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6日,重慶市北碚區失地農民在區政府大樓門口抗議政府腐敗。官商勾結壟斷當地拆遷工程,套取維穩金不解決訪民問題,還給訪民強加罪名判刑、拘留、關黑監獄等。

1月16日,重慶市北碚區歇馬街道訪民何朝正、曾利平、李忠秀、周永平、張興芳、萬天福、劉文剛七人在北碚區政府大樓門口抗議政府官員(歇馬街道政法委書記汪小波,紅旗村支書洪軍、鄧成富,衛星村支書萬清明,天馬村支書唐安陽等人)勾結壟斷當地工程的腐敗行徑。

他們表示,政府徵地拆遷多年不依法賠償,他們還因上訪被強加罪名關黑監獄、判刑、拘留等。他們要求重慶市北碚區歇馬街道落實國家信訪政策,依法解決訪民合理合法的訴求,保障被徵地農民原有生活水準、長遠生計有保障。

因徵地強拆 家庭破碎

失地農民何朝正的土地被二次徵收,他還有5畝土地沒得到補償,一棟他父親的老房子150平方被強拆了,也沒補償安置。他多年上訪,問題都沒得到解決。

何朝正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生產組土地分兩次徵收,他們拿一個別的林地的假的手續,張冠李戴,強行把我們的土地、林地徵收了。至今沒有開工建設,荒蕪約1000畝,這都是基本農田啊!」

「我第一次被徵收的土地拿了一點錢,第二次2018年6月全部土地被徵收了,房子也拆遷了,完全沒有賠付,至今都沒有談好。我們找領導至今沒解決。」

「他們就是囤積土地、倒賣土地,還沒有合法手續,拿假手續騙取農民土地,實在可恨!」

何朝正因為上訪被關了8次,他的妻子被關了3次,因為徵地拆遷上訪太艱辛了,他的妻子後來和他離婚了。

何朝正表示,「他們是一幫土匪,全部不講理也不講法,法治在我們當地真是個笑話,有理無理都打不贏。那些昏庸的官員怎麼能給百姓解決問題!」

因遭強徵土地 老父親被打後身亡

失地農民李忠秀表示,「我家土地有3畝多,2011年時他們採取強徵,來了一千多名警察和保安,因為補償過低,農民在現場抗議,被抓了五十多人,戴上手銬帶走的。被打傷的群眾有三十人,包括我父母,他們都是七八十歲的人了,也被打傷住進醫院。」

然而,當地政府卻在第二天把醫護人員辭退了,當她去醫院看父母親時,發現她父親輸液的針被他們扯掉了,流了好多血。

李忠秀說,「我當時非常生氣,我給當時的書記打了電話,問他這事。幾天之後強行把我父母趕出院,還要我們簽字說是自願出院。出院後我父親過幾天就離世了。當時全身軟組織受傷,這都有醫院的證據。」

李忠秀從那時開始上訪,因為上訪她被關了兩次。

她說,「我的房子是他們騙我孩子簽字的,我才是屋主。我完全沒拿到補償金,都被他們苛扣貪污了。這麼多年沒得到解決,他們完全是做非法事情。現在政府(官員)完全不是人,好可惡!」

失地農民們走司法程序,不通;去北京被抓,連國家信訪局也被買通。她說,「去了也沒用,就是這麼腐敗,老百姓根本無法生存。」

「問題不解決將繼續上告」

拆遷戶周永平表示,她的房子是2013年被拆遷的,但直到現在還沒拆掉,因為周永平一直在跟他們(政府)打官司。

周永平表示,「我的房子是經營房,又不給我補償。這是我自己的產權,營業執照都齊全。他說我曾經被安置過,所以這次就不給我補償,那是另一個拆遷案,我的這棟房子是我自己買的合法持證房子。我不需要他們安置,但要跟我產權調換呀!」

重慶市北碚區歇馬鎮政府以欺詐手段對農民的生產土地和房屋實施強徵強拆,土地至今閒置荒蕪,9年來農民的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他們都表示,如果問題再得不到解決,將繼續到北京各個部門去舉報上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