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變種中共病毒已經在加拿大發現並迅速在全世界傳播,科學家們正在對該病毒進行研究,目前而言,科學家們表示,變種病毒令疾病的傳播方式和感染人群改變。

大家熟知的COVID-19(中共肺炎)是一種呼吸道感染疾病,引發該疾病的病毒名為SARS-CoV-2。多倫多大學達拉拉納公共衛生學院的博士生索斯(Jean-Paul Soucy)向CTV新聞解釋說,「毒株」一詞是針對SARS-CoV-2病毒的,而不是針對病毒引發的疾病COVID-19的。

索斯在周日的電話採訪中說,當對已知病毒進行分類時,該病毒已經發展出「特定的突變組」,導致該變異株與其起源菌株的行為不同。

據《環球郵報》報道,想要了解引發中共肺炎(COVID-19)病毒的人只需要到NextStrain.org網站,該網站由一群計算生物學家維護,該網站當前展示了超過3,500個在基因上互不相同的SARS-CoV-2分支,這意味著COVID-19病毒已有超過3,500個變異體,並且這些只是已發現所有變體中的一部份。

今年,該病毒通過感染約8,000萬人而獲得了巨大的變異機會,因此一直在出現更多種類的病毒。

傳染病專家麗莎‧巴雷特(Lisa Barrett)博士周日對CTV新聞說,病毒通常會突變,但某些病毒比其它病毒變化更多。她指出,雖然冠狀病毒的遺傳密碼通常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但突變通常不會引起人們的關注。

她說,衛生官員不必記錄引發COVID-19的所有變種病毒,但需要研究哪些變種可能改變誰感染了病毒、症狀以及對疫苗的反應方式。

變種病毒改變疾病傳播方式

通常,變種病毒間的略微差異導致病毒感染和傳播行為相同。它們像指紋一樣,其遺傳密碼可用於識別和追蹤各種病毒爆發的歷史,但是它們引起的疾病是相同的。

但最初在英國發現,現在已經在加拿大發現的新變體並不是這種情況。根據流行病學和初步的實驗室報告,該變種病毒可能會改變COVID-19的特徵,從而足以改變該疾病的傳播方式和感染者。

這不僅有引起新大流行的可能性,而且病毒不斷變化,可能會導致COVID-19測試標準更改,也使疫苗的研發和批准更難。

同樣值得關注的,最近出現的另外兩個變異體,一個來自南非,一個來自尼日利亞。兩者均與英國發生的變異沒有密切關係,但都與它們在病毒基因組中存在相同突變。該突變影響病毒侵入人細胞的方式。

這種被稱為N501Y的突變曾經出現過,但是現在出現在英國和南非的這種變異似乎和其它變化捆綁在一起,從而加強其效果。

「當你開始看到某些突變的平行進化頻率增加時,這表明它們具有真正的生物學優勢。」卑詩省卓越愛滋病中心的進化遺傳學研究科學家傑弗里‧喬伊(Jeffrey Joy)說。

名為「B.1.1.7」的英國「新毒株」上周末敲響了警鐘,據英國研究人員稱,B.1.1.7的傳播能力提高了70%以上,它與英格蘭東南部的病例激增有關。當「新毒株」傳播到周圍未感染人群中時,很容易廣泛傳播,這種現象被稱為「奠基者效應」。

這可能是由於「新毒株」攜帶大量突變,共有23個突變。其中17個導致病毒蛋白發生物理變化。通常,SARS-CoV-2病毒每月累積一個或兩個基因突變。這表明在B.1.1.7分子進化的速率更高。渥太華大學的分子病毒學家考特(Marceline Cote)說:「它有很多我們沒有預料到的花招。」

英國的流行病學數據還表明,「新毒株」可能更能感染兒童。這將與其更容易結合人類細胞受體的證據相吻合。

新毒株是否讓現存疫苗無效?

現在科學家面臨的問題是「新毒株」是否會充份改變「刺突蛋白」,以使第一輪COVID-19疫苗失效。儘管必須對這個問題進行檢驗,但考特指出,疫苗是刺激對刺突蛋白的多個部位產生反應,而不是僅在一個部位。幸運的是,疫苗仍然可以鎖定病毒並防止細胞感染。

加拿大衛生部周三批准的Moderna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相信這一變化不會影響其疫苗的免疫反應。該公司補充說:「我們將在未來幾周內對該疫苗進行更多測試,以進行確認。」

巴雷特說,目前的數據表明,COVID-19疫苗將「可能」對抗這種新變種,但還需要做更多的研究。

在對B.1.1.7變體有更多了解之前,巴雷特說,需要保持當前的公共衛生措施,包括身體疏遠、戴口罩和經常洗手,以幫助限制其進一步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