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6日,特朗普總統競選團隊的律師喬丹塞庫洛(Jordan Sekulow)轉推了一個新聞超連結,那是《水牛城紀事報》(The Buffalo Chronicle)11月14日的獨家報道,即費城黑幫大佬如何偷竊選舉,以及他為何可能使拜登翻盤。

報道稱,據匿名者爆料,費城黑幫老大梅利諾(Joey Merlino,綽號「瘦子喬伊」)和他的團隊以每張10美元的價格製造了30萬張投選拜登的選票,工作量價值300萬美元。

據知情人稱,11月3日,在大選投票結束前幾個小時,費城選舉辦公室內的民主黨人士向梅利諾提供了幾箱原始選票。梅利諾把這些選票送到費城南部的兩個私人住宅。在那裏,幾個梅利諾的親信以每小時3千張到6千多張的速度,不停地用筆填寫選票,幾乎連續工作了60多個小時。他們每小時的報酬是1千美元。然後他們把製作好的選票裝在沒有標記的紙板箱裏,再把它們放到費城會議中心的外面。據說,選票是用現金購買的。

梅利諾屬於費城意大利裔黑幫,今年早些時候從兩年徒刑期中提前釋放。

匿名者透露,如果特朗普總統願意全面赦免梅利諾,梅利諾很可能願意在國會提供證詞,以說明這次選舉是如何被偷竊的。因為梅利諾想要一個「乾淨的紀錄」。

美國網站《守衛專家》(Gateway Pundit)對塞庫洛律師轉發該文的動作置評:「喬丹塞庫洛今天早上向Newsmax新聞談到了有關賓夕凡尼亞州不合法選票的最新情況。如果《水牛城紀事報》的文章沒有任何價值,特朗普的律師為何要轉推?」

從表面上看,匿名者的敘述為大選深夜突然湧現的一面倒支持拜登的選票現象提供了一種解釋。

目前,這篇報道已被一些網站和社媒轉發。一部份網友認為此說可信,也有人不置可否。一名意大利裔美國人在《水牛城紀事報》網站留言,支持梅利諾反水,因為他認為,特朗普總統對社會有益。

費城黑幫是否參與了選舉欺詐,此事有待查證。無論如何,費城和賓夕凡尼亞州的選舉亂象不容忽視,以下僅舉數例為證。

大選前,9月17日,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自作主張,決定延遲當地郵寄選票的截止日。這一決議並未得到賓夕凡尼亞州議會(州級立法機構)的同意或者支持。奧克拉荷馬州總檢察長邁克亨特(Mike Hunter)對此表示:「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的行為是在濫用司法權。」

10月30日,賓夕凡尼亞州總檢察長喬什夏皮羅發推稱,「如果賓夕凡尼亞州所有的選票都加在一起,特朗普將會輸。」

11月3日晚,特朗普總統在賓夕凡尼亞州領先近70萬票之多,但是左派媒體遲遲不宣佈其獲勝。隨後,該州和其它幾個民主黨控制的關鍵州統一停止了計票。深夜,大量郵寄選票出現,第二天一早,人們發現:拜登在賓夕凡尼亞州的得票數開始飆升,他與特朗普總統的差距迅速縮小,最後竟「反超」、「獲勝」。

一位網友提供了數據分析:幾乎在賓夕凡尼亞州的每個縣,特朗普總統的郵寄選票得票率都比他在同縣的選舉日得票率低了40%,這在統計學上幾乎是不可能的。

11月5日,費城民主黨人、監察員布萊恩麥克弗蒂(Brian Mccafferty)在推特上發佈了他在計票中心拍攝的影片,揭露計票的混亂。這條推文很快被推特刪除。

麥克弗蒂告訴保守派媒體:「他們不允許我們在30到100呎範圍內監督計票過程。這是對美國總統發動的政變,我譴責費城市長肯尼(James Kenny)以及總檢察長夏皮羅(Josh Shapiro)。他們在推特上說特朗普絕不可能贏得選舉……」

他說:「這與拜登或特朗普無關。這與我們的民主有關,我告訴你,費城最高層存在腐敗。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11月5日,在進行計票的賓夕凡尼亞會議中心外,特朗普競選團隊對媒體表示,儘管手持聯邦法官的命令,費城共和黨投票觀察員仍無法有效監督計票過程,而費城警方拒絕幫助強制執行這項法官命令。特朗普的競選助理科里萊萬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說,大樓裏的一名私人律師告知共和黨的觀察員:「她將決定法院的命令是否有效。」

11月6日,霍士新聞主持人塔克卡森採訪了「吹哨人」布萊恩麥克弗蒂,卡森提醒觀眾:「費城有著很長的、確切記錄在案的腐敗史」。

11月6日,費城市長吉姆肯尼在記者會上稱,特朗普關於費城選舉欺詐的指控「毫無根據」。11月15日,賓夕凡尼亞州總檢察長夏皮羅又發推稱,「沒有人需要再看現任總統的推文」。

費城的選舉亂象折射出這場美國大選的不公正、不透明。政府官員和選舉人員公然違法、違規,發佈不負責任的言論,這些現象的背後是否涉及不正當地謀取政治和經濟利益?廣大美國選民有權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