巴馬政府達成協議,同意不向對方實施網絡滲透以獲取商業機密和知識產權。美國情報官員最近表示,在協議生效後的很短一段時期內,北京的確減少了對美國的網絡攻擊和滲透,但很快又恢復了這些行為。

高凱文夫婦和蘇斌的案子仍未解決。高凱文的妻子被保釋,但仍須待在中國。在2016年1月,中共政府宣佈將就間諜活動對高凱文進行審判。中共官媒新華社當時報道說,中共當局發現了證據,表明高凱文接受來自加拿大間諜機構的任務,在中國收集情報。

但在幕後,中共承認這些指控是荒謬的。高凱文的律師茲默曼告訴《紐約時報》說 :「中方明確表示,高凱文案的目的就是用來向加拿大施壓,以阻止將蘇斌引渡到美國。」

但在2016年2月,蘇斌本人放棄了對引渡的抵制,決定去美國接受指控。他的律師後來告訴美國法院,蘇斌知道他的引渡程序可能比他在美國監獄服刑的時間更長。

FBI特工於是飛往了溫哥華,將蘇斌押回美國。蘇斌於2016年3月認罪。他的長達35頁的協議或許是有史以來公開發佈的、有關中共間諜設備的、最詳盡的第一手資料。「這是我們第一次取得這樣的成功」,FBI官員瓦萊斯說。

蘇斌拒絕公開發表言論。法官宣佈判處他46個月有期徒刑以及1萬美元罰款。蘇斌當時說:「我無話可說。」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在蘇斌決定放棄對引渡的抵制之後,中共對高凱文夫婦的指控也迅速破滅。高的妻子能夠在2016年5月離開中國。而他本人在當年9月被釋放,儘管他不得不支付了近2萬美元的罰款。

中共故伎重演竊取美國信息 國安部變主要力量

中共最終還是沒有遵守2015年中美達成的協議。今年春天,FBI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公開表示,網絡安全界人士已經觀察了一段時間,發現中共已經故伎重演,再次侵入美國電腦系統並大規模竊取信息。

「沒有哪個國家(的黑客行為)能達到(與中共)接近的水平」,雷在3月份告訴NBC新聞說。

特朗普總統近期告訴路透社說:「我們正在談論重大損失,我們正在談論你甚至沒想過的數字。」

網絡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聯合創始人阿爾佩羅維奇(Dmitri Alperovitch)說:「在過去的一年半里,(網絡盜竊的)數量大幅增加。」

特朗普與中共打貿易戰,在很大程度上被視為對中共多年來猖狂地盜竊知識產權的一種懲罰方式。

「經過多年不成功的美中對話,美國正採取行動對抗中國(中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寫道。

在2005年至2014年,中共網絡盜竊運動背後的主要力量是中共軍隊。近兩年來,中共國安部已經介入,並成為中共網絡盜竊新的中央辦公室。

網絡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聯合創始人阿爾佩羅維奇透露,中共軍隊已經大幅後退,而國安部及其附屬承包商已經填補了這一空白。

阿爾佩羅維奇指出,這些與國安部有關的新黑客比中共部隊更加老練,他們下大力氣找出如何把盜竊做得更加隱密的辦法。因為沒有中共黑客想要像之前的那五個中共軍隊人員那樣,出現在FBI的「通緝」海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