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已經投票了,雖然因為郵寄選票和計票問題,有些地區計票推遲,結果還沒有最後塵埃落定,但這次選舉競爭激烈,備受國內和國際注目,到底該如何評價和看待這次美國大選呢?

居住在三藩市灣區的資深媒體人程凱先生,雖然來美國已經有三十年了,但2020年卻是首次投票,他投票支持特朗普連任。他認為,這次選舉太重要了,不是政黨輪替,或者黨派之爭了,而是原則性的觀念和路線之爭,關乎世界格局的走向。

他說,一百多年來,危害世界的共產主義,對美國、歐洲的侵蝕越來越明顯,危害越來越大。美國共產黨雖然衰落了,但共產黨人早就進入到大學、研究機構,並進入政黨,潛移默化地起作用。民主黨這些年來,越來越左傾,都是這些人在起作用。

民主黨總統克林頓,不斷延長中共最惠國待遇,並最終為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開綠燈。但中共發展起來了,不但不做政治改革,還向世界滲透擴張,反噬美國。

特朗普雖然講話比較率性,不太討人喜歡,但實際上,他並沒有做錯甚麼事情。他不准一些穆斯林國家人進入美國;他修邊境牆,制止非法移民進來;打貿易戰,要與中共實現公平貿易,減少巨額逆差;清除中共在美國的影響,要中共代理人登記,這些措施都沒有錯。

程凱認為,所謂的兩黨對中原則已經一致,不論誰上台,都會對中強硬的說法,完全是誤判。兩黨雖然都對中共發出了一些強硬的言論,但卻有根本的區別。他表示,共和、民主兩黨,一方是保守主義,堅持傳統;而一方則是左傾思想,與共產主義是同路人。

例如,新冠疫情的追責問題,拜登團隊不會向中共追責。還有全球化引起的貿易問題,拜登團隊主張聯合各方協商解決,而特朗普則主張雙邊談判解決問題,雙方完全不一致。

他覺得如果拜登贏得選舉,真是匪夷所思,這個人已經快80歲了,而且老態盡現,記憶力退化,經常口誤,而且在任公職期間,對女性很不尊重,並且家族醜聞驚人。拜登拒絕回應這些醜聞,但也不否認這些指控材料的真實性,也拿不出任何證據批駁這些指控。

按照拜登的意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應該由各國政府來負責,而不是中共負責,這和特朗普有極大的不同。按照他的想法,法國疫情越來越嚴重,應該由馬克龍負責,德國的疫情應該由默克爾負責,這個邏輯說不通。

程凱認為,目前在美國的親共人士,以及中共代理人,都在等待美國大選結果。如果是拜登上台了,他們就放心了,媒體和社會左傾只能更嚴重;而特朗普連任成功的話,他們可能就要夾起尾巴做人,包括把屋頂的五星血旗先收起來等等。

程凱最後強調,在美國的中共代理人,不僅是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等黨媒,更多是以海外華文媒體的面目出現的,這樣更有欺騙性和危害性。這些中文媒體和美國媒體一樣,拚命反對特朗普,支持拜登,是因為只要拜登上台,就能為他們續命。#

註:新冠狀病毒,也稱武漢肺炎病毒,大紀元認為叫「中共病毒」更準確。因該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因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向全世界擴散,並造成全球大流行。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