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裏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最近的信息真的多到目不暇接,我感覺自己有太多的信息想要跟大家分享,感覺有點力不從心了。儘量吧,我儘量把我覺得有價值的信息整合起來給大家。

聽新聞:

我們先看一段影片,這段影片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昇在一個論壇上的演講片段,大家聽聽他描述為甚麼中共搞不定特朗普,但是可以搞定民主黨政府。

中共和民主黨人及華爾街大鱷一夥

總結翟東昇說的意思,第一,中共在美國有高層關係,但不是特朗普政府;第二,中共砸錢辦事,沒有辦不到的;第三,華爾街的高管拿著中國護照,住著北京的房子,是中共的海外代理人;第四,拜登如果上台,中共在美國又有人了。

他毫不掩飾的在公眾面前宣講中共扭曲的價值觀,親口告訴世界,中共和民主黨人、華爾街大鱷是一夥的。雖然我們都知道這是事實。我希望那些還在為民主黨辯護的人清醒過來,了解真相。

最近,CNN和拜登團隊迫不及待的就跟中共建立聯繫了。CNN的主持人扎卡利亞(Fareed Zakaria)和拜登的顧問參加了「讀懂中國」大型跨國會議,習近平還給這個會議發信致詞。這個會議的目的是為了擴大中共在世界範圍內的合作。

CNN主持人兼華盛頓郵報撰稿人扎卡利亞參加了會議,還接受了採訪,中共黨媒報道扎卡利亞稱,中共國是特朗普的替罪羊。

大家最近應該都聽說了,CNN晨會錄音曝光的事情。專門揭露左派的媒體《真相工程》不知用甚麼方法拿到了CNN每天早上電話會議的登錄方式,他們監聽了CNN兩個月。

12月1日,真相工程的負責人奧基夫(James O'Keefe)在電話裏告訴CNN總裁扎克(Jeff Zucker)他已經監聽他們兩個月了,把扎克嚇傻了。之後,奧基夫陸續公開了多個CNN晨會的片段。包括扎克指示他的員工不要把特朗普當正常人報道,要報道他病了,他輸了,他絕望了,他的行為隨著時間越來越瘋狂,諸如此類。

還要求員工不許報道拜登家族的醜聞,要繼續報道對特朗普不利的消息。這個情景實在太似曾相識了,在中共宣傳部的記者編輯會上,就是這樣對新聞報道進行規範的。現在美國的左媒成了地道的中共做派,完全成了民主黨的黨媒。

「讀懂中國」會議多少西方政要參加

還有拜登顧問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也參加了讀懂中國的會議。薩默斯曾在克林頓總統時期擔任美國財政部部長、在奧巴馬總統時期擔任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現在是拜登的競選活動顧問。拜登的團隊問題有多大,去挖一挖,幾乎都是中共代理人。他新公佈的內閣成員,多名重要職務都跟一個神秘的公司有關。

他的國務卿人選布林肯(AthonyBlinken)和國防部長人選弗盧努瓦(Michele Flournoy),都是WestExec諮詢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可能被拜登委任為國家情報總監的海恩斯(Avril Haines),和他的「白宮新聞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都曾在WestExec公司工作。這個普薩基甚至戴著有鐮刀錘子五角星標誌的帽子,完全不掩藏她的共產主義傾向。

這家公司的兩名負責人,一個是奧巴馬政府的前國防部副部長羅伯特·沃克(Robert Work),另一個是前中情局副局長大衛·科恩(David Cohen),他們為拜登和賀錦麗提供國家安全簡報。可以說,拜登內閣大部份都是這家公司的成員。

WestExec成立於2017年,自稱跟美國政府內部有很深的「內部聯繫」,並承諾向客戶提供第一手信息,或幫助游說政府部門。還在網站上說,他們可以幫助美國大學獲得中國的捐款。而最近,他們悄悄的把跟中共相關業務的信息從網站上拿掉了。是想隱瞞甚麼呢?這個公司跟中共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幾乎是從奧巴馬政府內閣組建起來的,現在成為了拜登的內閣。

拜登新內閣人選的背景遭到質疑。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魯比奧說,「如果美國的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機構,讓那些因促成美國企業與中共做生意而獲得酬勞的人來領導,美國不會變得更加強大和安全。」

共和黨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也接連發文抨擊拜登所提名的外交和國安人選,說他們都是些與中共政府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人員。

不敢想像,現在有多少美國兩黨官員已經被中共滲透收買。今天看到蓬佩奧的講話,他說,去年北京的某智囊出台了一個報告,分析了美國50州州長對中國的態度,按照態度給你們打了三類標籤,友好、強硬或不明。我讓你們自己尋思一下你屬於哪一類?你們自己不清楚但是中國知道。你們中的很多人的名字直接出現在報告中。蓬佩奧這段講話就是對美國官員的一記警鐘,出賣美國利益的人都記錄在案。特朗普政府很清楚哪些人是中共的利益共同體。

其實這次美國大選,完全不是美國一個國家的大事,這次選舉政變涉及到全球的勢力。為甚麼在美國大選還沒有定論的時候,其它國家的領導人會這麼迫切的發賀電,背後都是有原因的。他們是盟友,是全球主義利益集團的成員。

看看這個讀懂中國的會議還有哪些西方政要:前英國首相白高敦、前澳洲總理陸克文、墨西哥前總統、21世紀理事會主席塞迪略,世貿組織總幹事拉米、比利時前首相萊特姆、德國聯邦議院議長朔伊布勒、俄羅斯審計署署長庫德林等。

當然,絕對不會只有這些人是中共的代言人,要列出中共在全球各國的代言人,恐怕名單要堆滿一個房間。

美國情報總監:中共是成最大威脅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12月3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評論文章,向美國人民傳達一個信息,中共對當今的美國構成最大的威脅,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對全世界民主與自由的最大威脅。

拉特克里夫是最高情報官員,他可以接觸到除了特朗普總統意外,比別人更多的情報信息,他還說,美國情報顯示,中共甚至已經對軍人進行人體測試,希望發展生物能力增強的士兵。這個消息是很恐怖的,中共完全沒有倫理道德底線,不會管這些實驗對人體的傷害,只為了發展武力。

為甚麼拉特克里夫要在這個時候發表這樣的文章呢?《華爾街日報》是左媒,現在基本上支持特朗普的人都不會去看這些左媒了,他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應該是針對左派支持者。向那些左派或者中間派的美國人喊話,中共對美國的威脅有多大。這可以起到甚麼作用呢?

一個是讓更多美國人知道,拜登團隊跟中共勾兌會給美國帶來甚麼樣的威脅,讓更多人重新思考這個問題,激發美國人的愛國心;另一方面在特朗普總統採取行動以前,解釋原因,得到更多支持,也是配合了特朗普總統在2日發表的那個最重磅的演講。

目前的形勢下,我們對信息的分析很難做到完全準確,但是對於任何事情的發展,我有一個永遠不會改變的原則,那就是善惡有報。我們只要相信這個道理,就可以從更高的角度看清楚,這個事情的結局一定是作惡者將自食其果。記住華盛頓的第三個預言,信仰和愛國是走向勝利的唯一途徑。

好,《薇羽看世間》,我們下次見。

(本影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