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11月4日下午,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在費城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特朗普贏得賓夕凡尼亞州,並表示由於計票工作或存在欺詐和腐敗現象,他們已在該州提起訴訟。

競選團隊在賓州和密歇根州提起新的訴訟,要求兩州停止計票工作,因為當地未能允許(各方)公平進入計票點(監督開票和點票過程)。團隊還在佐治亞州提起訴訟,尋求分離出遲到的選票。

總統的兒子埃裏克·特朗普(Eric Trump)、特朗普2020高級顧問勞拉·特朗普(Lara Trump)、前紐約市市長、特朗普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前佛羅里達州司法部長帕姆·邦迪(Pam Bondi),以及競選團隊高級顧問科裏·萊萬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均出席了發佈會。

埃裏克·特朗普在會上指控費城涉嫌選舉欺詐。「他們試圖嘲弄這個國家的選舉」,他說,「我父親在這個州領先了近50萬張選票,(當時)已統計完86%(選票),還有很多紅色縣沒算。我們將贏得賓州,但他們試圖欺騙我們,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他們取勝的唯一途徑,他們知道這是取勝的唯一途徑。」

朱利安尼表示,郵寄的選票「高度可疑」,「被認為最容易進行舞弊」,「極具欺詐性」。他說,他正在目睹的是「最反民主的事件之一」。

「我們應該獲得法律的允許觀察計票。」他說,「對任何有智識的人來說,『觀察』意味著能夠看到。但是這一詞被費城扭曲的民主黨機器理解為:觀察員僅可在20或30呎之外,永遠無法看到選票本身,永遠無法看到選票是否有正確的郵戳或地址,外面是否有正確簽名——所有這些經常導致選票被取消資格,或輕而易舉混入50,000張假選票,因為他們不受觀察。」

「這樣的事持續了20個小時,你們都以為費城正在進行著某種合法的計票,但這是完全不合法的。」朱利安尼說,「所以我們回到法庭,去找一位民主黨法官——在一位民主黨法官面前,沒必要告訴你費城的結果是甚麼,很顯然,一個政治黑客是不知道『觀察』這個詞的意思的。」

「『觀察』的意思是能夠看,但沒有一個共和黨人看到過任何一張郵寄選票。在我們看來,它們可能來自火星,也可能來自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祖·拜登(Joe Biden)或許投了50次或5萬次。」

「這些選票還可能來自肯頓(新澤西州一城市)。」朱利安尼說,費城曾有選民欺詐(voter fraud)、「死者投票」以及「有人從肯頓乘公車來這裏投票」的「名聲」。

他還表示,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威斯康辛州訴訟針對的現象與在賓州的「完全相同」。威斯康辛州是在大選次日(4日)的凌晨三四點左右,出現約12萬張神秘選票。

「我們不知道它們是否真的是選票,我們不知道它們是否有簽名,是否有正確的郵戳,是否只是同一個人提交了12萬張選票,它們都被點算了。這就是他們想獲勝的方式。」

朱利安尼說,前國會議員約翰·斯威尼(John Sweeney)告訴他,在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和密歇根州也有類似情況,據說那裏的人也不被允許近距離觀察計票。

朱利安尼表示,競選團隊將在賓州繼續訴訟。「我們將提起第二個訴訟,我們也將提起聯邦訴訟。我們會仔細考慮是否在全國範圍內這麼做……很有可能,我們會發起一場全國性的訴訟,真正揭露民主黨的腐敗。」

他重申郵寄投票容易出現舞弊,並表示特朗普競選團隊可能尋求從計票中扣除那些不被允許密切觀察的選票。

「特朗普總統贏下了賓州。我從沒聽說過一個統計結果,你領先了40萬票,超過80%的選票已出,他們還不說你贏……我們將贏得這次選舉,我們其實已經贏了,只是公平計票的問題。」

埃裏克·特朗普談到賓州訴訟時說,「很遺憾我們不得不這麼做。這是我們最不想做的事,也是我父親最不想做的事。但這是猖獗的腐敗,這不能發生,絕對不能發生,這不公平,這不是民主。」

前佛羅里達州司法部長邦迪和特朗普競選團隊高級顧問萊萬多夫斯基也在發佈會上表示,特朗普已經贏下賓州,希望能有公平的計票。

邦迪說,「我們很高興贏了賓州。統計完87%選票的時候,我們領先近40萬票,所以我們很興奮。」她還表示將公佈一個實例,證實她所說的選舉官員阻止投票觀察員密切觀察計票。

萊萬多夫斯基則表示,他和邦迪會一直留在費城,直到計票結束。

賓州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譴責特朗普競選團隊的訴訟。

賓州州務卿凱西·波克瓦爾(Kathy Boockvar)在4日早些時候的新聞發佈會上說,郵寄選票已經清點了近50%,他們將準確點算每一張選票。

她還提到,軍方的投票在大選日一周後才截止。「下周二(10日)是軍隊和海外選民投票的最後期限。」她說,「我們不僅要確保點算每一位缺席和郵寄選民的有效選票,還要確保計入每一位為國家服務的男女選民的選票。」

在賓州,這是選民第一次可以通過郵寄投票,而無需給出任何理由的大選。根據州長和州務卿在選舉之夜發佈的新聞稿,該州郵寄選票多達250多萬張。#