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1日,拜登上任第一天頒佈了美國重新加入《巴黎協定》、叫停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等多項行政令。澳洲《旁觀者》(The Spectator )刊文稱,拜登政府推行的全球主義議程,將終結特朗普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開啟「美國靠後」(America Last)的時代。

拜登重啟《巴黎協定》時,發佈了一項應對氣候變化的全面命令,包括撤銷授予Keystone XL美加石油管道的總統許可。油管線協會行政總裁安迪·布萊克(Andy Black)表示,拜登的新命令無異於「扼殺一萬個工作崗位,從工人口袋裏拿走了22億美元的工資,而且這不是美國人現在需要或想要的(政策)。」

《旁觀者》雜誌主編安婷依(Amber Athey)在題為「拜登上任當天開啟『美國靠後』時代」(America last: Biden’s first day in office)的文章裏稱,拜登的施政綱領服務於全球主義。

安婷依在抨擊拜登的全球主義議程時說,拜登承諾再次與世界接觸,修復與世界聯盟,實質是讓美國退回到一個未能為美國人帶來實際利益的全球秩序。美國將用本國納稅人的錢來救助其它國家,將為無休止的戰爭犧牲生命,並將美國人的工作機會送到海外。

安婷依反對拜登重新加入世衛組織,稱特朗普政府因世衛幫助中國(中共)掩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撤走了該組織的資金。

「拜登還讓美國重新加入《巴黎協定》。美國向協定基金支付了10億美元,美國人還要為國內能源價格上漲買單,」她說。

2017年6月,特朗普總統宣佈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稱這項協議極大的傷害了美國的利益。

2017年,「美國資本結構委員會」(American Council for Capital Formation)稱《巴黎協定》在2040年之前將使美國損失3萬億美元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和650萬個就業機會。

安婷依在文章結尾總結拜登的全球主義議程說,拜登政策意味著「除了美國人之外,服務其他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