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日,在中國篡政 70周年這一天,香港與北京出現了「煙火」兩重天的情景:一場民眾爭取人權自由的大遊行,對陣一個政權窮兵黷武發動的「大閱兵」。

三千年前,大衛戰勝巨人歌利亞的故事在《聖經》中被傳世銘記。今天,一個更宏大的現代史詩正在中國上演:無數中華兒女,例如今天的香港人,為了守護普世人權而奮不顧身,對抗貌似巨人般強大的邪惡政權——中共。

國殤之日 中共越加瘋狂

十一當天,備受國際關注的北京和香港,意外地呈現出「煙火」兩重天。

儘管中共使出了各種招數,企圖保證竊國70周年閱兵和慶典儀式萬無一失。然而十一當天,中共未能營造出其預想的「閱兵藍」,而是迎來嚴重的陰霾,中共精心準備、規模龐大的閱兵和煙花表演,在陰森森的霧氣中登場。

而在二千公里外的香港,同樣籠罩在瀰漫的煙火中。不過,不是霧霾和煙花,而是港警掃射的催淚彈和槍火的硝煙。

只是,無數香港人無懼血色恐怖,堅持走上街頭,為人權自由而抗爭。在民陣發起的「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集會遊行遭警方拒絕情況下,港人自發集會遊行,遊行主題是「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結束專政 還政於民」。集會遊行遍及香港六區。

港警在六區瘋狂發射催淚彈,鎮壓民眾。當天有近200人遭警方拘捕,數十人受傷送院。一名上街抗議的中學生,胸部遭港警實彈槍擊,傷勢危重。現場多名抗議者目睹、攝錄了港警近距離向抗議者開槍射擊的場景。

三十年前的六四,中共指令軍隊在北京,向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們開槍。今天,中共指使警察在香港向十幾歲的中學生開槍。

不同的時代和背景下,中共的選擇從未改變——那就是,向人民開槍。

古語有云:「天欲其亡,必令其狂」。十一國殤日,中共越加瘋狂。

十一當天,中共未能營造出其預想的「閱兵藍」,而是迎來嚴重的陰霾。(NOEL CELIS/AFP/Getty Images)
十一當天,中共未能營造出其預想的「閱兵藍」,而是迎來嚴重的陰霾。(NOEL CELIS/AFP/Getty Images)

相較於中共十一耗巨資舉辦大閱兵,香港一整天的抗議活動。2019年10月1日,大批港民參與在港島銅鑼灣起步的「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相較於中共十一耗巨資舉辦大閱兵,香港一整天的抗議活動。2019年10月1日,大批港民參與在港島銅鑼灣起步的「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中共與民為敵 越來越瘋狂

中共為慶祝其竊國70年,不惜砸下巨資粉飾太平,同時舉辦規模空前的大閱兵」。但與中共兇猛武力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北京市內菜刀都被下架,被外界戲稱「中共導彈怕菜刀」。

而且,包括北京在內全國各地都被嚴加戒備,民眾處處被盯防,甚至上廁所都被監控。對中國大陸民眾而言,中共的「十一」不像是歡慶,更像是戰爭,一場中共與中國人民為敵的戰爭。

而在反送中風暴已經延燒數月的香港,隨「十一」逼近,中共越發瘋狂。

從8·18宗,香港警方開始不批准遊行,此舉被視為,是中共恐懼國際社會看到抗議者的浩蕩聲勢、看到香港民眾拒絕中共的煌煌民意,從而使得港人贏得更多國際力量支持。

中共和港府為了阻擾香港民眾發聲,不但封殺遊行,還指使港警暴力全面升級。不但上門拘捕藝人、記者,亦於29日、30日連續狂抓濫捕抗議者,甚至近距離噴射辣椒劑、攻擊代表民眾來交涉的立法會議員,製造白色恐怖。

更可怕的是,中共曾經釋放出,欲倣傚德國納粹「國會縱火案」的危險訊號。

文匯網、《大公報》等親共媒體日前公開發文「預告」稱,「暴徒策動10·1殺警」、「發動恐襲」。但各方觀察人士以及香港抗議者早先就指出,中共一直派出公安和港警混入人群做臥底,製造暴亂、殺人事端,企圖為中共鎮壓製造藉口,並抹黑香港民主運動。如果國際社會沒有預先揭破中共陰謀,很難想像十一當天會發生何等慘劇。

 2019年10月1日,香港隨處可見「天滅中共」的標語。圖為屯門一處天橋下。(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1日,香港隨處可見「天滅中共」的標語。圖為屯門一處天橋下。(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1日,中共十一,港人發起六區抗暴政活動。警方屯門放催淚彈後抓人。(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1日,中共十一,港人發起六區抗暴政活動。警方屯門放催淚彈後抓人。(余天祐/大紀元)

被迫出走的港人:全球抗共 不退縮

與此同時,香港、台灣和世界各地的民眾,興起了「全球連線—共抗極權」的活動。

從北美的華盛頓、紐約、多倫多、溫哥華到歐洲的倫敦、巴黎、柏林;從澳洲的悉尼、墨爾本到亞洲的台北、東京;全球至少24個國家的65個城市在上周末加入了全球抗共、聲援香港的遊行。例如在9月29日台北「反極權撐香港」的大遊行,逾10萬人參加,其中包括被迫出走的香港人。

抗議者認為,中共政府實行權極統治,不僅令香港的人權受壓,也威脅全世界的自由。

全球逾60個城市分別於本周未同步舉行「全球反極權」遊行活動,圖為9月28日倫敦遊行至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後的集會情況。(晏寧/大紀元)
全球逾60個城市分別於本周未同步舉行「全球反極權」遊行活動,圖為9月28日倫敦遊行至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後的集會情況。(晏寧/大紀元)

台灣多個民間團體9月29日在台北發起「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遊行活動,逾10萬人參加,其中包括被迫出走的香港人。(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多個民間團體9月29日在台北發起「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遊行活動,逾10萬人參加,其中包括被迫出走的香港人。(陳柏州/大紀元)

剛剛移民到台灣的香港人偉明(化名),參加了29日的台北大遊行。偉明感慨地說,自己是生意人,有條件來台灣,可是更多的香港人,那些年輕人怎麼辦?他對中共侵蝕香港,感受非常明顯。例如國企入港,像是國泰、匯豐銀行,中共的目的就是要從各行各業,有更多的資本進入香港,「你們香港人都為我(中共)打工,看你們可以怎麼樣,它可以叫你們寫報告、開除你。它們(中資)真的是在各行各業滲透香港。」

偉明說,香港以前法治很受尊重,但自從中共來了,一切都變得不同了。「五年前香港人的佔中運動妥協了,因為香港人太愛錢了,但那時候中共干預香港還沒那麼明顯」,「這次警察的暴力太過份、破壞法治太厲害,明顯地勾結黑社會」 ,「我們覺得(港警)一定打死人了,因為香港突然間發生很多自殺的屍體,都是年輕人,肢體斷得那麼齊整」。

偉明說,這一次,香港人沒有退路了,「不可能像上一次那樣妥協了。還是有人想安穩地過日子,但是更多人覺得不能讓年輕人白白付出,不能就這樣罷休。」他說,如果港警有良心,可以說不幹了,「為何無差別打人,連十二三歲的小孩都不放過」,「有傳言說,每個警察有員額(抓人)的要求,我們香港人看了很痛心」。

偉明接受採訪時說,他30日要再回到香港,參加10月1日的活動。#

( 轉自《真相中國》2019.十月號/第11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